「伯辣图」女性处境是个永恒的哲学问题

体坛+

发布时间:01-1409:46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 王勤伯

伯辣图是一个拥有世界影响力的哲学家,尽管他对世界人民从来信心不足。

伯辣图认为,哲学的诞生和存在意义,恰恰在于世界人民时常让人类感到深刻失望甚至受伤。

最近伯辣图一直在关注伊朗的消息。作为古希腊人,伯辣图不可能不关注波斯那边的新闻。但既然对世界人民缺乏好感,伯辣图更关注的当然是伊朗女性的处境。

2016年里约奥运会的时候,奇米娅·阿利扎德仍然是一个18岁的女孩,她在跆拳道比赛中赢得了一枚铜牌,成为历史上唯一一个赢得过奥运奖牌的伊朗女性。

然而,在东京奥运会到来前,22岁的奇米娅选择了逃离。在离开伊朗到达欧洲以后,奇米娅通过自己的Instagram账户(拥有40万粉丝)发表了一段声明,表示自己已经逃离伊朗。

奇米娅把自己描述为伊朗受到压迫的数百万女性中的一员,“这次的决定难度甚至超过奥运夺金,我会永远是伊朗的女儿。”

然而,她无法在忍受伊朗的大男子主义,无法再忍受对妇女的各种人身限制。

“他们想让我去哪里就让我去,想让我穿什么我就得穿什么,他们命令我说一句话,我就得重复一遍。”

哲学家伯辣图无意更加深入分析这条新闻。如果奇米娅能够过上平静的生活,自由决定自己的行踪、穿着和言论,那么她起码比同胞萨哈尔更幸运。

伊朗女性在去年终于被允许进入球场看球,但这个决定是伊朗妹子萨哈尔用生命换来的。她因为女扮男装混进球场看球被捕,在重重压力之下选择自焚,最终不治而死。这条消息引发了全世界的广泛关注,国际足联也对伊朗施加压力,最终伊朗女性历史性地走进了球场。

伯辣图认为,女性处境是个深刻的哲学问题,因为这个问题涉及到男权社会和文明到底构造出了怎样的现实。一些人倾向于用历史、传统等角度去解释女性处境问题,似乎历史和传统都是中性的,如果有问题,男女双方都有责任。这是混淆概念,因为人类文明的第一步,或者说最核心的问题,就是男女在社会关系中的位置和角色。

为了庆祝哲学家伯辣图向读者解释清楚了这个重要问题,今天我们“世界罩杯”栏目特意请来了哥伦比亚模特玛利亚娜。

伯辣图说,亲爱的玛利亚娜,世界上最性感的首都,当属波哥大。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