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维股份10年饮酒醉,旗下枝江酒业连年亏损再陷2亿税费风波

蓝鲸财经

发布时间:01-1310:42

投稿来源:酒讯

“维维豆奶,欢乐开怀”的维维股份笑不出来了。1月9日晚间,维维股份发布公告称,经公司自查了解到,公司子公司枝江酒业于2019年度根据国家税务有关规定,对自2015年至2018年的消费税的缴税情况进行了自查补缴。

一年前,维维股份刚刚变卖了旗下亏损的贵州醇酒业,不少人猜测枝江酒业也会很快迎来相似的结局。酒讯就枝江酒业未来发展规划问题致电维维股份证券部,对方以相关事宜并不知情为由拒绝回应。

根据公告信息显示,枝江酒业未缴纳税款具体情况包括2015年-2018年度消费税和附加税费以及2017年、2018年滞纳金共计1.96亿元。目前,维维股份对上述所有应缴税款及滞纳金已全部缴清,主管税务部门未对该事项给予处罚。而上述补缴费用将全部记入2019年当期损益。

维维涉酒,起初还是带点甜味的。最初涉足酒业,维维股份尝到了投资白酒的甜头,酒讯查询维维股份公告了解到,维维股份在2006年先后两次共计斥资1.16亿元购得江苏双沟酒业40.59%股权。

一年之后,维维股份将所持双沟酒业全部股份作价3.98亿元的价格转让给了宿迁市国丰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一个来回,维维股份转的盆满钵满。

正是双沟酒业这笔买卖让正处于多元化转型的维维股份有了“贪杯”之念。2009年10月,维维股份拿出3.48亿元买下枝江酒业51%的股份,成为其控股股东。这笔钱几乎将维维出售双沟酒业的所有款项都搭了进去。

2012年,白酒行业进入了为期三年的调整期。期间,受到酒驾入刑、“限制三公消费”和“塑化剂风波”等因素的影响,白酒行业发展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困境,尤其是高端白酒板块更是“寒气逼人”。

随着经济回暖和消费情绪回温,部分酒企经历短暂调整期后开始布局高端化,从阵痛期中走出来,但枝江酒业却陷入痛苦一蹶不振。数据显示,2012年-2016年,枝江酒业净利润从1.78亿元跌至0.22亿元,2017年枝江酒业首度陷入亏损录得-193万元净利润,2018年则亏损3707万元。

尽管如此,维维股份并不愿意从佳酿美酒的梦中醒来。2012年,维维股份加码收购贵州醇55%股权,酒产品也逐渐在维维的主营业务构成中占据一席之地。据其年报显示,2017年、2018年酒类产品在维维股份的营收占比分别为14.13%、11.58%。

白酒行业环境日渐改善,唯独维维手上的酒企不见起色。和枝江酒业一样,维维入驻后的贵州醇从2012年就开始了连年亏损的状态。数据显示,2012-2017年贵州醇亏损从1296扩大到亏损5151万元。

在此期间,贵州醇高管频繁变动更是让其元气大伤。据悉,2017年4月初,曾任枝江总经理的张春雷接替曹荣开担任总裁,原洋河酒业副总经理、买买圈创始人李风云接替贵州醇董事长唐士军。但在短短两个多月后,李风云辞去贵州醇董事长一职,枝江酒业新任总裁张春雷兼任。

彼时就有业内人士分析表示,从高管频繁变动可以得知维维在管理上对于白酒行业并没有切实可行的方案。职业经理人的频繁出入则会打消市场和经销商的信心,同时从张春雷兼顾掌管两家企业可以看出,维维对于酒业人才的储备不足。

2018年12月,维维不堪重负,以2.75亿元的价格出售贵州醇酒业55%股权,相比于最初的出资3.85亿,亏损1.1亿元。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