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余年》:这个男人在外人面前,形象不太雅观,但是值得嫁

萱小蕾情感观

发布时间:01-1119:01

你关注我、我陪你爱

文丨萱小蕾、又名漠泱

追剧时,除了看主角,我也爱关注一些小角色,因为没有他们的衬托,主角的故事再曲折,也显得苍白。

《庆余年》中的王启年,粗看是个市井小徒,为了钱不择手段。他一出场,除了恭维范闲,就着手卖他的手绘都城旅游景点图,生生骗走范闲二两银子。

再次出场又是倒卖范闲的大作《红楼梦》,与范闲狭路相逢后,竟然使出本事,飞檐走壁逃跑遁去。

为了钱,他简直能用的伎俩全用上了。但这个人并不让人生厌,反而自带些喜剧色彩,是个讨喜的角色。

司理理火烧花船后,人去楼空。他跟范闲去追踪,时值深夜,王启年得回家一趟,准备些工具。

这本是他的职业,却被老婆罚跪还得挨打,那被虐的声音从高墙内传出来,连范闲都听得心惊。原来,在外也算大内高手的王启年,竟是个惧内的人!

脸上还挂着彩的王启年,从家里连滚带爬出来时,被范闲看到,并无太多的不好意思——他大概都习惯了

他们再次遇险,是救陈萍萍时身陷地牢。这个也算是有本事的男人,当得知处境,竟然哭出来说:“我死了是小事,没跟夫人请示,让夫人着急才是大事……”

藤梓荆死后,王启年做了范闲的“司机”。在等待范闲的空档,王启年看着晴好天空中飘着的朵朵白云,浮想联翩:那些要是白花花的银子该多好啊,要是都给了我老婆,她会多么高兴啊……

爱银子还是爱老婆,一目了然,而他爱老婆爱到这样的地步,也是到了一定的境界。

不得不说,王启年这个男人,毛病还真多,贪财怕死还工于心计。

但细想想,他这么做背后也是有原因的,那就是他是个爱老婆爱家的男人。因为爱老婆,所以“怕”老婆。

王启年一个武功高手,难道打不过一个居家女人?只是因为爱她宠她,才由着她。她说的做的,只要她高兴、心情好,那就都是对的,好的。

她说老公错了,那就一定是错的。老婆的话是圣旨,是指令,是一定得遵守的,违反了就得受罚,被老婆抓个花脸也无妨。

因为爱家,所以要为妻儿提供更好的生活,在外才表现得爱银子,只要有银子,不能做的事他也想办法试试。

剧看到后面,其实,王启年也不是唯银子是尊,他也是个有血有肉的人,对范闲表面上是好兄弟明算账,但他也是看到范闲的为人正直,被他的人品折服。

所谓同类相吸,也是因为王启年骨子里也不是个宵小小人的缘故。

所以这样的王启年,也是个有观众缘的小角色,让人对他印象深刻,只加分不减分。

对于婚姻家庭和女人来说,王启年这类男人,也是可以依靠和托付的人,嫁了他,总不会后悔。

现实中,当然有这样的男人。他们在外面想尽办法挣钱,但因为地位低下或者时运不济,挣钱的方法有些原始,有些落后,不能衣着光鲜,体面地来钱,但他们从来不放弃自己,只是尽自己所能。

有时会着急些,动作夸张变形,但做这些的背后,是因为他是个丈夫,是个父亲,是一家之主。

他会时不时想起女人,想起孩子,想起温馨的家,嘴角带笑,眼里发光。

她们是他心底里最柔软温暖的部分,是他立足社会,为之奋斗的底气和底线。守护她,守住家,就是他最大的动力,力量的源泉。

这样的男人在外表现是有毛病的,可能还显得自私又不太体面,不太招人尊重。

但在家里,他是最无私的那个,只为换来妻儿的安好与适意,他自己苦一点累一点都无妨,被外人诟病也无所谓。

所以,遇到这样的男人,女人就嫁了吧。如果外面的世界凉薄,但他会守着你护着你让着你,给你一个温暖踏实的家。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