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45岁大哥祖传3代老手艺,赚钱养家糊口,如今无人继承要失传

黄河乡土

发布时间:01-1009:45

我叫严小平,今年45岁,老家在吕梁临县的三交镇。从爷爷到我这辈,我家三代人都是编柳条篮的。母亲生了我们弟兄三个,两个哥哥还在老家,平时种地,农闲时也编篮子卖。以前编的篮子都是为了实用,现在我们也得与时俱进,得编一些精致的篮子才好卖。

城里人喜欢这种不大不小的形形色色的篮子,在家里放水果、放小物件很好看,女孩子也喜欢花样别致的篮子,插上鲜花或者干花能装饰屋子。我编的这种柳条手工编织的篮子很结实,至少能用两辈人。

我从15岁就开始编篮子,到现在已经30年了,我有3个孩子,大的才上初中,小的也才5岁。碛口古镇距离我的老家有20公里,这几年古镇的旅游业发展的相当不错,为了多挣些钱,我便携妻带子从老家来到这里,在镇子上租了房子,开始在这里编篮子卖。

我这个摊位比较偏僻,一是租金便宜点。二是我得边编边卖,主街上地方小也施展不开。再一个,这里就我一个人会编,其他摊位的篮子都是从我这里批发的,我要是摆到明眼处也影响大家的生意。摆这里能卖多少就卖多少吧,主要还是靠大家批发。

这个看上去相当破旧的篮子里,放的都是我编篮子用的工具。这个旧篮子是当年我爷爷教我学编篮子时候给我的,爷爷曾说,这篮子以后就是放我的吃饭家伙的,能不能吃上好饭就看我学得怎么样!这篮子是爷爷留给我的念想,再破再旧,哪怕我干不动了都不会丢弃,它早已成了我的老伙计了。

小时候我家里穷,爷爷和父亲除了种庄稼,就靠编篮子维持一家人的生活。后来就把这项技能教给了我们弟兄三个人。他们认为有个技能傍身,至少一辈子不会挨饿。可是现在看来,做这活计也仅仅是能糊口。而且做这个活,常年一个姿势,对身体有很大的损伤。

编篮子时候,这些柳木条还要进行处理。买回来的柳木条要先劈开,然后浸泡到瓷盆里,否则太脆,容易断开。夏天还好说,冬天的时候,即使呆在暖气房里,这瓷盆里的水都是冰凉的。时间长了,手和胳膊以及各个关节都有炎症。阴天下雨的时候不是疼就是痒,很难受。

因为长期弯腰做活,我的腰椎也有了问题。这两年又觉得胸口疼,胃部消化也不好,颈椎也有毛病,经常觉得头晕,右胳膊还时常麻木。我虽然今年才四十几岁,可是满脸的褶子,和同龄人比不知道苍老了多少。可是也没法,自己就会做这个,勉强干着吧。

这大门洞下是我买回来的原料。我一家5口人就租住在巷子最里面的一间小房,那里的房租最便宜。现在是节假日旺季,人流量大,所以我才出来摆摊,平时我都是在租的房子里日夜编篮子,然后批发给镇上的其他商户。我爱人虽然也在古镇上打点零工,可是家里的主要生活来源还是靠我这双手。好在孩子们现在还小,花费相对比较少,过几年孩子们大了,花销更大,想想都愁的不行。

编篮子的主要原料是柳木条,这些柳木条都是我从外地买回来的,虽然原料不值钱,可是编篮子却费工夫,像这个篮子编好需要3小时,一天最快也就能做4个。做这个篮子原料需要四五块钱,遇上国庆小假期之类的旅游旺季,一般一个能卖三十块。一天下来我能做四个这样的篮子,最多能赚一百块钱,养活一家老小就是凑凑合合。

我手里这个就是比较小的,还有比这更小的,但编下来和大的用的时间都差不多,工序是一样的,虽然小的比大的省一点原料,但是却更费工夫、费眼睛。

不过不管赚不赚钱,我都是选用最好的原料,大家买回去能用几十年,这是基本的职业道德,手工艺人的良心。就是这个线都用的是特别结实的一种,和做鞋的那种一样结实。当然除了结实,还要好看,这许多样式我也是边编边琢磨。好多样式都是我新创的,咱得考虑到大众的喜好。

各行有各行的难处,我既然已经选择了这个行业,哪怕就能干一天了,这一天也要干好,不能糊弄人。别人喜欢你做的东西,是对你的认可,所以我这每一刀、每一剪、每一针都不能含糊。

有时候一个人干的觉得累了,也想找个徒弟,可是这活计苦累不说,关键还赚不到钱,根本没有人愿意学。也不会再让我的孩子们学这个了,我自己身体毁了,收入还一般。现在我也是勉强支撑,这手艺到我这辈就算结束了。虽然觉得对不起父辈,可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但是我相信,这些传统的东西总会有人用各种方式保存下来,传承下去。【更多百姓图文故事请点击关注我】张海峰摄影。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