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时代,“北上广深”将被取代

发布时间:01-0711:18

城市是人类文明的重要载体,每一次人类文明形态的更迭,都会导致新型城市的出现。

在农耕文明时代,水是最重要的生产要素,没有水就不能生产,所以四大文明古国都发源于几大河流体系:尼罗河诞生了古埃及文明;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诞生了古巴比伦文明;恒河和印度河诞生了古印度文明;黄河则造就了华夏文明。

到了近代,在工业革命和资本的推动之下,第一波全球化浪潮席卷而来,贸易和金融开始在全球一体化,那些聚集了人流、货物流、货币流的港口型城市,在全球资源配置中发挥了更重要的作用。

于是,中国兴起了几大门户城市,比如,贸易门户——广州;金融门户——上海、中国香港地区;行政门户——北京。这些传统的一线城市,主导了中国城市的格局。

而现在,我们正在经历人类文明的又一次升级,从“工业时代”大步迈向“互联网时代”,这是一场非常伟大的变革,也将诞生崭新的文明。

工业时代遵循的逻辑是“占有大于一切”。它关注的是有形产品的生产和流通,关注的是有形空间的占有和使用效率,但有形的空间对工业时代来说既是优势,也是一种阻碍。

互联网时代遵循的逻辑是“连接大于拥有”。它不求占有实体产品和有形资源,只充当大脑和连接,把人、货物、现金、信息等一切有形和无形的东西连接起来,突破了物理空间的限制,然后去调配大量分布在各地的外部资源,不求拥有,但求连接。

工业时代的思维是线性的、连续性的、可预测的;互联网时代的思维是断点的、突变的、不可预测的。这是完全不同层次的思维模式,互联网时代代表了更高层次的文明。

我们先拿广州、深圳和杭州做一个对比。

广州作为中国传统贸易的门户城市,是传统商品的流通和集散地,而在深圳和杭州兴起的互联网应用,让传统商品的流通模式发生了重大改变。

深圳作为腾讯的所在地,承载了社会的信息对接功能。比如微信,数亿用户每天都用微信进行商务活动,诸如点餐、打车、预约医生、查询快递、扫码乘车等,这些就像蚂蚁雄兵,蚕食了过去那些规模化、统一化的传统商业服务。

杭州作为阿里巴巴的所在地,改变了商品流通的通道。比如淘宝、天猫,连接了全球上百个国家、几十亿人口及数十万亿价值的商品,超过了世界上所有的超级港口与购物中心。

当社会的信息对接和商品流通渠道都发生了变化之后,传统贸易必将受到严重的冲击,这一点从广州的广交会及各大港口的落寞便能看出一些端倪。

未来社会的核心财富将不再是产品,而是数据和信息。谁满足了消费者的需求,谁掌握了消费数据,谁就可以制定新规则。

在互联网时代,以蚂蚁金服为例,它主导的小额线上贷款在5年多的时间里累计为400多万个小微企业提供了近7000亿元贷款,支付宝连接了全球6亿用户,它们惠及了千千万万个急需拯救的中小个体。

因此,未来的贸易核心是信息化调度,而非传统的物理输送体系;未来的金融是建立在大数据和信用基础上的普惠支持,而非传统的银行抵押模式。传统贸易和金融的核心任务是最大限度地对接大企业、大项目。而互联网时代的金融和贸易的核心任务是最广泛地顾及中小企业和闲散资金,这就顺应了“个体崛起”的大势,扶持了无数个个体一起成长。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