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河北省委巡视组能听见、看见

发布时间:19-12-2915:29

本文于2019年10月23日向第九届河北省委第七轮巡视组监督邮箱投送:

河北省委巡视组:

我是省石津灌区管理局职工房连刚。

想向第三巡视组的水利厅值班电话咨询有关举报的问题,总有故障:明明是本地固话,却提示“请在外地手机号码前加零”。加零拨出去是空号。前天向同为第三巡视组的农业厅值班电话询问,告知来日再试,但昨天故障依旧。今天拨号音恢复正常,但无人接听,之后一个尾号为8391的外地手机号打过来,自称是巡视值班电话。巡视已经开始一个多星期了,望及时核实修复值班电话的问题。而且,电话里说第三巡视组只接收水利厅的问题,所以向巡视组监督邮箱反映值班电话问题的同时,提交一条疑问并反映省信访局的问题。

一、疑问

电话打不通,巡视组就“听不到”;日常生活中邮件被拦截导致对方收不到的情况并不罕见,举报人发出的邮件巡视组都能看到吗?

近三年的举报经历,我遇到过太多令人匪夷所思的“看不见”,仅举两例:

1、“厅长看不见”。

两年前,由于不堪忍受领导们无休止的刁难和报复,我不怕丢掉工作、不理会领导们待岗、调离、坐牢和“双开”的威胁,通过单位办公平台向全体职工公开了我对水利厅违反政治纪律、有组织地阻止揭发检举的举报经过后,领导们没有了暗箱操作时“什么都不怕”的狂妄。但是对于我公开要求时任厅长苏银增(现任省政协副主席,十九大代表)如实向组织交代问题的呼吁,领导们一边说“厅长看不见”,一边却说厅长责成单位领导对我“做做工作、安抚安抚、疏导疏导”,并准备部分回应我的诉求——前提是不要再追究各级领导的责任。我没有答应,希望领导们“对党忠诚老实、对群众忠诚老实”,领导们就又“看不见”了——水利厅巡察组和我“躲猫猫捉迷藏”,厅党组、驻厅纪检组一再“看不见”。

2、省信访局“看不见”。

两年前,我对水利厅的网上实名举报过去四个多月了,一直石沉大海,诉求状态一直是“办理中”,没人告诉我原因。去省群众工作中心询问我的举报下落,纪检窗口和信访窗口都说查不到我的举报。花了整整两个下午的时间在两个窗口间反复询问,纪检窗口确认我“目的分类:揭发控告、内容分类:(十六)纪检监察”的举报没有走纪检程序;信访窗口依然“查不到”,也不告诉我该向谁询问,让我“自己查”,说我“耗一下午也没用”。

如今,面对国家信访局的网上督办,省信访局和水利厅一直“看不见”国家信访局一次次的反复提醒:“注:请相关部门就信访人4月21日信访内容予以答复。”一直在躲闪逃避,恶意拖延、白白浪费信访资源。我反复要求国家信访局敦促属地信访部门带头维护信访条例的权威性和严肃性,减少重复信访、节约信访资源。水利厅却适时对我出台了维稳红头文件《冀水信[2019]11号》,单位领导据此要求我停止信访,别再浪费国家的信访资源,却说不出我哪里违规了,更不敢给我看文件——怕我拍照写进材料里。

十年前,石家庄发生过一起轰动全国的“王亚丽造假骗官夺家产案“,受害人上访、打官司,花了一百多万也无济于事:“所有能走的路都走了,感觉没有说理的地方”——信访局、公安局、法院等统统“看不见”受害人的冤情。绝望中的受害人在寺庙佛龛前放声大哭,很意外地被一位香客“看见”并要走了材料,冤情才得以昭雪——从此,受害人一家成了虔诚的佛教徒!时任中组部部长李源潮对此案作了概括:过程极其荒唐,管理漏洞百出,违纪肆无忌惮,教训极其深刻。时至今日,相关部门吸取教训了吗?

十年后的今天,在石家庄依然存在着省信访局对信访人的咨询和投诉长年累月在“办理中”的荒唐现象不解释、不改正的管理漏洞;省信访局的失职渎职变相纵容了有组织的灯下黑更加肆无忌惮,顶风违纪的领导们依旧敢于直白地告诉举报人:“上面要把这事压下来”、“再这样闹下去水利厅就垮了!”如此明目张胆,省信访局、省委驻水利厅纪检组、水利厅党组竟然一直“看不见”,是谁在背后撑腰?

十年后的今天,无论是西安老侯大件吊装运输有限公司的公开信让王东峰书记连夜批示下令彻查,还是经媒体曝光、王东峰书记批示后 “削山造地”违建别墅连夜拆除,都暴露出制度建设缺失和“人治”的影子——大件运输和违建别墅问题长期存在,不是没有人反映过,为什么拖到引发舆情让省委书记看到后才能解决?

二、反映省信访局失职渎职

现将我4月21日信访内容直接提交给巡视组监督邮箱,希望省委巡视组能看到、王东峰书记能看到——敦促一直“看不见”的省信访局回答三个信访常识问题——希望有人能告诉我这么简单的问题为什么经历了两次省信访局交办和一次国家信访局督办,却依然能在信访系统一拖就是几年、还要再拖几年?会不会真的像单位领导所说:“这么大岁数了还能活几年……拖到你退休、拖到你老死……”

以下是我4月21日的信访内容全文:

@东峰书记:如此信访,您能放心吗?

尊敬的河北省委王东峰书记,您好:

我是一位信访举报人。以下问题我花了近两年时间没能得到国家机关负责任的答复——在河北省信访局问遍了能问到的所有人;又在国家信访局反映咨询了19次,国家信访局“请及时回复信访人”的批注在河北属地无人理睬(这只能说是河北的奇迹,至于您信不信,我反正信了)。能否请东峰书记敦促相关部门落实:到底是信访人无权过问这些问题,还是省信访局失职渎职甚至和被举报人沆瀣一气?由于前年和去年我两度在人民网地方领导留言板省长信箱反映问题,却不知什么原因,都没通过审核;信访件也都转给了被举报单位甚至街道办事处;所以这次发一封公开信,希望您能看到:

1、我于2016年在河北省信访局走访,实名举报河北省水利科学研究院(信访件ID:20592015),省信访局的录入内容根本不是我的诉求,且至今没要到查询码,为什么?

2、2017年的三次网上咨询和投诉至今仍在“办理中”(附图),省信访局始终不肯解释或更正,为什么?

3、我于2017年对河北省水利厅的实名举报(信访件ID:21796929)为什么没有“实报必查”?省信访局给出的解释是:“我们按《信访条例》规定已留存……”具体是哪条规定?请回答我的一系列追问!

河北省信访局网站首页有篇文章:《@达康书记:看到河北的信访窗口,您可以放心了!》但前年我花了两个下午的时间,在河北的信访窗口询问谁来落实信访人“要求国家机关提供与其信访事项有关的咨询”的权利,窗口工作人员不回答我的举报为什么过去四个多月还在办理中、“多投”是什么意思,到底投给纪检还是信访了等疑问,而且纪检和信访窗口都说查不到我的举报,也不告诉我谁能就这些疑问做出解释,说我:“耗一下午也没用”(不得已我才开始在国家信访局咨询投诉)——这就是河北的信访窗口!这只能说是信访的奇迹,至于您信不信,我反正有录音!

@东峰书记:这样的信访工作现状,您能放心吗?

只要能把制度的笼子扎密一点,不用东峰书记费心批示具体案件,那个曾协助“河北第五虎”杨崇勇联系全省信访工作的副省级领导自然无处遁形;一大群曾用“什么都不怕”来回应我的善意提醒的党员干部们自然也会知敬畏、存戒惧……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