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老兵写给母亲的一封信,看后竟泪湿双眼……

解放军新闻传播中心

发布时间:19-12-2520:24

母亲:

一切安好,见字如面。

上次您说过年要到单位来看我,我表达了担心:家与部队相隔太远,这大冬天的一路奔波,您那老寒腿哪经得起折腾。

您连说没事没事,等我值班回来后,要给我做家乡的蒜苔炒腊肉,您也可以帮忙带带孩子,换我们休息休息。

当兵已近二十载,您的牵挂深沉依旧,不由想起那一日踏上列车,奔向梦想中的军校,您也是这样千叮万嘱、殷殷切切。不同的是,这些年,沧浪之水、潮起潮落,早把那个锋芒外露、毛躁不安的年轻人打磨得内敛光华、古波不惊,尽管在您眼里,我依然是个长不大的孩子。

还记得军校毕业,我被分配到北方某城。面对院校到连队、自习室到训练场的现实反差,您不厌其烦地鼓励我,战风斗浪中,我逐渐蜕变,对您的思念也与日俱增。

两年时间弹指而过,终于盼来了春节休假。在家乡的列车站台上,我才猛然发现您的双鬓已是繁星点点。围在炉边,握着您粗糙干裂的双手,说着军营的如火年华,时间就在您欣慰的笑声中流逝。直到一个紧急召回的电话打破了难得的宁静祥和,对此您却没有任何埋怨,只是微笑着说:“没事,你回去吧。”

调到机关后,我愈发繁忙了,往往是办公室、宿舍、食堂“三点一线”。忙忙碌碌间,大院的梧桐树枯荣变换、春夏秋冬四季更迭,三年过去,抑或是同事家有急事,亦或是赶上单位值班,那张春节回家的车票总是与我无缘。万家灯火时、爆竹声声中,您温暖的声音在电话端响起,润湿了我的双眼。电话那头,絮叨着家长里短的您变得安静,“没事,我们过来看你”。

于是,这一年、下一年、又一年,您和爸裹着厚厚的棉袄、拎着家乡的腊鸡腊鱼,辗转火车、飞机、客车,来到寒冬的营房。

于是,娶妻、生女、安居,我不再浮萍漂泊,您却车马劳顿,奔波在南北两地,操劳着财米油盐,蹒跚着脚步丈量我归乡的路,佝偻着身子撑起一个身在北方的南方人的家。

您慢慢变老,我的女儿慢慢长大,日子愈发平淡如水,我以为此心所安,终成吾乡,未成想改革浪潮奔涌而至,我又一次走到了十字路口。权衡纠葛之中,您说:没事,留在部队吧,家有我帮忙,你别担心……

您的支持让我做出了决定,又一次从团聚到分离,从第二故乡再到第三故乡,多少个难眠的夜晚,我透过北方的云遥望天边的月,仿佛看见您温暖的目光在鼓励着我笃定前行。

母亲,我少年北去、中年不归,您毫无怨言、一路跟随。待到游子幡然醒悟,您芳华已逝、青春不再。

母亲,自古忠孝最是难两全,儿子穿上这军装,就要尽忠职守、为国担责,但对您又确有愧疚、片言难尽。您总说没事没事,其实儿知道,每一句没事的背后,都是您在默默付出、默默承受,您熬尽了心血,只希望儿子成长成才、敬业奉献、顶天立地。

母亲,希望您对我少些牵挂、对自己多些关心,希望您别那么劳累,该休息时好好休息,特别是您眼睛不好,就别再熬夜挑灯了。今年过年等我值完班,我们一大家人就可以团聚了。

母亲,我没事,您真的可以放心……

来源:中国军网微信公众号

作者:周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