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未出生女儿又患癌,安徽二胎妈妈独自待产,面对猜疑异常淡定

微言薄语

发布时间:19-12-1316:32

“妈妈救我,好疼,快让阿姨轻一点儿,少抽点儿血……”在安徽省立医院血液科的病房里,小梓萱边求着护士边跟妈妈诉求着,因为患急性髓系白血病,五个疗程后复发,在今年8月28日做的脐带血移植,在移植仓住了42天后,每天还要便血二三十次,严重的时候要四五十次,肛门以及臀部的溃烂和禁不住的拉血,这让3岁的小梓萱每天饱受折磨,看着孩子受罪,妈妈孔晶晶却只能强忍着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并抚摸安慰着。

小梓萱是安微省颍上县迪沟镇前彭村人,今年3岁,她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爸爸张冻冻负责外出打工来挣钱养家,妈妈孔晶晶是个孕妇,每天在家照顾梓萱。梓萱生病后,爸爸辞去了工作和奶奶在医院照顾她,爷爷责外出打工挣钱,为了让梓萱不那么害怕,她一个人去医院待产。刚生完孩子那会自己不能动,只能任由孩子自己哭,大家都好奇为什么病人没有家属陪,面对大家的猜疑,妈妈异常淡定一点都不难过。

“2018年5月,二岁多的小梓萱因小腿上有淤青,一直消退不下,爸爸带孩子在医院检查,查出的结果是白细胞高,血小板低,情况不是很好,5月12日,在合肥省立医院骨穿检查后,被确诊为急性髓细胞白血病。一家人看着诊断证明书都怔住了,不敢相信这个结果,更不敢相信这么小的孩子怎么会得这么严重的病!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打击,一家人整天以泪洗面,但清醒过后,孩子的病还是要治的。

在合肥省立医院做了5个疗程的化疗,骨穿腰穿做了十多次,抽血更是数不胜数,每次孩子疼痛时,她哭家人也哭 ,半年治疗结束了,家人被揪着的心也铺平了,本以为就此孩子受的所有罪也都结束了,然而回家不到半年。今年5月12日,复查时发现全面复发,听到这个消息后,我们彻底崩溃了,因为孩子又要受很多罪,她才三岁呀!要面对各种各样的检查,看着孩子浑身上下的针眼,作为父母心里早已是千疮百孔。

小梓萱8月20日进仓28日做的脐带血移植,在移植后第五天就开始高烧、肠排、拉肚子、拉血,一天最多就要拉四五十次,由于妈妈在哺乳弟弟,爸爸在舱内看着孩子,孩子在仓内又饿又拉血问爸爸自己是不是快要死了,爸爸哭着说不会的不会的,爸爸告诉妈妈后,妈妈绝然剪断了头发也掐断了二宝的母乳进仓陪孩子,因为她怕,她怕她不在孩子身边梓萱会随时离开她,再艰难再痛苦熬了42天后孩子出仓了。

梓萱虽然出仓了但仍然拉血很严重,仓里医生说能用的药都用了,但还拉血不止控制不住禁食一日,禁食的时候孩子饿得直哭,哭累了就睡了,第二天拉血稍微好一点就喝点米粥,直到现在每天还要拉二三十次,一直依靠输血和营养液、血小板维持生命,各种各样的高额外购进口药要吃好多种,看着孩子一脸痛苦,不停地呕吐拉血,两个月来,孩子已经从原来的30多斤瘦到了20斤。

生病至今,在病魔的折磨下,如今的小梓萱变得沉默寡言,性格越来越内向。在病房,由于臀部溃烂严重孩子只能躺着,探访者多次尝试与她交流,她都只是双手不停地相互抠弄着来回应,这似乎少了许孩童的天性或是多了层与她年龄不相符的稳重。爸爸张东东说,小梓萱生病后,变得更加懂事,一直都是乖乖地很听话,孩子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想回家,想上学。“妈妈,等我病好了,回家带弟弟上学,我保护弟弟。”

看着孩子太痛苦也没钱治疗,爷爷拼命的在工地上干活,就连生病都舍不得抓药,因为可能会花掉一天的工钱,自从孩子生病,这个家已经千疮百孔了,妈妈曾想过要放弃,却遭到全家人的极力反对。爷爷说说一定要治,有一线希望都不能放弃,不管怎么样都要对起自己的良心,对起孩子,不能给全家留遗憾。爸爸不能去工作,因为他不仅要照顾小梓萱和弟弟,还要照顾精神恍惚的奶奶,奶奶由于家里的变故变得精神恍惚。

前期给孩子治病,化疗、抗感染、外购药等家里早已债台高筑,借遍了亲戚、朋友,还外欠了32万元,已花了快四十万,该借的都已经借过了。这次移植到现在还欠医院27万还没有结算,孩子还需要治疗拉肚子、拉血、控制肠排、抗各种排异、抽血、骨穿、腰穿、调药等一系列治疗费用还要50万元,面对这高昂的治疗费用也让这个家举步艰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