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初恋结婚,办婚礼时怀孕5个月,宝宝出生后全家陷入困境

BYPHOTO

发布时间:19-12-1315:17

我叫姜艳梅,今年26岁,2016年毕业于四川的一所自考大学。我的老公和我是同学,他学建筑工程,我们都来自农村。我们大一在校外兼职的时候相识,我小鸟依人,他身材高大,给人特别有安全感,没多久我们就相恋了,大学几年,学习、吃饭,我们几乎天天在一起,我们都是对方的初恋。图为婚礼中的我。

大学毕业,我回老家南充,他到成都闯荡,本以为会分手。2016年底,他突然跑到我家, 放下3万元彩礼和我订了亲。2017年6月20日,我们领了结婚证。2018年的农历新年,我们在各自的老家院子里举行仪式。“能和自己的初恋结婚,我是幸运的。举办婚礼时我已有5个月身孕,宝宝是我们爱情最好的礼物,一切都那么幸福。”姜艳梅回忆。

2018年7月15日,我们的女儿涵涵在四川泸州市胡市镇出生,顺产7斤7两的大胖宝宝,在产房,我咬牙坚持20多个小时,老公在产房里陪我,不停给我鼓励。涵涵刚出生时黄疸比较高,肺部也发生感染,前后住院十几天。经过治疗,涵涵渐渐恢复了正常。照片里的涵涵,是6个月时拍的,肉嘟嘟的小脸,非常可爱。

2019年5月15日,不到1岁的涵涵肚子突然肿胀,没精打采,以为是吃坏肚子,我赶紧带她到泸州西南医科大学医院检查,医生说怀疑是白血病,我又带她到重庆儿童医院进一步检查,经过骨穿,确诊患有急性髓系白血病。医生说需要先化疗,然后进行骨髓移植,当时涵涵的病情很严重,到医院时全身浮肿。这一切突如其来,从不落泪的老公,躲在医院角落里偷偷流泪。第一个疗程后,由于药物反应,涵涵开始不断呕吐,发烧,口腔溃疡,最严重时,连血都吐出来了,最后只有通过插胃管,禁食来减轻她的痛苦。

在病房里,每天给涵涵抽血化验需要好几个大人摁着,怕她乱动。透过层流床,隔壁床的病友姐姐一直盯着看涵涵,不时还给她加油打气。

化疗期间,涵涵的头发和眉毛都会掉,为了不影响治疗,我帮涵涵理了个小光头。当时,在病房里的小朋友都是小光头,涵涵对此并不抵触。那段时间我们全家人都是提心吊胆,生怕涵涵有个万一,医生也先后下了几次病危通知书,我签字时手不停地发抖。

不断地腰穿、骨穿,以及各种检查、吃药、化疗、呕吐,把一个活泼可爱的小女娃变成了一个面无表情的病儿。生病前,涵涵不喜欢爸爸抱她。生病后,她反而变得依赖起爸爸,每天都要爸爸抱。那小手臂紧紧环绕着爸爸,熟睡后,小嘴小鼻子在他耳边呼气,她爸就那么呆呆望着,生怕失去女儿。由于面临移植,我们于2019年10月14日带着涵涵到北京求医,开始为移植做准备。

图片中的设备叫层流床,专门是给做了化疗,抵抗力低下的儿童使用的。涵涵住81号床,隔壁80床的小姐姐总是在鼓励她。看着两个小光头咿咿呀呀的,我的心都碎了,为什么要让孩子们承受这么大的痛苦?为什么会让我们遇到这样的事,

在病床上睡觉,涵涵总是拽住我的衣领才肯睡。如果睡着后摸不着衣领,马上会醒。可能是因为生病后,涵涵没有安全感,她现在只要看到穿白大褂医生就哭。

我们在医院周边租了个一室一厅的房子,月租金5000元,这还是周围最便宜的。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涵涵总体情况比较稳定。由于床位紧张,涵涵只能在两个医院来回跑,爸爸负责接送、挂号,我和婆婆负责照顾涵涵。他爸爸说,钱没了可以再挣,只要涵涵能够闯过这一关,再苦再累都值得。

从涵涵生病到现在,我们花了近40万,多数都是从亲友那里借的,现在已经家徒四壁,家人都在努力,拼命挣、到处借,可还是赶不上涵涵治病的花费。涵涵爸爸负责做饭、跑医院,涵涵爷爷在北京城郊的工地上打零工,一天能赚100多元。11月底,医生告诉我们涵涵还需要再做一个化疗,就可以做移植手术了,希望一切顺利。图为涵涵的爷爷在工地干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