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文成县走出来的人

新民晚报

发布时间:19-12-1116:00

“其实不想走,其实我想留”。7月29日早晨6时50分,从虹桥发出到温州南站的高铁缓缓驶离站台时,我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了这句歌词。我之于文成,两年前到过,但还想去。

到了,县文联主席、诗人慕白先生已经等候多时,上车就往刘基故里开。车一路都是盘旋而上,山坳里的一块开阔的平地上,刘基庙坐落于此。刘基是明朝开国太师,字伯温,谥号文成,被誉为“王佐”与“帝师”。

文成县在上海出了两个名人,两个名人竟然又有亲戚关系,还与我多少也有一点关系。

走在文成县公阳乡的村落里,研究叶大密颇有建树的沈学斌先生一路介绍,叶大密原来名字叫叶祖曦,后来在1925年受革命军委派到上海搞情报工作,改用叶大密。沈先生说,叶大密在外面搞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家乡人很多年对其一无所知。

看了叶大密的故居,叶氏宗祠,还有当地为叶大密建立的纪念馆,我想象着,叶大密辗转来到上海,风云际会,做了很多有益于革命的事情,他是上一个世纪上海滩上的名人。

1888年12月21日,他出生于文成县公阳乡公阳村一户书香门第之家,是近代著名武术家、中医导引推拿专家、民主革命志士和社会活动家。1926年11月11日,叶大密在上海兴业路南永吉里19号,宣布成立武当太极拳社,这是中国第一家以太极拳命名的拳社。1958年3月16日,叶大密与儿科专家戚子耀和一指禅推拿大师戴祖纯,共同创办上海市黄浦区推拿门诊部,任副主任。

都说武术家保守,叶大密老师奖掖后进,指点青年,全无江湖上的一些陈规陋习。上一个世纪六十年代,沪上心意六合拳名家凌汉兴之子凌彪,艺名肖力行,因为父亲的关系跟随叶大密的学生丁然清学习太极,不久他便提出要见老老师叶大密先生。叶与之交谈,发现其很有颖悟力,已是84岁高龄的老老师叶大密特意打了一段太极拳给他看,随后说自己年岁大了,拳势难再,接着安排另一位学生曹树伟到人民公园打给肖力行看,后者则打了心意六合拳与之交流。

肖力行最后一次拜访老老师,对太极一招“荷叶承露,有倾即泻”提出了自己的想法,能否把“泻”改为“移”,没想到,作为一代宗师的叶大密从善如流,还连声称赞:“改得好,改得妙,亏你想得出来!”

两年前到文成,在县城外看了叶大密的雕像。这一次,承蒙沈学斌先生的美意,再看叶大密,还看了赵超构老的雕像,范敬宜题写的赵超构故居。

我在赵超构故居前留影,在老屋后面的龙川街上徜徉。余生也晚,出道更晚,我进报社那年,赵超构老已经辞世两年了。听他的驾驶员说,他把赵超构老送到家里,他下车后不是急于进家门,而是站在门口目送驾驶员的车子离去,每次都是这样。赵超构老的笔名林放,人尽皆知,针砭时弊,为民说话,这一篇篇杂文随笔很多就是他坐在小板凳上与邻里之间纳凉闲谈中获得的题材和灵感。

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叶大密和赵超构还有一层亲戚关系。叶大密解放前在上海的一些重要活动,当然包括他去世后的追悼会,赵超构都参加了,并有报道记载其事。叶大密和赵超构,一文一武,文成武就,是谓美谈。

在刘基广场上方,有三棵大树、奇树,原已枯死,后来飘落的种子附着托生,又蔚然出一派蓊蓊郁郁的景象来。江山代有才人出!文成的情况大致如斯。

文成八山一水一分田,飞云江及其支流水系几乎穿越全境,森林覆盖率70%以上。如今,文成正在打造全域AAAAA景区而努力,不过,她的人文资源与底蕴,更加厚重值得采挖。

第三天,告别文成,我又想起了那首歌:“其实不想走,其实我想留。”(朱全弟)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