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6”之争

北京商报

发布时间:19-12-1100:16

6,保还是不保,在经济学家之间爆发“口水战”。

先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余永定主张,经济增速已经滑至6%,该刹车了,要稳增长。野村证券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陆挺则认为保6既无必要,也保不住,政府应珍惜已经不大的政策空间,慎用宽松政策,用好宽松政策,尊重经济规律,注重投资效率,不能因为增加财政投资而给市场带来太多扭曲。

随后,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刘世锦在行业论坛上直言,未来五年里中国经济的潜在增长率基本都在6%以下,如果试图用一种刺激性政策达到超过潜在增长率的增速,实际上是寅吃卯粮。他抛出了一个话题,“用刺激性办法保6,还是用改革的办法稳5?”

中国经济前三个季度增长6%,并且有可能进一步放缓。内部的投资和消费增长仍然较弱,处于历史低位水平。外部的贸易摩擦是最大变数,影响着经济增长的预期。因此,对于中国经济是否要加大刺激力度的声音,始终存在。

事实上,中国经济,向来就是稳增长和调结构的平衡,从来没有一边倒的稳增长,也没有不管不顾的调结构。一方面,经济压力之下去杠杆并没有放松,房住不炒坚如磐石,金融整顿超出预期,防风险依然是重中之重;另一方面,“六稳”出手,央行两次全面降准,“曲线”降息,杜绝“钱荒”。

刺激一直有,但强刺激不会有,这应是大概率事件。十年前的“四万亿”强刺激,在稳增长的短期效果之外,副作用至今没有消散,并不断叠加,造成楼市泡沫、地方债务和产能过剩等诸多问题。如今中国经济的债务杠杆高企,经受不起强刺激的“刺激”。在L型底部徘徊的这段日子,我们还是要做好这两件事。

首先,稳字当头。经济可以放缓,但不能失速,后者是中国经济最大的风险。6%只是一个数字,并没有绝对的意义,重要的是城镇新增就业人口。但任何事情都不能变成“纸上谈兵”,在当下的严峻环境下,稳增长对于支撑就业、物价和信心,不可替代。我们最终还是要在发展中解决问题。如果增长失速,发展难免也就失色。

其次,改革为王。在减税降费和对外开放之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被寄予厚望。打破行政性垄断,公平竞争,转变政府职能,产业政策转型,保护产权特别是知识产权,维护劳动者权益,是我们改革所不能回避的问题。更进一步说,就是打造公平友好的营商环境,就是要厘清政府和市场的边界,就是要把权力关进制度笼子里、有权不能任性。

避免大规模刺激,实施大规模改革,稳增长和促改革的两手都要硬,但在短期内的取舍,因地制宜,因时制宜。无论如何,哪怕是稳增长,也不是强刺激的稳增长,而是市场不断放开的稳增长。

北京商报评论员韩哲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