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东中途退出 盈利连年亏损 旷视科技前途未卜?

驱动中国

发布时间:19-12-1023:07

旷视科技未能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赴港上市计划被搁置。据路透社IFR消息,旷视科技赴港IPO延迟至2020年。

旷视科技此次赴港IPO遇阻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

截止2019年5月,旷世科技前后共历经9轮融资,按照投资先后顺序排列,资本进场越晚回报率就相对越低,最晚进场的投资方如果想在企业上市后获得足够多的回报,那就必须相应押注更多的筹码,所以在今年5月份的D2轮融资中旷世科技获得了高达7.5亿美金的巨额投资加持,这也基本可以看作其冲刺港股的最后一笔融资。

就在获投7.5亿美金之后,旷视科技的工商注册信息就发生多项变更,其中联想、创新工场及蚂蚁金服旗下公司退出该公司股东行列,李开复、蚂蚁金服韩歆毅、王明耀、唐文斌及杨沐退出董事行列,完成股东信息变更后,创始人印奇以75%的持股比例成为旷视科技最大股东及实控人。这一动作不免引起各方警觉。

随后,旷视科技表示,所涉变动旨在优化管理层结构,并无股东退出。

但是,旷视科技的这一声明显然与天眼查所公示的信息并不相符。

如果确实有股东退出既在情理之中,同时也不排除旷视科技面临市场风险和资本质疑。

假设两种情况下选择退出

第一种情况早期资本与旷视科技签订适时退出协议。

联想及创新工厂李开复均为其早期投资人,在旷视科技A轮融资中就曾给予资金支持,后来经过多轮融资之后,旷视科技的估值一步步增大,在完成今年5月份的D轮融资后其估值更是达到近40亿美金,如果双方此前曾签订适时退出协议,那么这些早期股东既然顺利达到了当初预定的回报目标,理所当然的可以套现离场,换种说法就是早期的A、B轮资金进入目的就是为了吸引后来的资入场,其实就是一个不断做大然后将自己置换出来的过程。

另外一种情况是对公司前景持怀疑态度,要求管理层回购。

据招股书披露的信息显示,旷视科技近三年的财务状况喜忧各半,2016年到2018年分别实现营收6780万、3.132亿、14.269亿,年复合增长率达358.8%,但利润收入却始终不尽如人意。

2016年到2018年,旷视科技亏损额就像营收一样连年增长,分别达到3.43亿、7.59亿、33.51亿,但在2019年旷视科技的营收与利润再次变得复杂了。

其2019年上半年营收为9.49亿元,利润却直线向下冲刺,亏损比此前三年总和还要高,达到52亿元人民币。

在这种情况下,早期投资人即便心生怀疑,也在情理之中,从看好变成不看好。与管理层或其他股东协商退出,既然此时此刻已经有利可图,何必要冒更大的风险去博一个未知数。

当然,对于旷视科技的这一变故,只是推演几种可能的情况,但对比来看,还是更多的倾向于第一种情况。

分工不同获利方式也不同

人工智能是个大命题,大到可以改变未来的整个世界,自然也就成为各路人马追捧的对象,这其中就包括两类群体,一种是“实业派”一种是“资本派”。

实业派需要实打实的精研技术,资本派则可以“借风起势”,假如说未来人工智能并没有像今天这般大红大紫,但也丝毫不会影响资本派在其中获利,因为在这个“捧场”的过程中,利益就已经源源不断的流进了口袋,所以说“资本”是在人工智能产业刚有萌芽且生长的过程中就已经开始享受“红利”了,或者做一个不太恰当的比喻,可以理解为产业前期的“泡沫式红利”,这里指前期资本。

资本的任务就是要把这个过程打造的更“精彩”,过程的精彩与否直接影响他们的产出。

但实业派不同,他们需要精研全盘技术使之完全成熟,再利用技术撬动市场获取回报,这个过程对他们意义不大,除了能不断吸引新的资本参与游戏之外。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也几乎享受不到任何红利。所以,他们看重的是结果,结果的精彩与否才是他们获利的根本。

人工智能行业处境堪忧?

据搜狐科技联合天眼查发布的《2019年度AI创新报告》显示,全国人工智能企业总量近82万家,且约84%的企业成立时间小于等于5年。

另据天眼查数据显示,全国共有9.2万家人工智能企业先后注销、吊销,其中约6.8万家注销、吊销的企业为创业型企业(成立时间小于等于5年)。

蓝科技认为,虽然目前阵亡的人工智能企业,虽数字可以用恐怖来形容,但整个行业前景依然乐观,所不同之处就在于,企业与企业之间存在巨大差异,企业倒闭均各有各的自身原因,与行业并无太大关系,部分企业倒闭的情况并不足以支撑其成为否定行业全盘的论据。反过来却恰恰证明了人工智能行业在未来有极大的作为和发展空间。

前面提到人工智能企业倒闭的数字之大令人恐怖,但活跃在这个行业当中企业竟多达82万家,这个数字同样让人瞠目,这恰恰说明这个行业的市场是被充分认可的,只是有这么多的企业参与不免就会夹杂一些“南郭先生”混迹其中,当竽声撤去,自然也会原形毕露。

就连旷视科技这样身居行业顶尖地位的企业,都会连年亏损,而且技术落地仍面临诸多困难,短时间也无法贯穿产业链上下游,商业应用更是未能达到普及,何况一些滥竽充数的之流?

人工智能是个大前景,需要高额的研发费用支撑,以及丰富的产业形态做基础。

对于旷视科技来说上市是个大概率事件,但即便上市其仍然要面临持续高昂的科研费用的投入与市场应用的培育,同时还需要经受较长时期不盈利的考验。这是目前所有人工智能企业都必须面对的现实,所以即使前期资本在这个是否持续跟进的问题上表现出迟疑的态度也在情理之中,更为稳妥的办法就是交给更大的资本市场(二级市场)去解决,那么此时争夺二级市场里首发资本的优势就显得如此当务之急了。

虽然在跨入资本大门的时间节点上旷世科技可以梳理出一个较为清晰的筹划,但是企业何时进入正向循环还需要经历一个不短的摸索期。

(图片来源:大作、天眼查)

本文原创于蓝科技,本站原创文章所有权归蓝科技所有,转载务必注明作者和出处,侵权必究。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