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陷增长窘境,上市公司如何实现“第二曲线”创新?

创业邦传媒

发布时间:19-12-1010:21

作者 | 刘岩

图片设计 | 李斌才

当企业达到一定规模,仅通过内生方式获取增长必然困难重重。尤其在各行各业变化加速、原有业态遇到瓶颈的背景之下,上市公司要实现持续增长更是难上加难。于是,开辟新市场、创造新业务,开启“第二曲线创新”,已经成为上市公司持续增长的必然选择。

对上市公司来说,无论是“卡位”优质项目,培育利润新增长点,抑或出于对创新的积极参与探索,以实现第二曲线的创新和增长,均为正常的合理诉求。但当曾经流行的“上市公司+PE”道路不通畅的情况下,上市公司该如何实现自我救赎?

超级巨头难以复制?

刨除阿里、腾讯等超级巨头,很多上市公司仅以资金为纽带,撬动业务增长的手段在今天似乎正在遭遇挑战。

比较典型的是,曾经风靡中国的“上市公司+PE”产业基金模式,在全球一二级市场倒挂的态势中正走向衰亡。市场上很多PE机构其实是在做Pre-IPO,即机会型套利。最终,却发现套利不成反而破发。尤其去年以来的商誉集中爆雷,使得“上市公司+PE模式”普遍陷入被质疑的窘境。

除了“上市公司+PE”模式之外,最近两年备受市场青睐的玩法是做CVC(企业风险投资),寻求外部创新以培育新的增长点。比如在中国,以BATJ、小米、联想等为代表的超级巨头企业纷纷设立独立的投资子公司或战略投资部门,他们均是CVC的典型代表。

再看国际市场,来自PitchBook的数据显示,2018年美国的风险投资总额达到1350亿美元,其中711亿美元来自CVC,占VC总额的52.7%,这是CVC首次超过传统VC。国内的一组公开数据显示:2018年腾讯投资进行的资本事件累计95家,投资规模达到1700亿元;从6年来的投资事件分布看,整体呈现上升趋势。阿里巴巴截至2018年7月已进行了52起集团层面的投资事件,总投资额超过1000亿元,逼近上一年全年投资的总和。可见,国内外的CVC越来越活跃。

BATJ等国内超级巨头强劲发展的CVC业务,似乎让很多在“PE模式”中受伤的上市公司找到救命稻草。盛景网联创始人彭志强分析,在“一二级市场倒挂”的背景下,做PE较难成功,因为其需要具备非常专业的PE投资能力和团队。但做VC,对人的专业度也要求极高,上市公司在培育和吸引专业VC人才时容易遭遇一定挑战。“超级巨头属于鼎盛时期,做什么都容易成功。但对于一般规模的上市公司来说,转战CVC并不一定具备优势。”彭志强分析。

或许,复制超级巨头们的成功模式确实存在一定门槛,但现实情况更为糟糕的是,很多上市公司并没有充裕的资金支撑其开启“第二曲线创新”,实现业务的二次增长。当下多数上市公司资金面并不宽裕,但强大的产业资源和业务能力却未被充分调动起来。

面临创新窘境,上市公司怎样破局?彭志强给企业创投联盟的答案是:CIC是最正确的一条路。

但令人好奇的是,何为CIC?成功操盘母基金、直投基金和咨询业务的彭志强为何要执着做CIC呢?他的理论基础为何?

为何重仓CIC?

高调打出“CIC”大旗的彭志强是谁?

彭志强是盛景网联产业孵化平台和盛景嘉成母基金的创始人。2007年,他还创办了企业家培训咨询业务——盛景网联。这家公司在中小企业创新领域形成了较强的系统性赋能能力。如今,在产业互联网时代,彭志强正在将盛景网联升级为产业孵化平台。

再看他创办的盛景母基金,是高瓴资本、红杉中国、KPCB、A16Z等知名一线基金的幕后LP。他们只投VC/PE最前面的1%选手,目前业务已覆盖中国、美国、以色列等国家一线基金及优秀项目,也是中国唯一一家在全球范围内专注创新投资的市场化股权母基金平台。其管理的资金规模超过100亿元人民币,其中直投基金为30亿元人民币。

仅在2019年,盛景嘉成直投基金便创下“9天3家公司IPO”的新纪录。在资本市场做得顺风顺水,彭志强为何突然打出CIC(Corporate Incubator,即企业孵化模式)的大旗,触碰很多PE/VC不屑涉及的脏活、苦活、累活——企业孵化?

他所谓的CIC企业孵化是基于上市公司的战略诉求,以参控股形式联合创业者共同发起新创公司,并对新创公司提供产业资源、团队、技术和市场等全方位赋能,新创公司具有独立的战略规划与运营机制,可独立融资与上市。

其实,做产业出身,对市场有“体感”的彭志强坚持做CIC并非盲目试水,在未经过充分的市场验证之前,他们已低调潜行多年。在未正式做CIC之前,彭志强两小时内便决定以100亿元人民币的不菲估值投资了农村电商汇通达,这是五星控股集团内部孵化的一家公司,是中国做CIC的成功案例之一。2018年,阿里巴巴以45亿元投资汇通达。现如今,独角兽汇通达估值超过200亿元。在接受VC投资之前,每年就已经有数千万元的利润,完全不需要依赖VC的资金输血。

除了投资汇通达、好享家(智能舒适家居)两个五星控股孵化的独角兽项目外,盛景还以研究为驱动,投资了海量大数据孵化器、热电场品牌孵化器等一系列企业孵化器。这些项目均呈现出一个特点——定位CIC产业孵化模式,均能以小博大,低成本运作,资金使用成本远远低于VC和CVC,且项目可控性高、爆发性强,呈现出较强的可复制性。

在此之前,彭志强还曾遗憾地错过一个项目——“艾佳生活”,这是一家用4年时间跑出来的独角兽,属于彭志强认可的典型的“资源整合式联合创业”。等彭志强发现艾佳生活时,其估值已经不菲,而这家公司的商业模式与其早年遇到的一个孵化项目几乎一致。

但当时,他们只投VC阶段的企业,并未涉及早期孵化。“那时我们还没做资源整合式联合创业,原本可以低成本进入,却因为公司策略的原因,遗憾错过这家有潜力成长为独角兽的企业。”彭志强告诉企业创投联盟。而艾佳生活的快速崛起,再次让彭志强坚信做CIC企业孵化的决心。

拿盛景投资的海量来说,这家平台做大数据重度孵化,最初公司自身账上只有80万元。在最困难的时候,创始人拿出了20万元联合创立海云大数据,并占股20%。经过短短五年时间,海云的估值已经达到约20亿元。现在,海量已成功孵化了几十家大数据公司。

再看消费品品牌孵化平台热电场,前身是盛景直投基金投资的天使轮项目。项目失败后,创业者东山再起,于2016年创办热电场。这位创业者重新出发时资金匮乏,相当于从零起步,目前已经低成本孵化了几十个消费品牌。其发展速度相当可观。

需要指出的是,彭志强所谓的CIC是上市公司(还可涉及产业集团或独角兽公司等大企业)背景下的孵化器,与独立的孵化器完全不同。“独立孵化器在中国主要是孵化器自身实力往往不够,基本依靠政府补贴,出租房子,即便可以投点小钱,在平台资源和赋能方面也非常薄弱”。而拥有平台资源和赋能能力的CIC才是未来中国孵化器2.0的主流形态。

“这样创业的成功率会直线提高。CIC可以是平台化的,前期盛景会自己做,但最终会像母基金一样,变成一个母孵化平台,能帮助上市公司、上市公司做CIC企业孵化”。此外,有着咨询业务和投资业务的盛景富有较强的咨询赋能和投资能力,这无疑更增加了他们做CIC的成功概率。

特区制,而非事业部制

提到CIC概念,未免让人想到上市公司普遍采用的“传统事业制”模式。彭志强分析,成熟稳定的业务,比较适合用事业部制的方式去做。但事业部模式的短板也比较明显,比如对团队激励不够,战略灵活性欠缺,往往也无法引进外部投资或资源,并且在集团各项KPI考核时,业绩容易垫底,得到的激励回馈也远不如其他部门。

经过前期试水,彭志强发现上市公司做CIC的最优方式是创立新公司,做创新业务,他将之形象地比喻成搞“特区制”。这种方法的优先目标是想方设法把创新业务做大做强。同时,要求创新公司的战略方向与集团的战略属性有关联,但又不存在对事业部的纯粹依附关系。

“特区制”的好处是,可以引入社会化资本,给团队提供极低成本的股权,并且能够独立融资上市。“较之事业部制,第一,两者激励性质不一样;第二,融入的资源也完全不一样,因为融资融的不只是钱;第三,未来战略的灵活性也不一样”。

在具体操作上,CIC模式非常灵活,弹性空间非常大,可以孵化上市公司内部、外部的人,但他们要求必须是产业老炮。所谓的“产业老炮”,可能是独立的一个人、一个团队或一家机构,但核心是其必须具备产业经验。盛景选人的标准借鉴3G资本的“PSD”标准,即Poor(贫穷心态)、Smart(聪明的)、Dream(有梦想的),他们希望找到“PSD”的产业老炮。

在股权方面,CIC既可控股,也可参股;与上市公司的战略关系方面,即可以是强关联,也可以是弱关联,也有可能是潜在关联。

结合中国当前早期孵化的薄弱现状,彭志强认为,如果能够把CIC公司孵化器模式变成主流模型,中国的早期孵化有可能形成全面突破。“在中国的风险投资市场,最薄弱的环节是早期,原来想依赖天使投资做好早期,但因为天使投资之前是孵化器,如果孵化器薄弱,天使投资也难以有效发展起来。CIC恰恰可以补足中国早期投资和孵化的短板。”

下一步,我们进一步思考的是:盛景网联到底在下怎样一步棋?

可复制的企业孵化方法论

做产业出身的彭志强敢于基于研究驱动进行决策。比如,区别于多数资产管理公司,当初盛景嘉成做母基金时就敢于用自有资金做LP。事实证明,自有资金投资才是收益最高的。“你不敢干,就赚不到这笔钱;敢干,就得以研究驱动”。彭志强一直在不断琢磨,盛景下一个5-10年如何能始终站在市场的前沿,如何赚取较高的确定性收益,甚至是比上一波更大的投资收益。

思考清楚CIC逻辑之后,彭志强依然敢于采用自有资金。比如,2018年-2019年,他们以自有资金投资将近5000万元,以联合创业的形式深度孵化了约10家公司。以小米生态链、五星控股、海量、热电场等众多案例验证得出结论,CIC企业孵化的成功率远高于独立创业,而所用资金也会大大低于独立创业。因此,盛景把它称为“确定性创新创业”。

一般来说,一个创业公司获得天使轮融资的额度在500万元到1000万元,通常为了完成三件事情:第一,创业方向与路径试错;第二,做产品和供应链,或者开发技术;第三,找样板客户或找流量。而CIC企业孵化刚好能帮助新创公司把这三件事统一搞定,把宝贵的创业资金节省下来。

这种确定性创业的成功率主要取决于三个关键要素:创业教练、产品/技术/供应链,以及客户/流量。三大要素一旦具备,项目可呈现出较强的可复制性。他们将孵化的方法论浓缩成 “CIC三板斧”。

“首先,要有创业教练,这样失败风险更小、成功率更高;其次,解决技术和供应链(产品)问题;最后,解决客户或者流量,例如海量帮助孵化企业找样板客户,小米解决流量问题。”彭志强如此解释。

目前,盛景自己在做的CIC,聚焦于打造符合“存量流量”时代背景下的S2b2c产业路由器模型,核心是找到产业老炮。“做CIC的原因也是各个上市公司都有产业老炮,一旦对接起来,项目发展就会非常快”。

在具体操盘层面,盛景会反复打磨模型的每个关键细节。“一个模型能讲三天,我们把细节研究得很透。”拿他们的CIC项目桐趣为例,这是一个亲子乐园产业互联网平台,能深度连接数百万会员,给每家亲子门店一整套赋能解决方案,投放游艺设备和IT系统,跟店主交易分成。门店属于老板自营,桐趣作为赋能方,不用出租金,不用装修,不管店员,不用打理与商场的关系,所以投放速度非常快、成本较低。

跟传统加盟方式对比,桐趣在全国30000个游乐场里选1000个,优中选优,只选好的门店做投放,发挥店老板的主观能动性,为店主赋能。这家公司利用市场存量,仅3个月试验阶段便向30家亲子乐园投放了游艺设备店中店,预计明年将达到300家亲子乐园的店中店,成为中国最大的亲子乐园产业互联网平台。

区别于市面上的CIC,盛景打造的自有CIC基于产业互联网,且围绕大消费领域的S2b2c模型展开,会在各个场景联合创立公司。目前,在幼儿园、游乐场、家政服务、家居建材、早教幼教等领域都已有联创公司。下一步,他们计划在本地生活、餐饮、美容美业、宠物等领域继续进行联创布局。“这些公司的模型长得都一样,共性大于个性,未来把这些公司的流量再联结起来,就会产生很大的产业互联网流量效应。”

对于上市公司来讲,企业孵化的创业公司的战略属性会相对强,一定会大于财务投资回报的属性。但其实新创公司的财务回报最终也不会差。原因有两点:一是投资成本极低;二是对项目的赋能空间很大,成功率高。过去“上市公司+PE”很难成功是因为投资成本太高,投后无法赋能,而上市公司的优势是技术、产业经验、市场能力、团队,这些恰恰是VC没有的优势,也是CIC的最大价值之所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