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像素过亿了,电影画质4K了,为什么还要模仿「过时」的胶片?

爱范儿

发布时间:19-12-1009:53

前段时间 120 帧版本的《双子杀手》曾引起了一些争议,李安在电影上映期间曾谈到对数字电影和胶片电影的看法,他认为不应该用数码手段去模仿传统的胶片电影,而是要探索如何在数码电影中开发美感。

数码电影确实有很多的潜力,它应该是不一样的,它不应该在学习传统的电影……不光是叙事,还是它有距离的美感,你本身进去体验的时候,那是另外一个世界,那是属于数码应该做的事情。

事实上今天胶片电影在数字技术的冲击下早已经不是电影行业的主流,可为什么在李安看来数字电影仿佛才是弱势的一方,始终无法摆脱胶片的的影响?

其实不止是在电影行业,即便今天最最流行的个人拍照设备——智能手机,让数码摄影前所未有的普及,但胶片风格并没有因为数字技术的普及而消亡,反而是数码相机的销量在过去 9 年下跌了 60%。

▲ 周杰伦新歌《说好不哭》MV 里手持胶片相机的男主角.

胶片的回潮,一方面体现在玩胶片相机的人又多了起来,另一方面则是胶片风格通过数字技术焕发了新生,以另一种方式活在了更多人的手机里。

用数字技术模拟胶片,不只是加点颗粒那么简单

说到胶片,很多人的第一印象就是「颗粒感」,在一些人看来这种看似粗糙的画质,反而体现了一种值得细细品味的影像质感。

其中胶片摄影中颗粒,其实就是银盐在胶片曝光时凝固而成的颗粒,有点类似数码相片中像素,所谓的颗粒感相当于数码摄影中噪点,颗粒越大画面也越粗糙。

▲ 图片来自:tipsgeneral

因此胶片中被津津乐道的「颗粒感」其实是感光质量不佳的副产物,是过去技术限制下的瑕疵,然而在今天却成了一种独特的影像风格,甚至连要通过数字技术来模仿这种风格。

正如李安所说,不少数字电影通过模仿胶片风格来追求「电影感」。但没有多少人能说清楚电影感是个什么东西,跟「胶片的颗粒感」类似,「电影感」可以说是电影视听语言营造出来的一种质感。

▲图片来自:nytimes.

昆汀·塔伦蒂诺和诺兰等导演是好莱坞著名的「胶片派」,至今仍在坚持用胶片拍摄电影,在他们眼中胶片电影带来的画面层次是数字电影无法相提并论的。曾凭借《为奴十二载》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的导演 Steve McQueen 这样形容胶片:

胶片中有种浪漫韵味,有一种魅力——仿佛它能呼吸一般。胶片给人的感觉更加……怎么说呢,或许更有 “人情味”?

▲图片来自:Flickr

或许正是好莱坞众多大导演派对于胶片的的念念不忘,即便数字格式几乎已经取代了胶片电影,但数字电影仿佛却似乎仍对自己的审美感到自卑,要用模拟胶片的方式来取得平衡,这也是李安的电影技术革新一直难以被广泛认可的其中一个原因。

崇拜胶片风格的不只是电影这种媒体,还有游戏。在《古墓丽影》、《泰坦陨落 2》、《神秘海域 4》等 3A 游戏中,不仅有「胶片颗粒」的选项,还可以模仿传统摄影中的过度曝光、光学折射和大景深等效果。

但要通过数字技术模拟出接近真实胶片的效果,简单地在画面上添加一些「胶片颗粒」是远远不够的,用计算机来还原胶片的成像过程,难度其实不小。

跟手机上有很多胶片模拟 app 一样,电影行业也有将数字摄影机拍摄的素材转换成胶片风格的软件,FilmConvert 就是其中一个,其开发团队中的 Lance Lones 在一次采访中介绍了这类软件的技术细节。

▲由左到右为佳能 5D 素材经由 filmConvert 处理,模仿富士 8563 电影胶卷和柯达 Portra400 剧照胶卷 . 图片来自:dvinfo

Lance Lones 本身也是一位职业的电影摄影师,曾参与《阿凡达》的特效制作,他表示胶片洗印过程的工作原理与人眼相似,但电子传感器却不一样,是由每个颜色通道以线性响应进入的光子数量,也就是说它无法真正感知色彩。

FilmConvert 团队成员,会先通过对一卷胶卷计算好颜色曝光,然后测量对应的胶片密度,进而构建测量模型来建立负片面模型,最后以同样的数据打印底片,整个过程十分复杂,其中最难的是通过算法来模拟人类知觉建模。

▲ 图片来自:dvinfo

在 Lance Lones 看来,这种软件引出了一个值得思考的话题:通过更多的技术保护濒危的技术。Lance Lones 希望将类似的工具带给世界各地的影视工作者,但显然这个话题可讨论的范围不止于影视作品的制作。

在更为大众化的手机摄影中,模拟胶片风格的 app 让不少伴随智能手机长大的年轻人第一次接触到「胶片」,某种程度上让式微的胶片在数字时代复兴。

爱范儿曾体验过胶片相机 app NOMO,这款软件曾入选苹果 2018 年的年度 App 。爱范儿曾用传统胶卷和 NOMO 进行对比,发现 NOMO 能将很多胶片风格多复刻到调色中,甚至还像胶片一样每次导入/冲晒的效果都不完全一样。

▲MINOLTA Sweet S + AF 50mm F1.7 拍摄,胶卷为 FUJIFILM C200 过期

▲ 由 NOMO 135M 拍摄

尽管 NOMO 对于胶片的模拟已经比较逼真,但正如爱范儿之前的评测文章中所说的,「算法始终都是算法,它还是不能模拟出胶卷那种通过化学反应得出的效果。NOMO 在这里只能做到相似,而不是一致。」

按照 NOMO 的创始人飞猪接受采访时的说法,通过模拟胶片从拍摄到出片的整个过程,是为了唤起用户对于胶片相机的记忆和认同,NOMO 复刻的的更多是一种仪式感。

NOMO 其实给用户的是一种仪式感,我们做 NOMO 就是要把整个仪式感的过程翻译出来。

胶片看起来「更高级」,仅仅是因为情怀作祟吗?

跟黑胶类似,胶片这类复古技术的回潮,往往带着一层情怀滤镜,无论是电影导演对胶片的坚守,还是文艺青年热衷于拍摄胶片,都被认为是怀旧情绪的加持,然而这就是胶片看起来「更高级」的全部原因吗?

瑞典和瑞士高校的研究人员曾做过这样一组实验,研究人员将几百名志愿者分为四组,分别观看胶片拍摄胶片放映、数字拍摄数字放映、数字拍摄胶片放映,以及数字拍摄数字放映,但在后期加入噪点和抖动的同一部电影,并让每组志愿者为电影打分。

结果发现,观看胶片拍摄、胶片放映或者后期模拟胶片的三组平均分基本相同,而且都高于数字拍摄数字放映的那一组。

因此研究人员得出结论,观众之所以更加青睐胶片质感,是因为噪点和抖动造成的信息缺失,给了人们更大的想象空间,这或许也是 120 帧的《双子杀手》反而被一些人吐槽「太过真实」的原因。

除此之外,也有人从技术角度解释了人们对胶片喜爱的原因。根据一位利兹大学电子电气工程博士在知乎上的回答,一般数码相机对色彩的分辨能力不高,色彩分离度往往不如胶片,虽然可以通过后期调整,但这会打乱原始光线中的色彩逻辑,画质也会打折扣。

有的人认为胶片味道属于偏色和颗粒,这个说法是对的,等同于说川菜大部分都很辣。但是你随便做菜加辣椒说自己是好吃川菜就没有道理了。这种合理的复杂偏色是数码相机处理不出来的。这也正是胶片还存在的原因之一。

而在游戏中加入「胶片颗粒」的一个原因,则是在色彩位数不足或调色导致色阶损失时,让色彩过渡更加自然。

当然胶片风格的流行也不是完全是这些客观因素促成的,所谓的情怀也一个重要原因。现代传播理论的奠基者麦克·卢汉很早就提出过一个观点:媒介不是单纯的物理属性,还有人的感知。

正如凯文凯利在《科技想要什么》所说的,科技是观念的延伸躯体。我们被一张照片打动,很多时候,往往不仅仅是因为像素有多高,或者胶片的颗粒感有多粗,这无关数码还是胶片。

题图来自:《一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