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同悄然改变:北京城市深处的漫长实验|组图

新京报

发布时间:19-12-0921:06

大栅栏茶儿胡同8号,标准营造事务所改造成“微杂院”项目,树下加建的厨房被改成迷你艺术空间,四周腾退房屋成了图书室等活动空间。目前院内还有少数居民居住,形成“共生院”模式。该项目曾获“阿卡汗建筑奖”。

十年前“北京国际设计周”启动,将“先锋”元素装进了老城胡同。城市深处,一场漫长的实验就此展开。

胡同里的青山周平

大栅栏、白塔寺、前门,如今在这些有着六七百年历史的片区里,你打开一扇四合院的门,会不知道眼前出现的,是哪一个世纪。

在白塔寺宫门口二条14号,沿街是一间窗明几净的咖啡厅,院里加建的建筑全部拆除,8户人家被改造成6间客房,每个房间通过天窗增加采光。这个名为“树下屋”的院子,现在是一家民宿。设计团队的牵头人是青山周平,近年在中国声名鹊起的新生代日本建筑师。

白塔寺宫门口二条14号,著名的网红民宿“树下屋”。“树下屋”有咖啡厅和院落一起组成的公共空间,将看书、聊天等功能区布置在窗边,客人可以看到彼此,像邻里一样打招呼。

操盘国际级大项目的知名建筑师,在胡同留下一个个小而美的作品,成为了网红地。

隈研吾、朱小地、马岩松等七位国际级建筑设计师,在前门和崇文门之间的打磨厂胡同,同时打造了七个院落样本。老苏联医院的218号,被马岩松改造成了网红建筑“胡同泡泡”;瑞华染料行旧址外部保留了历史面貌,里面成了共享办公区;清末协和医院旧址220号院原已残破不堪,被隈研吾改造后,现在入住了建筑咨询公司。

大栅栏的杨梅竹斜街。

大栅栏的杨梅竹斜街,被誉为“北京最美街巷”,这条老街上的整体视觉由日本设计师原研哉操刀,很多院子交给知名设计师改造。复古风格书店模范书局在这儿开了第一家店,Soloist咖啡店、铃木食堂等“网红”店,都有独特的建筑调性。

一些院落的设计呈现出了某种先锋姿态。张轲团队设计了杨梅竹斜街53号院“微胡同”项目。整间院子“被掏空”,前厅为一个开放的活动空间,后院5个小“木屋”像盒子一样,有的落在地下,有的悬挂在墙壁上。

杨梅竹斜街53号院,5个小木屋如同艺术装置。

补齐胡同“短板”

北京胡同设计中的“先锋”元素,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与北京国际设计周的“联姻”。然而,这些天马行空的胡同设计实验,一开始曾遭遇了老北京人的拒绝。

反对声音最大的,是一些土生土长的社区居民。白塔寺街道居民高阿姨告诉记者,她希望这些腾出来的空间能“给居民分一分”,大伙儿住得宽敞点。

高阿姨所在的街道,“白塔寺再生计划”已经实施了5年。

作为白塔寺城市更新实施主体,西城区属国企北京华融金盈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执行董事王玉熙认为,老城真正的问题是:居住空间不能满足居民生活需求,基础设施严重短缺,公共空间缺乏。这几个核心问题都不是院落更新能够解决的。

这5年,白塔寺摸索出城市更新的三个层次:宏观的系统性街区规划;中观的片区、街道提升,如环境整治、市政基础设施建设等;微观的院落改造。

一些新的空间,弥补了公共活动场所的短缺。

白塔寺街道宫门口东岔“会客厅”。这间临街的两层小楼,可以直接看到白塔寺,二楼有缝补社、编织社、劳作社。

大栅栏煤东社区的“百姓之家”。“百姓之家”由腾退院落改造,如今成为一站式便民服务站。

现在,高阿姨每天都要去白塔寺街道宫门口东岔的“会客厅”坐坐。这间临街的两层小楼,摆满了胡同生活的老物件。每周固定时间,高阿姨与街坊在这里参加三个半天的缝补社和编织社活动。

宫门口东岔“会客厅”二层的“劳作社”,许师傅和徐师傅在这里做木工活。

居民们在宫门口东岔“会客厅”聊天。

北京不再是“一个圈写个拆”

北京对老城保护工作提出了明确要求,十年里,老城保护的政策不断微调。实施方自主进行的模式创新,也始终在小步探索。

例如“平移并院”的设想。有的院子十户人家,八户自愿腾退走了,两户不愿走。大栅栏投资公司希望让不愿腾退的居民合并到一些院子里,空出另一些院子,以便整体保护利用。但涉及具体调换面积、适度补偿、操作流程等,情况复杂,需要依托整体政策、居民具体情况来实施。

再比如“共生院”模式。留下的两户居民继续住着,在改善居民居住环境的同时,将另外八户腾退的房屋开发成公共服务空间,或者工作室、公寓等。

但确实已经有些经验可以输出。北京的城市更新由政府主导,主要由国企作为实施主体,设计周则作为拥有丰富设计资源的平台,补上了另一块重要的拼图。

不染川艺术空间位于西城区白塔寺历史文化保护区内的宫门口四条32号,是“白塔寺再生计划”的一件作品,旧称白塔寺胡同美术馆。不染川艺术空间定期举办展览,进行实验性的美术馆实践,为参访者和当地居民带来纯净美好的艺术体验,营造持续的人文氛围。

不染川艺术空间内独特的天井。

“最重要的就是让世界知道中国,尤其是北京,不再是‘一个圈写个拆’。” 北京国际设计周组委会副主任王昱东说,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如今我们在很细致地像绣花一样做城市更新。

新京报记者 浦峰 倪伟 摄影报道

编辑 张英 校对 卢茜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