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车站的聚会》:想要看懂这部电影,先要读懂武汉这座城市

山川行

发布时间:19-12-0917:10

山川网:近几年,反应城市与刻画生活在对应城市居民的艺术作品,正在与日俱增。正在院线热播的电影《南方车站的聚会》,同样是这样一部非常典型的作品。

影片的情节设定是,在南方某城市,重案队长刘队(廖凡 饰)重金悬赏在逃罪犯周泽农(胡歌 饰)。陪泳女刘爱爱(桂纶镁 饰) 、周泽农曾经的好友华华(奇道 饰)、五年未见的妻子杨淑俊(万茜 饰),各色人等各怀心事,相继被卷入这场罪与罚的追击旋涡。

整体来说,这是一部完成度较高的影片。而我今天想和大家聊一聊的是,影片中与城市相关的情节以及它们背后的故事。

舍广州而选武汉,为了什么?

说电影,必然脱不开说导演。《南方车站的聚会》的导演刁亦男,同样是位颇具特色的导演。刁亦男是陕西西安人,毕业于中戏文学系,除导演身份外还是编剧、演员。

除了《南方车站的聚会》之外,刁亦男的另外一部电影代表作是《白日焰火》,这部作品曾获得第64届柏林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金熊奖(含金量还不错)。

关于刁亦男,先前凤凰娱乐的一段评论我认为颇为合适——刁亦男一直从事戏剧及影视剧本创作。中国先锋戏剧代表人物,电影导演、编剧、演员。刁亦男电影的主题并非局限于“社会之苦”,而是深究灵魂“人性之复杂”。不管是想通过《制服》这一权力的代表来改变生活的小建,还是坐着《夜车》去其他城市相亲的执行死刑的女法官,都不能算是中国社会特有的人物形态。而这种被自己的欲望戏弄,被孤独浸泡的人生,则可能发生在任何地方。

这里我想问大家一句,如果想要看清“社会之苦”,弄懂“人性之复杂”,那么应该到哪里去看最合适呢?去城市的角落里,去阳光照不到地方,关注那些堪称是“苟活”在城市里的边缘者,显然是最适合不过。

关于《南方车站的聚会》的拍摄选址,相关媒体在对刁亦男进行采访时,他曾如是回答——

“我本来想在广东拍摄,南方说粤语,呈现出不一样的状态。但勘景之后发现城市中很少有我们需要的那样的湖,所以立刻就在地图上搜索中国哪个城市湖最多,武汉就跳了出来。到那里待了两天,我们就敲定了。”

从刁亦男的这段话中我们可以发现两个非常重要的点,其一是他对该片的方言很看重,无论是曾经考虑的选址广州使用粤语,还是后来的选址武汉使用武汉话,都可以看出导演对于语言是诠释城市特色与文化的执念。

其二则是关于水,或者是关于湖。在整部影片中,有非常大量的情节都是发生在水边的,包括接下来我们要讲到的女主角桂纶镁扮演的特殊职业角色,也同样离不开水。

而在影片中,关于水的意味,并不仅仅局限于江河湖海等符号,还包括无处不在的潮湿,连绵不断的阴雨,以及浑浊的下水道这样的诸多标记。

作为长江中游的枢纽城市,武汉的别称众多,其中“千湖之城”应该是大家都不太陌生的一个。

武汉得名如此,是因为武汉河流湖泊众多,全市水域总面积2117.6平方公里,占武汉市国土面积的25.01%。

全市5km以上的河流共165条,境内总长2166.4km,河网密度为 0.256km/k㎡;河道水面面积471.31 k㎡,河道水面率(水面面积占全市国土总面积的比例)为5.57%。

全市共有大小湖泊166个,湖泊水域面积779.56平方公里(跨界的湖泊只计算武汉市内的面积),占全市水域面积的36.8%,其中中心城区湖泊38个。

近些年来,反应城市和刻画城市居民的影片数量越来越多,但是我们发现导演们对于城市的选择颇具偏好。重庆、武汉,可以说是此类型电影最被青睐的目标城市。

原因在哪里?在于二城独特的城市风貌与气质。风貌来自于哪里?来自于穿城而过的长江带来的码头文化;气质又是如何?自然是大开大合的江湖义气。

而全长6300余公里,干流流经青海省、西藏自治区、四川省、云南省、重庆市、湖北省、湖南省、江西省、安徽省、江苏省、上海市共11个省级行政区(八省二市一区)的中国第一大江长江,其沿线城市众多,每一个都独具特色。

只有懂得品味的人,才能深解其中之味。

暧昧的陪泳女,原型在广西北海

电影里,桂纶镁头戴大白斗笠,不认真看,甚至看不见她的脸。她的工作方式就是在湖边,身着泳衣主动搭讪前来游泳的男性。电影中,将这一职业称之为——陪泳女。

网络上目前能够检索到的有关“陪泳女”的信息十分之少,时间最早的记录是《新青年》1998年12期刊登的一篇《北海“陪泳女”》的文章。不过因为种种原因,并没有查找到相对完整的全文。

而在距今时间更近的一篇发自中新北部湾新闻网的《北海银滩陪泳女凉秋照常拉客》的相关报道中,关于陪泳女的介绍也仅有寥寥几笔——

近日,记者发现银滩上出现不少“陪泳女”。陪泳女往往行动迅速,一旦谈好价格,便会随顾客而去,或者到附近更换衣服,然后根据顾客要求而“陪泳”。据了解,其陪泳价格一般为每小时50元至100元不等。

虽然现在已是秋季,天气逐渐转凉,广西北海银滩的陪泳女们仍然十分活跃。

记者观察到,陪泳女们大都内穿泳衣外套长袖长裤,头戴一顶颇具海边风情的斗笠。有些斗笠前挂一纱巾,其妆容半遮半掩。光天化日之下,游人成群之中,她们“坦然”“大胆”拉客,毫无赧颜。

这些女子在银滩上游客密集处四处游荡,或三五成群或两个一伙,甚至单独出行,寻找“猎物”。“搜索”到看似有钱或者有意的男游客就主动旁观,而后跟进上前搭讪,更有甚者直接用手抚男游客之背以示意。一些不明就理的男游客莫名其妙,一些似乎知情的游客也跟他们“攀谈”几句。

这些女子往往行动迅速,一旦谈好价格,便会随顾客而去,或者到附近更换衣服,然后根据顾客要求而“陪泳”。一旦混迹人群,前来扫荡的警察也难以辨认。其陪泳价格一般为每小时50元至100元不等。

北海银滩陪泳女现象由来已久,近年来媒体曾对此进行报道。不少新闻和图片资料曝光其“生意”内幕,其疯狂拉客的举动让观者大跌眼镜。据悉,这些陪泳女大多以陪游客游泳为由趁机宰客,而其对于一些客人的“另有所需”是否回应,也就不得而知了。

毫无疑问,陪泳女是社会底层中的底层。

对于这样角色的演绎,当下任何衣食无忧的演员,都很难真正将个中艰难苦涩完整诠释。

所以影片中桂纶镁这一角色的还原度究竟有几成,感兴趣的朋友可以自行观影进行思考。

小偷大会,真实发生在武汉

《南方车站的聚会》,是一部罪案类影片。

我个人对于罪案类的艺术作品十分偏爱,且从不局限于其展现方式。无论是电影,电视剧,还是有声书、小说原著,只要作品出色,我是来者不拒的。

为什么在众多的类型影片(小说)之中,我会如此喜欢罪案类影片。原因很简单,因为足够真实。

究其一生,很多的难过与痛苦,都并不是来自于这件事儿本身有多么的难以忍受,而是毫无准备的失望。这种失望往往不是对方多对不起你,而是你对对方的想象太过理所当然。

熟读历史,便知道人世间没有什么离奇的新鲜事;了解犯罪,便更不会对复杂的社会与人性感到迷茫。

所有的罪案类作品,最大的一个共同点就是均有故事原型。自有人类以来,发生过的罪案数量之多,种类之丰富,手段之残忍,远不知道比各类艺术作品中难以想象不止多少倍。

所以罪案类艺术作品的剧情,要么是主要参考某一单一案件,要么则是把多宗案件掺杂在一起。《南方车站的聚会》,显然就是后者。

这部作品中关于犯罪的剧情不少,时间原因我们没办法一一去介绍。我们只选择其中一个具有代表性的,来和大家简单说一说。

既然这部影片拍摄地是在武汉,那么我们不妨就从众多的犯罪剧情当中,找到一个就真实发生在武汉的案件。

电影中有关于一段偷车集团因为利益关系,分成两个阵营,在制定的时间和地点进行“偷车大赛”的情节。按照该片导演刁亦男的说法——

“用一部电影来承载我对一些事物的态度。但所有里面的这些东西又都是有根据的,甚至包括“小偷大会”,全都是在生活中发生的。它甚至就是在武汉发生的,大约在2012年,他们召开的甚至是全国小偷代表大会。

所有各省的重要站点的代表云集武汉,交流经验、划分地盘。武汉三镇是一个枢纽,得武汉者得天下,也许他们也是意在于此。甚至因此策划了配套的旅游活动以及盗窃比赛,还有专门的聋哑专组。后来因为被人举报而东窗事发。被抓的时候他们正在房间里对着武汉地图划分地盘呢。”

如果你和我一样对于犯罪和案件感兴趣,那么你应该也能够主要到一件事情,就是在各类大案要案中,如果出现多省多市连环逃窜作案的话,湖北的名字出现的频率明显也较高。

原因无他,作为中国的中部交通中心城市,无论是南上北下,还是东出西进,湖北都是这些人大概率上会经过的地方。交通,是深入改变一座城市命运最关键性的要素之一。

武汉味道,是这部影片最大的看点

武汉的多湖,在上文中我们已经提到过。而武汉作为中国华中地区最重要的城市,其身上的特性显然不止多湖这一点。

一如影片介绍中描述的那样:在千湖之城武汉,那是一个鱼龙混杂、管理失序的城中村,周泽农(胡歌饰)是盗窃团伙中一位领头,因为意外杀了一个警察而踏上了逃亡之路。刑警大队队长(廖凡饰)和黑社会势力都在拼命追踪周泽农的痕迹,周泽农决定躲进一个不起眼的湖边度假小镇——野鹅塘。

看到这里你就该明白,为什么该片的拍摄地,要在广州与武汉之间进行选择。很大程度上,与二城所处的城镇化阶段高度相关。想要知道一座城市到底能够混乱到什么程度,那你就去他的城中村准没错。

在不久之前,同样一部将视角对准广州城中村的影片,我也向大家进行过推荐,就是娄烨导演的《风中有朵雨做的云》。这部影片讲述的是广州城中村的拆迁往事,感兴趣的朋友可以自行进行查看。

这部影片中关于武汉的气候,街道,市容,工业,商贸等等方面都有相关的描述,当然这需要观影者在观看时足够有心,因为很多画面都是稍纵即逝的,而且往往是作为背景。过于关注演员本身的话,这些背景就很容易被忽略。

而其中最不容易被忽略的,显然就是整部影片从头到尾的武汉话。这里,我也想和大家重点聊上一聊——

武汉话,或许是不少对于武汉毫无了解的外地朋友,最早可以从这部影片中感受到的武汉元素。因为这部影片,从开始到结尾,无论主角还是配角,均是一嘴武汉话。

在影院观影时,我身边还有朋友在小声议论电影中的方言是否是四川话。同为长江流域城市,武汉话的确在某些词汇的发音上与四川话有相近之处。原因在于,武汉话分属西南官话—湖广片—鄂中小片。

西南官话,因主要通行于长江上游地区,亦称上江官话,属于现代汉语南方方言。西南官话下分6片22小片,主要分布在四川、重庆、贵州、云南、湖北、广西、湖南、陕西、江西,共9省市、544县市区以及东南亚的少部分地区。

《中国语言地图集》里给出的西南官话的定义是:西南地区以及附近的,入声整体归派到某一声调或者四声调值与成都、武汉、重庆、常德、贵阳、昆明、桂林相近的汉语方言。

西南官话是从明代开始,因移民西南地区而逐渐形成的官话方言,其语音系统在官话中也是最简单的,除了浊音清化,无尖团对立等官话的共同特点外,西南官话多数不分平、翘舌音,是一种带有过渡性质的南方官话。西南官话的使用人数多达2.7亿,是官话方言中使用范围最广、使用人口最多的方言。

而之所以观众会误以为是四川话,很大程度上是在中国的地方方言中,辨识度最高的两种,莫过于东北话与四川话。对于不少南方,特别是华南地区居民来说,时常会把所有分不清楚的北方口音都视作东北人,原因也是在这里。

最后,附上几张片中经典的武汉话台词,供大家欣赏与玩味——

还有,如果你至今都还没看过刁亦男导演的另一部代表作品《白日焰火》,我建议你可以去看看。

这部影片,可以说是外地朋友了解哈尔滨的纪录片式的电影。片中的哈尔滨,既呼之欲出,又言而又止,颇为有趣。

好了,本文我已经尽最大努力不向大家剧透电影情节了。给那些想要去看电影的朋友,留一些悬念。

最后,有机会还是亲自到武汉去看看吧。这里不止有黄鹤楼、武汉大学和热干面。大武汉武昌、汉口、汉阳三镇,均有其独特味道。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