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里讲超现实,日本动漫和拉美魔幻主义距离很近

新京报

发布时间:19-12-0916:44

去年上海电影节上,汤浅政明的奇幻青春爱情电影《宣告黎明的露之歌》与最佳动画长片失之交臂,作为汤浅政明第一部原创长片,他延续了之前《四叠半神话大系》和《春宵苦短,少女前进吧!》的魔幻现实主义风格,似真似幻的电影语言让人沉浸其中。

《宣告黎明的露之歌》剧照,图为人鱼露带着主角凯下海。

今年的上海电影节上,不甘心的汤浅政明又带着一部《若能与你共乘海浪之上》卷土重来,更加强烈的个人风格,同样魔幻现实主义的爱情故事,这次他圆梦了,带走奖杯的同时也告诉世人,这样极具风格化的作品注定会在日本动画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这部电影现在正在中国上映。

与新海诚这种追求细腻真实的动画人相比,汤浅政明的作品更加跳跃,充斥着大量崩坏的透视、粗放的线条,各种俯视、广角镜头,甚至还有照片和油画的加工和拼贴。至少从风格上,他和新海诚这位当前日本动画界另一位代表人物走了两个极端。

《若能与你共乘海浪之上》剧照。

然而故事上两位导演却都偏爱魔幻现实主义风格,不同于以往的奇幻故事,这种发生在现实社会里的魔幻故事往往给观众的冲击更强烈。不仅是汤浅政明和新海诚,早年的宫崎骏,曾经大火的《凉宫春日的忧郁》,今年话题度很高的《青春期猪头少年不做怀梦少女的梦》等,越来越多的日本动画开始走上魔幻现实主义路线,在现实中讲一个超现实的故事。

魔幻现实主义作为拉美地区独有的文学流派,来源于拉美社会巨大的割裂性,一方面西欧殖民者为拉美地区带来了近现代科技和文化,但是拉美地区原有的原始文化、图腾信仰仍然广泛存在着,直至今天,拉丁美洲印第安人还盛行神灵崇拜,相信神话传说,并习惯于用神话知识来认识和解释客观世界。

这样的社会环境与相对落后的经济相矛盾,使得拉美作家喜欢将神话民俗传说这种魔幻的故事融入到现实中,幻觉和现实相混,来表现拉美社会的割裂感,这种现代神话便是魔幻现实主义。

《春宵苦短,少女前进吧!》剧照。

虽然日本同样拥有深厚的民俗传说及文化,但是在文学上,日本文学并没有创作出魔幻现实主义作品。实际上,在拉美的魔幻现实主义文学在全球产生影响之前,日本文学中的现实主义作品和民俗文学的分野是十分清晰的。但是对于动画创作,特别是动画长片的创作,一直以来受文学作品的影响非常深,许多导演和编剧要么是直接改编文学作品,要么是从文学作品中获得了大量灵感。

日本和拉美地区一样,仍然保留了大量的民俗传说类口头文学或是古典文学,对于整个社会的影响仍然非常深,比如大家很熟悉的各种妖怪传说及怪谈系列。许多有着深厚文学功底的日本动画人,对于这样契合的表现手法自然不会错过。以宫崎骏为例,他在早期一些关于二战题材的作品里非常喜欢使用这样的手法,战前的日本与拉美社会一样,虽然国家初步实现了工业化和近代化,但是贫富差距巨大,社会矛盾尖锐,而因为侵略战争以及对天皇的效忠又使得整个社会陷入了一种狂热情绪中,这种巨大的割裂性以及魔幻感使得宫崎骏非常喜欢用这样一种将幻觉以及现实相混合的方式来描述这个特殊时期。

新海诚的《天气之子》剧照,今年上映,也是魔幻现实主义风格。

而成长于泡沫经济破裂时期的新海诚与汤浅政明却是另一种生存状态,与出生于二战时的宫崎骏不同,他们二人经历的是高速的增长与突如其来的衰退,笼罩在他们头上的是一种无力及失落感,以及对未来的迷惘。虽然同样深受魔幻现实主义文学的影响,但是新海诚与汤浅政明的作品更多的是通过这样的现代神话来寻找慰藉。这也是为什么两人不约而同地都选择了拍青春爱情题材,类似的还有“凉宫春日”以及“青春猪头少年”系列,青春、校园、爱情加上一点点魔幻故事往往会达到一个意想不到的效果。只不过相对于宫崎骏这样经历过战争的老人来说,格局与视野上确实是弱了一些,但是你绝对不能说他们缺乏人文关怀,不能说他们不是现实主义作品,因为在日本这样一个经历过经济衰退及泡沫破裂的低欲望老龄化社会,这样充满希望、敢爱敢恨的青春爱情故事简直人文关怀爆棚。

特别是目前的日本动画业界在创作上越来越同质化,喜欢扎堆做同一个题材,比如最近的“异世界”题材,连作品里都开始吐槽现在异世界题材太多了,审美疲劳加质量拙劣,创新已然变成了一个遥远的词。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将汤浅政明、新海诚视为未来日本动画的领军人物,因为像这样的风格鲜明,敢于将魔幻现实主义这种文学流派与动画创作相结合的导演,至少在日本已经越来越稀有了。

□袁蕾(动漫评论人)

新京报编辑 吴龙珍 校对 李铭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