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这么年轻离开世界,滨州26岁尿毒症女孩渴望活着

发布时间:19-12-0613:49

孟德翠家住滨州市沾化区下洼镇孟家村,四年前的一次感冒因久治不愈而查出患有尿毒症,由于两个肾脏已经萎缩成枣核大小,不能正常排便,她已经两年多不怎么喝水了,今年26岁的孟德翠在记者面前重复着渴望活下去的信念,“不想这么年轻就离开这个世界。”

一张化验单打碎所有憧憬2016年,22岁的孟德翠正是青春年华的好年纪,当时她在滨州市全福元超市一家体育服装专卖店担任推销员,热情的服务方式和严谨的工作态度受到同事和顾客的一致好评,就在她准备为了自己事业大干一场的时候,老天爷在她身上下了一场瓢泼大雨。孟德翠感冒了,连续吃了半个月的感冒药不但没有好转反而出现贫血、无力、呕吐等症状,爬二楼都费劲,此时她意识到可能并不是感冒这么简单。2016年1月7日,面对滨州市人民医院的一张化验单,孟德翠一切美好的憧憬和希望都化成了泡沫。“尿毒症晚期”,这五个字犹如晴天霹雳毫不留情地打在她身上。

孟德翠医院透析

孟德翠一家

在医院输了两天点滴的孟德翠已是全身浮肿,医院让她通知家里,她却迟迟不肯拨通电话。她哭了、她怕了;她哭自己命运的不公、她怕家里人知道后昂贵的医药费会压垮原本幸福的家。思考再三后孟德翠小心翼翼地拨通了母亲的电话,“妈……”一个字,母亲就已经听出带着哭腔的孩子出事了,在母亲的追问下孟德翠只说了一句话:“妈,明天来一趟医院再说吧。”随后,孟德翠去济南千佛山医院做了血管内瘘手术,内瘘即是做一个动静脉血管的吻合术,使血管变粗增加血流量,有利于穿刺,内瘘血管通路也是尿毒症患者的生命线。从此这只胳臂再也不能提重物了,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轻触伤口处能明显感受到血管像马达一样的跳动。想要治病就得换肾,要换肾就得有合适的肾源,由于孟德翠是O型血,所以可以匹配的肾源少之又少。就算是有了同血型的肾源,为了避免排斥反应医院还会给最匹配的病人优先手术,就这样孟德翠一等就是三年多。

血管内瘘手术伤口

为了等肾源,一等就是三年多孟德翠现在一直靠透析维持生命,一周三次透析每次700元,一个月的住院费医药费加起来需要一万多块钱。

高额医药费清单

弟弟辍学打工为姐姐治病自从得病后,懂事的弟弟初中没上完就辍学了,为了给姐姐治病,在滨州一家物业公司干起了不该属于他这个年纪该干的工作,一个月2400元的工资给姐姐寄来1500元,只留下吃饭的基本生活费,说到这里孟德翠哽咽了。目前家里的收入来源是十来亩冬枣和院子里的十几只鸽子。滨州这几年庄稼地连续受天灾影响,2016年2017年的大霜降和今年的大雨致使地里的冬枣收成一年不如一年,本来就是低保户的孟德翠一家只靠出售冬枣,每年的纯收入不到三万元,无奈之下家里养起了鸽子,一只鸽子养到成熟也才卖45块钱。父亲帮人锄枣树,一天100块钱,农闲的时候就会外出打工。母亲在家里编织网,一个需要耗时半个月才能编好的织网也就才卖75块钱,母亲不能外出添补家用因为家里上了年纪的奶奶也需要人照顾,聊到这儿记者才得知这个不幸家庭的另外三重打击。

家中家徒四壁

孟德翠母亲在家里编织网

家养的十几只鸽子

不幸接踵而至,家庭风雨飘摇雪上加霜!2017年孟德翠的爷爷查出胰腺癌并不久离开人世;2018年奶奶脑血栓现在只能躺在床上必须有人照顾;今年母亲又查出糖尿病。“哐、哐、哐”又是三记重锤把本来就负债累累父亲的背砸得更弯了,在家又照顾孩子还要照顾老人的母亲压力可想而知。在孟德翠家里,母亲李洪珍热情地为记者沏了茶水,正当记者想要喝水的时候,孟德翠渴望的眼神和干瘪的嘴唇使记者抬起来的胳臂又放了下去。孟德翠说,两年前医生告诉她双肾衰竭已萎缩成枣核大小,完全丧失排便功能,水尽可能一滴不沾,孟德翠告诉记者她吃的任何食物每天必须严格控制水量,隔一天一次透析,每次透析都透五斤水出来,因为馒头、青菜、水果、包括所有吃进去的饭都含水份,没有小便一点水也排不出来。如果水分摄取过多会造成身体其他部位的浮肿。现在她渴得受不了的时候就抿一小口润润喉咙解解渴。现在孟德翠在家里靠微商卖冬枣,过季后再卖一些其他水果,这点微薄的收入也只是冰山一角。孟德翠说,目前有两家医院可以等待肾源,济南千佛山医院和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但是迟迟没有决定选择哪一家,济南离家近复查方便但是50万元的费用望洋兴叹,河南30万元的费用虽然较少但是离家太远,当然还有一座最大的障碍摆在她们的面前,钱!今年26岁的孟德翠面对记者镜头重复着渴望活下去的信念:“我还年轻,不想这么早离开这个世界,如果我能活下去,我会把我的全部奉献给家人和社会。”对于孟德翠现在的情况,希望社会上的好心人士都能伸出援手,给这个姑娘一丝生的希望,给这个风雨飘摇的的家庭一丝温暖,让她可以顺利进行肾脏配型手术,你如果想帮助孟德翠,可以拨打本报热线电话: 05433211123,也可以联系孟德翠:15254374436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 记者 赵旭 董丽霞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