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名法国军人在马里执行反恐任务时身亡

中国经济网

发布时间:19-12-0414:18

法国为13名遇难军人举行隆重葬礼 新华社发

13名法国军人在马里执行反恐任务时因直升机相撞身亡

新华社发

西非国家布基纳法索12月1日发生教堂枪击事件,致14人死亡。仅6天前,13名法国军人在马里执行反恐任务时殒命。近期,西非萨赫勒地区恐怖袭击和武装冲突频发。这一地区多名领导人警告,“安全堤坝有崩溃风险”。

分析人士认为,萨赫勒地区国家内乱严重、经济落后、民族宗教矛盾交织,极端势力乘虚而入不断壮大,应对恐怖和极端势力形势严峻。

【事实扫描】

12月1日,布基纳法索东部一座基督教堂发生袭击事件,至少14人死亡;11月25日,在马里执行反恐任务的两架法军直升机相撞,13名军人死亡;11月6日,布基纳法索东部一矿工车队遭袭,至少37人死亡;2018年3月,布基纳法索军队总部和法国大使馆遭袭,8人死亡……

马里、布基纳法索等西非萨赫勒地区国家近来恐袭和武装冲突不断,今年以来已导致数以百计平民死亡。

萨赫勒地区位于北非撒哈拉沙漠和中部苏丹草原地区之间,横跨塞内加尔、毛里塔尼亚、马里、布基纳法索、尼日尔等国,是当今非洲恐怖主义活动最猖獗地区,已成为非洲大陆新的“恐怖带”。

当前,多个恐怖主义组织在萨赫勒地区活跃,包括“基地”组织北非分支“伊斯兰马格里布基地组织”(AQIM)、自称“基地”组织马里分支的“支持伊斯兰教和穆斯林”组织(JNIM)以及关联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大撒哈拉伊斯兰国”。

这些极端组织近几年主要以马里为据点,在沙漠地区发动袭击,今年以来在萨赫勒地区不断拓展据点,占据大片土地并煽动种族冲突,马里和布基纳法索受影响尤为严重。

为应对恐怖主义和跨国有组织犯罪的威胁,布基纳法索、乍得、马里、毛里塔尼亚和尼日尔2014年成立萨赫勒五国集团,2017年建立联合部队。法国军方2014年8月在萨赫勒地区启动“新月形沙丘”行动,打击恐怖和极端组织,现在在马里等国驻军大约4500人,与五国集团部队并肩作战。联合国也向马里派出1.5万名维和士兵和警察。只是,各方努力没能阻止这一地区暴力威胁升级。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今年7月警告,恐怖主义势力已从马里蔓延至布基纳法索和尼日尔,正逼近加纳、贝宁、多哥和科特迪瓦等西非沿海国家。

【内外成因】

萨赫勒地区内乱严重、外部恐怖势力伺机渗透以及本土极端势力里应外合是这一地区恐怖活动和武力冲突愈演愈烈的主要原因。

一方面,不少西非国家经济落后、政府积贫积弱,疲于应付层出不穷的反政府武装以及宗教和民族暴力冲突,加之部分国家近年经历政局动荡和权力真空,极端势力乘虚而入,扩大势力范围。马里2012年发生军事政变,“伊斯兰马格里布基地组织”借机作乱,一度控制马里北部大片区域,并逐渐向中部蔓延。邻国布基纳法索2014年爆发大规模示威和罢工,政治陷入僵局导致权力真空,盘踞在马里的恐怖势力进入。2015年以来,布基纳法索袭击事件频发,至今已有700余人死于武装袭击,27万人流离失所。

另一方面,多年来,由于各国政府管控边界乏力并缺少合作,军火走私、毒品贩运等现象在萨赫勒地区肆虐,这里逐渐形成一个跨国犯罪活动活跃地带。利用这一管理真空,恐怖组织和极端势力借机聚敛资本并扩张势力,进可在萨赫勒地区各国策划袭击,退可在萨赫勒地区沙漠腹地藏身躲避。

同时,萨赫勒地区恐怖主义势力迅速壮大,与2010年“阿拉伯之春”引发的利比亚内战和2017年“伊斯兰国”的覆灭不无关系。“阿拉伯之春”导致大量武器流入非洲,“伊斯兰国”余部在非洲流窜,与本土极端势力勾结,大肆传播恐怖主义思想。而非洲恐怖组织多发源于本地反政府武装,行动带有政治目的,不少组织主动与“基地”组织或“伊斯兰国”建立联系,把普通民众、西方人以及国际机构也当成袭击目标,扩大自身影响力。

【四大挑战】

一是选举争议。2020年,布基纳法索、科特迪瓦、加纳、几内亚、尼日尔和多哥等国将迎来重要选举。选举向来是非洲国家暴力活动的触发因素,一旦政局不稳出现权力真空,周边恐怖势力和非法武装势必乘虚而入。

二是财力受限。这一地区国家经济实力普遍较弱,缺少稳定持续的财政保障,地区自主防卫能力受到削弱。比如,萨赫勒五国集团联合部队虽获得安理会授权,但未能获得联合国维和经费,资金来源存在不确定性,全面部署期限一再推迟。联合国主管维持和平行动的助理秘书长宾图·凯塔说,五国集团中多数国家防务和安全预算高达20%,挤压民生领域投资空间,不利于解决安全威胁的深层次问题。

三是民生顽疾。萨赫勒地区人口增长率高企,青年就业状况恶化。一些国家采取紧缩措施,取消对基本生活必需品的补贴,在恐袭“重灾区”中断基本社会服务,均加剧社会紧张气氛,易被极端势力所利用,形成恶性循环。

四是气候变数。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发言人赫韦·费尔霍塞尔认为,气候变化带来更多粮食安全问题,“彻底破坏农民与牧民在分享用水和草场等关键资源方面的脆弱平衡”。对上述资源的激烈竞争又加剧冲突和极端化,为恐怖组织坐大提供温床。

据新华社

来源:武汉晚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