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荣枝:从语文老师到杀人犯,不顾父母反对与法子英交往

新京报

发布时间:12-0223:38

九江石油分公司子弟学校。师范学校毕业后,劳荣枝曾在这里任教。新京报记者王翀鹏程 摄

11月28日,身背7条人命、潜逃20年的犯罪嫌疑人劳荣枝在厦门一商场内落网。二十多年前,劳荣枝与男友法子英在南昌、广州、温州、南宁、合肥等地流窜,多次以色诱、绑架勒索、杀人的方式作案。后法子英被捕,于1999年12月28日被枪决,劳荣枝则潜逃了20年。

到商场工作前,劳荣枝曾藏匿于厦门市某酒吧,以“客服”身份,卖酒获取提成,业绩颇高,酒吧员工11月30日接受警方问讯,并向新京报记者证实这一点。

劳荣枝落网后,在江西九江某老居民区,铺天盖地的新闻再一次引起了居民们的关注。劳荣枝从小生活在这里,不过她家房子多年前已经拆掉,但她母亲还在此租住。三四天前,原本独居的劳母被子女接走,劳荣枝的哥哥也接受了警方询问。

据劳荣枝曾经的同事和校友回忆,离开九江前,劳荣枝考进九江师范学校,后分配到九江石油分公司子弟学校任教。“当时,谁能把她和凶残的杀人凶手联系起来呢?”一位校友称。

出身工人家庭 初中毕业考上幼师

据邻居回忆,劳荣枝的父亲是湖北人,此前是九江石油分公司的工人,曾在油库站岗。劳荣枝是家里最小的孩子,上面有两个哥哥和两个姐姐。

1989年,初中毕业后,16岁的劳荣枝考上了九江师范学校,读幼师专业。劳荣枝的校友兼同事小綦告诉新京报记者,当年,劳荣枝的学习成绩很好。“九江的重点高中是九江一中,那时候能考上这个学校的上大学几乎是稳妥的。而九江师范学校的录取成绩,比九江一中还要高出很多。”小綦称。

时隔多年,看到劳荣枝落网时的照片,小綦还是一眼就认出她了。“她的长相没变。”

劳荣枝落网。图片来自网络

小綦回忆,当年劳荣枝就读的幼师专业是九江师范学校的重点专业。当年学生们报考的都是师范专业,进去之后才知道里面还分“普师”和“幼师”两种。“报到时,学生们在台上唱跳,表演才艺。幼师班的老师在下面看。”只有面容姣好、性格温柔、有亲和力的学生才能被选入幼师班。劳荣枝因为长相漂亮,身材好,被选入1989届唯一的幼师班。

比劳荣枝小一届的王红(化名)回忆,劳荣枝身高一米六多,说话很温柔,长相出众。她猜测,在校期间,劳荣枝并没谈过恋爱。王红印象中,劳荣枝的班主任对学生管理非常严格,在学校都有名,“尤其是学生谈恋爱,几乎是不可能的。”

12月1日,记者来到九江师范学校原来的校址,几年前,九江师范学校和其他学校合并了,如今那里还保留着几栋老居民楼,供师范学校的退休教师居住。“她确实是我们学校毕业的。”九江师范学校曾经的教导主任李老师承认,但劳荣枝不是他的学生,他已经想不起这个学生更多的细节。

劳荣枝曾经就读的九江师范学校旧址。新京报记者王翀鹏程 摄

在小学教语文,不顾父母反对交往法子英

1992年,19岁的劳荣枝毕业后被分配到九江石油分公司子弟学校教书。“当年这是很难进的单位。”王红告诉记者。

12月1日,记者在现场看到,九江石油分公司子弟学校已经废弃,小院内几栋破旧的红砖平房变成麻将馆。生满锈渍的大铁门已经看不出颜色,只有门口一块黄色的牌子上还能依稀看到“九江石油分公司子弟学校”几个大字,平房的墙上还残存着当年用油漆写下的标语。

九江石油分公司子弟学校。新京报记者王翀鹏程 摄

和劳荣枝同时在子弟学校教书的老师王强(化名)告诉新京报记者,九江石油分公司子弟学校成立于1958年前后,成立之初,一度很受欢迎。“连周边工厂的孩子都过来借读。”王强说,最辉煌的时候,学校有小学、初中和高中班级。后来,周边陆续有学校建起来,生源被分流,到1996年前后,学校只剩下一两个班了。

“劳荣枝入职时,学校已经开始不景气,只有小学了。”王强回忆。在他的印象中,劳荣枝在学校教小学语文,一个月能拿两三百块钱的工资。

小綦比劳荣枝早几年到子弟学校教书,她说,幼师专业的劳荣枝因为有唱歌跳舞的训练,很早就上台演出过,因此比同龄人显得更大方。

但劳荣枝在学校只待了一年左右就离开了。没人能说清她是什么时候辞职的。小綦只记得她走得很突然,是一年放完暑假开学的时候,劳荣枝没来上班。小綦问了主任,才知道她辞职了。“九十年代流行下海经商,当时我们都以为她也去做生意了。”小綦说。直到几年之后在报纸上看到劳荣枝被通缉的消息,他们才回想起那个年轻的女老师。

据媒体报道,劳荣枝离开学校后,认识了比她大十岁的当地男子法子英。 “劳家的父母反对他们交往。”王强回忆。后来劳荣枝和法子英离开了九江。

落网前曾混迹酒吧夜场,业绩颇高

1999年12月28日,劳荣枝的男友法子英被执行枪决。之后,劳荣枝亡命天涯整20年。

目前,还没有确切消息能完整勾勒出劳荣枝20余年的逃亡轨迹。记者采访了解到,劳荣枝的最后落网地是厦门一商场内的某手表专柜,而到商场工作前,劳荣枝曾藏匿于厦门市某酒吧,以“客服”身份,靠卖酒获取提成。

12日1日凌晨,新京报记者探访该酒吧。酒吧地处当地有名的“酒吧一条街”,晚上6点开始营业,至凌晨3点左右,有驻唱歌手,生意红火。该酒吧员工小周告诉新京报记者,劳荣枝在2016年中到2017年初在该酒吧工作,约大半年时间,担任酒吧的“客服”职务,“就是向客人卖酒,获取提成”。

小周在该酒吧工作数年,是目前酒吧里唯一和劳荣枝接触比较多的员工,”她在的时候,我是服务生,她是客服“,小周解释,服务生给客人端酒,客服则是陪客人喝酒、获得酒水提成,“客人消费1000元,客服大概能赚80元左右提成。但很多时候不止1000,店里最贵的一瓶酒要2万多”。

工商资料显示,该酒吧成立于2003年,注册资本30万人民币。小周回忆,劳荣枝做的是兼职,每天晚上10点左右到酒吧,大约凌晨2点离开。“她自称Sherry,我们都叫她雪梨,不知道真实名字”,小周称,“别人都是中文名字,只有她是英文名,大家都不知道她真名到底叫什么。她年纪比较大,酒吧员工基本都是95后、00后,彼此交往不多,大家跟她都不太熟。”

劳荣枝会打扮,看起来只有30多岁,这是酒吧员工对她的印象,“说话温温柔柔的,非常妩媚,会化比较浓的妆,夜场都这样”,小周回忆,“她(指劳荣枝)从不偷懒,到了酒吧就四处看看,有没有客人要点酒的,就坐过去。酒吧的客人主要是30、40岁以上的人,Sherry很受他们欢迎。她的业绩很高,一般一个月能拿1万块钱左右,在我们这里算高的。”

劳荣枝曾工作过的酒吧。新京报记者 韩茹雪 摄

在小周的印象中,劳荣枝很会说话,客人们都和她关系处得好。“来之前报是谁的朋友,是雪梨的,提成就算在她头上,有时候一晚上好几桌都是她的。”

酒吧员工记得,劳荣枝还养了一只小狗,晚上来酒吧有时会带上,狗进不来,就拴在酒吧外面。在酒吧工作一段时间后,2017年初,劳荣枝离开酒吧,“也许是找到更好的去处”,小周回忆,后来从朋友圈状态,知道她去卖手表,再后来就是看到她落网的消息,酒吧的员工都不敢相信,“她平时看起来温温柔柔,和我们没什么两样”。

长期隐姓埋名、使用虚假身份

12月1日,厦门警方向新京报记者披露劳荣枝案更多信息,据侦查,此人长期隐姓埋名、使用虚假身份。

警方证实,2019年11月28日上午,厦门警方在湖里区东百蔡塘广场某手表专柜将劳荣枝抓获。该专柜系劳荣枝的朋友经营。2019年以来,劳荣枝多次到该专柜找其朋友,并帮忙照看生意。11月中旬,其朋友因外出多日,让劳荣枝到专柜帮忙,双方非雇佣关系。劳荣枝长期隐姓埋名、使用虚假身份。

劳荣枝。 安徽省公安厅供图

当地与劳荣枝认识的人告诉新京报记者,劳荣枝经常跑步健身,并在朋友圈通过自拍展示,她还有微博抖音等账号。新京报记者获取到劳荣枝的微信,她设置的微信名是“Amoy Sherry ”,个人签名为“永远都学不会说谎哄你开心的,体重秤,镜子,还有银行卡余额”,被抓前一天,还在发布动态,最后一条是关于感恩节的:“感恩,生命中遇到的每一个人”。

多位与劳荣枝认识的人称,听说她是“杀人逃犯”后都表示震惊,认为她平时生活中非常温柔,说话轻声细语,“就像朋友圈展示的状态,很积极”。

警方表示,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新京报记者 王翀鹏程 韩茹雪

编辑 胡杰 张彤 校对 柳宝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