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各界呼吁培养好下一代,教育界改革从哪开始?

北晚新视觉网

发布时间:12-0117:33

据香港《文汇报》1日报道,香港政务司司长张建宗昨日(11月30日)表示,由6月截至(11月)29日,共有5890人被捕,有2345人是学生,占被捕人士中的四成,其中的910人未满18岁,最小的年仅12岁。

图源:星岛日报

他表示,港府会尽力确保他们的权益不会受损,但也强调香港是法治社会,犯法需接受法律制裁。张建宗呼吁学生们勿以身试法,自毁前程,并希望学校、家庭和社会等能群策群力,好好地引导年轻人。

香港教育局局长杨润雄昨日(11月30日)在出席电台节目时也表示,近段时间以来,香港中学及大学生频频作出不合规矩、期望,甚至违法违纪的行为,包括跳闸、堵路、参与非法集会、与他人发生暴力冲突等。杨润雄表示,从种种情况来看,香港学校确实有必要检视一下在培养学生价值观方面的行为和做法,反思一下学校在培养学生树立正确的价值观上是否可以做更多,包括辨别信息真伪、处理与他人发生的冲突以及个人发展和成长等方面。

香港城市大学副教授、立法会教育事务委员会委员梁美芬认为,有必要检讨中小学教育,而要想改善教育存在的问题,必须不能再纵容。梁美芬表示,不能因为身份是学生就不需要承担责任,教育界不能纵容,必须令学生知道做错事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梁美芬还指出,应该主动平衡网络言论,帮助学生公平、客观、合理地看待问题,而非沉迷网络传播的思想和资讯。

立法会教育事务委员会委员葛珮帆认为,香港教育界要进行反思,应该加强对学生的道德教育、公民教育,增强学生对国家的认识、归属感。葛珮帆还表示,培训老师时也应注重老师的道德,培养他们对国家的看法、国家意识和对专业操守的坚持。

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将军澳香岛中学校长邓飞认为,最重要的是将法制教育引入到中小学。他解释,“违法达义”这一扭曲说法被宣扬多年,至今这一错误观点都没有被有效纠正,教育界没有认真批判相关说法,而法治教育多年来也停留在碎片化。在价值观教育方面,邓飞认为媒体素养教育更为重要和紧迫,他指出,网络资讯对现在年轻人价值观的冲击很大,甚至大过学校正规的价值观教育,因此学校要教育学生辨别网络媒体资讯的可靠性。

此前报道:6月至今共拘捕5890人

香港警方29日表示,由6月至今,警方共拘捕5890人,包括4368男和1522女,年龄介于11至83岁,涉嫌暴动、非法集结、藏有攻击性武器等。在行动中,共有483名警务人员受伤。

香港警方29日召开记者会。警方公共关系科总警司郭嘉铨表示,在香港理工大学事件中,警方共拘捕1377人,从理大离开被拘捕的有810人,567人是在理大外围或周边被拘捕。

29日中午,警方已经从理工大学撤走,而封锁线也已解除,理大校园已交回校方管理。警务处助理处长周一鸣表示,警方已完成理工大学内的搜查工作,并将校内危险品移除并处理大学内的罪案现场。警方在校内共检获3989枚汽油弹,1339件爆炸品,601瓶腐蚀性液体,及573件攻击性武器。

27日晚,马鞍山广场4间店铺被刑事毁坏,警方拘捕7男1女,年龄介于12至17岁。其中一名13岁男生身上藏有一把扳手及六合匙,另一人身上藏有一把剪刀,两人增加一项涉嫌藏有攻击性武器的罪名。郭嘉铨表示,担心被捕人年龄越来越小,但罪行越来越严重。

郭嘉铨表示,理大事件和平落幕,无人严重受伤。这一事件反映出,冲突是可以通过不流血的方式解决的,而解药是大家能放弃暴力,双方才有沟通空间。希望理大事件可以成为连续6个月暴力活动的转折点,让香港社会回归和平理性。

深读:

有里有面儿文章:香港教育改革要从“中文母语回归”做起

香港教育的“病态”,之前已经有多篇文章都提及过,但今天,有理哥想重点谈谈另外一个大家普遍忽略的问题:中文母语地位的回归!

英国统治香港一百五十年,成功建立了一套牢不可破的文化价值等级体系。在这等级体系内占据最高层的是英文,英国殖民者把英文打造成一种施展权力、实施控制和彰显精英身份、通往社会领导阶层的工具。

殖民时代,社会精英凭着优秀的英语能力考入大学,继而进入政府部门或大型工商、金融机构工作,流利的英语使他们能与外国人打交道,逐渐晋升成为社会领导阶层,从职场获得优厚回报,心底自然而然“忠于英语”。

为保留英文的优越性,港英政府将中学划分为中文及英文中学,将全港学校成绩最好的30%中学定为英文中学(EMI),供能力较佳的学生入读。其余的70%学校列为中文中学(CMI),以中文教学。所以,英文与学校的优劣直接捆绑起来,英文中学都是好学校,供精英学生就读,中文中学则和二、三流学校划上等号。被打上中文中学印记的学生,立即就变成了“次等生”、“差生”,这些都导致相当一部分香港民众形成了“忠于英语”的“恋殖”心态。

1997年9月,回归后的香港特区政府发布《中学教学语言指引》,强制公立中学自1998学年推行母语教学,却遭到部分“名校”、学生家长和商界人士的强烈反对。特区政府迫于压力作出妥协,最终同意批准114所中学使用英文授课,占香港全部中学的20%左右。

特区政府一方面鼓励中学推行母语教学,强制性要求大部分中学转为中文学校,一方面却仍然批准超过百所中学继续使用英文授课,甚至政府主办的公立中学也申请英文授课。而2010年实施的“教学语言微调政策”再次做出妥协,陆续有符合该政策的中文授课中学或部分班别改为英文授课。政府在推行母语教育上的优柔寡断,削弱了香港民众对母语教学的信心,使中文母语地位始终未得到有效确立。

我们要知道,语言不单单是学习和交流的工具,更是思想、行为和价值观的载体,主导着一个人如何看自己,以及将自己整合到所处的社会、文化和历史。中文被贬低为次等语言,香港的年轻人就难以对一个和次等语言关联着的文化产生心理归属,更不会用心了解中国内地的情况。“中文是次等语言”这个魔咒,在香港青年人的潜意识内作祟,妨碍了他们对祖国和中国人身份的认同。

据统计,截止到2018年底,全世界学习汉语的人数超过1.5亿,对外汉语教师需求量至少要500万。在全世界都在学习汉语和中华文化的今天,在中国香港这块自己的土地上却变为了“次等语言”,这是何道理?!

当然,国民教育的缺失、教材严重黑化、通识教育被绑架带来的种种恶果等都是香港“教育病态”的重要原因。而香港教协,更是我们不能忽视的幕后黑手!此次“修例风波”,他们是最直接的祸乱者!其利用掌控的大量教职人员煽动支持学生上街参与暴力示威游行,多次鼓动学生进行罢课,将政治和黑色暴力带入校园,使得多所大中院校被迫停课,香港中文大学和理工大学相继被暴徒占领,至今仍一片狼藉、满目疮痍!在这种大背景下,大学学生会已经完全沦为祸港乱港的主力军。据透露,香港中文大学学生会还将于12月份与香港“职工会联盟”妄图在全港发起为期一周的“二百万三罢”(罢工、罢课、罢市)行动,继续挑动学生祸乱香港。如此情况,在现今的香港教育界比比皆是,这正把香港教育推向深渊。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有理有面儿 新华社

编辑:tf1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