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丹人的世俗幸福 人类本该活在多样性的文化中

悦图者

发布时间:19-11-2910:00
不丹的佛学修道院

在不丹旅游,尤其是走在乡间,你会发现很多人家的墙上都画着男性生殖器,有各种形状和颜色,有绕着丝带的、鲜花环绕的、蛟龙盘旋的,甚至还有上面长着眼睛的,但无一例外都是刚强挺立的形状,描绘得非常逼真,一点朦胧掩饰的意思都没有。很多工艺品商店里,也摆放着大小形状不一的生殖器雕塑。我刚看到这些图画和雕塑,觉得有点无所适从。这与我对不丹的想象大相径庭。不丹是一个藏传佛教国家。尽管藏传佛教中的密宗对欢喜佛很重视,但除了个别庙里有欢喜佛的塑像外,我在西藏从来没有看到过有人明目张胆把男性生殖器画出来。

更加有意思的是,不丹的男男女女,在这些画在墙上的巨大男性生殖器前面走来走去,好像一点也不在意。我清晨起来到村庄散步,发现上学的孩子们很早就要出门,6点半就从家门蹦蹦跳跳出来往小镇走。有的家门口两边就是巨大的生殖器图画,孩子打开门就从图画中间走出来。在路上,孩子们完全无视这些连成片的图画。那些看上去已经上高中的青春少女,从这些图画中走过也没有一丝扭捏,目光流盼之间,看到这些图画如同看到旁边同时画着的龙、虎、鹿、凤一样,干净而清爽。老人们坐在图画下面聊天,和中国大部分的农村老人一样,认命而安详。

不知道这一传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大略翻阅了一下资料。据说“始作俑者”是竹巴衮列(Drukpa Kunley)。竹巴衮列在不丹被称为“圣人”。他辗转于中国西藏和不丹之间,力劝追随者摒弃尘世虚伪和贪婪,追求诚实、空灵的生活。他主要的行为就是以性交的方式传道和给信徒祝福,整天和女人喝酒唱歌做爱。据说他在那方面法力无穷,永不枯竭。他的另外一个法号是“五千女人的圣使”,大概是想说他和至少5000名女性发生了性关系。不丹人对他很崇拜,给他建了一座庙——切米拉康(Chimi Lhakhang,位于普那卡境内)。到今天庙里的香火还很旺盛,成为专门用来求子的神庙。不丹想要生子的家庭,从四面八方赶来祭祀香火,磕头朝拜。而竹巴衮列的塑像就坐在上面,下体裸露,戴着一根夸张变形的生殖器。主事的喇嘛会拿一根木质的生殖器模型敲在你的头上,以示对你的祝福和对你生殖能力旺盛的许诺。

从历史上看,这一传统的盛行,不是一个喇嘛能够做到的,一定还有其他重要的因素。在不丹历史上,男女之间的爱情和婚姻关系一直是比较宽松的。很多地方都曾经实行一妻多夫制或者一夫多妻制,甚至到今天还有这种情况。已经退位的第四任国王吉格梅·辛格·旺楚克(Jigme Singye Wangchuck),就曾娶了一家四姐妹做老婆。这种情况的出现主要跟不丹严酷的地理环境有关:到处都是高山大河,环境闭塞,物质缺乏,人口稀少。人需要做的就两件事,一是自己活下去,一是努力繁衍后代,不管是多妻还是多夫都是为了这两个目的,多生孩子并且养活孩子是最重要的事情。所以在不丹,女性的地位实际上高过男性。过去,结婚时男性要到女性家里去入赘,而且财产继承也只给长女。但男性的强壮,对于使妻子怀上健康的孩子极其重要,因此,健壮男性与健壮生殖器的关联就非常自然而紧密,对于生殖器的崇拜也许就这样出现了。

生殖器的内涵也在转变,不丹人看到这些图画,内心可能不再会想到性的一面,而是想到更有象征意义的其他方面。画在墙上的这些画,据说能够挡住任何妖魔鬼怪进入家门。不丹有这样的说法:你如果遇到恶魔,把“小弟弟”掏出来抖抖就没事了。很多不丹的司机都把生殖器形状的钥匙圈挂在车上或放在身上,这样能够保证他们行车一路平安。

其实,人就是一种少见多怪、多见不怪的动物。我从第一眼看到的惊诧莫名,到后面习以为常,再到后来视而不见,也是一个并不漫长的过程。我想大部分不丹人一定也是习以为常、视而不见的。老祖宗传下来的,就接着往下传呗。但在向世界开放的过程中,不丹也在变化,在廷布(Thimphu)的街头,我好像就没有见到任何画着男性生殖器的建筑,只有工艺品商店还陈列着各色木雕。我现在反而有点担心,随着不丹融入世界,这一传统最后会消失殆尽。如果真的发生,那是一件超级可惜的事情,因为人类本来就应该在多样性的文化中,才能活得更加真实和幸福。

世界有名的求子圣地

不过,我自己留下了一个小小的遗憾,由于提前做的功课不足,所以不知道切米拉康在不丹人心目中的重大意义。由于时间所限,我必须放弃一个景点时,我毫不犹豫放弃了切米拉康(导游说是个小庙,不丹的庙实在太多了)。等到回过神来,我已经离开切米拉康百里之外。看来我确实与“性福”无缘,近在眼前都白白错过了。

书 名:彼岸风景

作  者:俞敏洪

出 版 社:湖南文艺出版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