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多少罪恶假汝之名以行!

发布时间:19-11-2623:59

「自由」与「自然」是两个有交集但不相等的概念。自由的概念来自西方,在法国大革命时期被奉为加臬,更一直被作为它们主流的价值和精神。自由观念在近代的流行,与文艺复兴以来,乃至宗教改革、工业和科技革命,及其后欧洲一连串的巨大变革有关,它以反对传统的形式展现着,尤其是以往的宗教权威。自由所凭借的工具是理性与情感,前者导致了17—18世纪启蒙运动,后者导致了18世纪后期至今的浪漫主义运动。

自然则是中国最古老的智慧,尤其是道家的老子与庄子经常提到的一个概念。但它不等同于现代所谓的「大自然」,或自然科学里所讲的自然,这种自然比较是现象界的概念,而道家强调的是它本质性的意义,即「自然而然」。明显,道家的自然,比今天科学界所讲的自然内涵要丰富得多。自然而然就是自己如此,由事物各自内在的动力因驱使而演化形成,无外力干涉(拔苗助长),也不为任何过程以外的目的,是以过程本身为目的。

自由与自然都强调个体、强调自发性,但有一点不同的是,自由把一切价值都打平,是「只要我喜欢有什么不可以」,虽然有一条「以不侵犯他人的自由为原则」的底线,但对自己却没有任何人格和思想上的提升作用,也几乎不可能有境界之别。

自然则不同,自然同意境界有高低之分,但要提高自己的境界并非依靠外力拉动,外力可以引导人,可以启发人,甚至可以激励人,但最关键的修行还是在个人本身。只有当一个人自己真的想要,在外界不强迫、不压抑甚至不经意的情况下才能够真正地提升一个人自身的境界,此谓之自然。

中国过去的很多人,就是误把自然形成的圣人境界,当作一种强制或强迫性的规范,这种主观刻意的追求,明显已经违背自然原则,因此被现代视作落后,甚至是个性压抑,其实这并非「圣人」本意。在人类文明史上,不可否认人有智慧和境界的高低之别。智慧高的境界高的,不应该是打压、强制智慧境界低的,但也非任其自由自在、自行其是,而是引导他们,使其自然向上。以道家的圣人观而言,老子的「我无为而民自化」和「百姓皆谓『我自然』」不都是强调圣人作为一位自然的引导者,而非刻意的规范者的角色吗?

自由的缺点在于极易抹灭个人修为的境界高低,这正是犯了告子「生之谓性」的错误。近现代的历史上,自由的范畴经常被无限扩大,犹如打开了潘多拉魔盒,造成物欲横流,误认底层欲望的泛滥为天理之彰显的荒谬。我们实在不能不严肃思考17世纪时,法国的罗兰夫人那句流传于世的名言:「自由、自由,多少罪恶假汝之名以行!」这个错误必须正之以自然的观念,才能让人类文明有所提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