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文旅新发现」中国“超高层”模式退烧;600年的北京隆福寺更新,它会成为下一个三里屯吗?

界面新闻

发布时间:11-2212:22

记者 | 张子怡编辑 | 傅林林

1、【深度】中国“超高层”模式退烧

中国的超高层建筑已经再难现往日的辉煌。

近期,规划高度曾达到636米的武汉绿地中心因为拖欠工程款而停工,这家以热衷建造超高层的企业早年在全国走马圈地,通过捆绑地方政府争相追逐的摩天大楼,从而获得其他土地收益,但现在,这样的扩张策略迎来了严峻的考验。

而更为重要的是,这也让超高层这一建筑形态以及背后的运作方式再度引起广泛的讨论。

在中国,建立超高层曾经成为各个城市竞相追逐的目标,在大量的二三线城市,摩天大楼拔地而起,而随之带来的空置率问题,超长的周期,大量的资金投入使得摩天大楼在中国开始面临尴尬的境地。

2、【特写】600年的北京隆福寺更新,它会成为下一个三里屯吗?

隆福大厦顶层隆福文化中心的仿古建筑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最近几个月,“隆福寺”频繁出现在北京文艺潮流爱好者的的朋友圈里,而再早一些时候,这个名字几乎无人提及。

1950年代后,隆福商业的前身“东四人民市场”和西单商场、百货大楼、东风市场并称为北京的四大商场。1988年建成的隆福大厦,则是北京第一家配备中央空调、引进自动扶梯的现代百货大楼。而它的辉煌终结在了1993年,一场意外火灾之后,隆福大厦由盛转衰。

如今,这个被称之为“隆福寺一期”的项目,刚刚被建成了融合写字楼、美术馆、咖啡馆、书店、共享办公、精品餐厅和酒吧等业态的新商圈,成为北京城的又一个潮流地标。

3、灯光、猫咪,天津核心区老超市成了网红商业 | 打卡

广东路60号,是天津最核心的区域之一,以前在这里的世纪联华超市被一座以玻璃、白色和黄铜色金属板包裹的商业体取代,这是万科在天津打造的第二个商业项目万科广场。

灯光和猫咪是这座万科广场的设计亮点,由于主要客群主打年轻人,因此,项目里经常会看见猫咪的设计元素,这是万科为此打造的IP,“Kavin猫咪”,在主入口就能看到一只巨大的猫咪。尽管项目不大,但有时空之门、自由阶梯、知识之丘、穿梭廊桥等很多地方适合打卡拍照。

作为社区商业,天津万科广场能够满足周边居民基本的消费需求,并且加入较强的设计元素使得这个商场与周边的人文环境相匹配,也有成为网红商场的潜力,而且通过万科的改造,这里的租金水平也从原来的八毛钱涨到现在将近八块钱。

4、佛山顺德文旅的“最炫岭南风” | 打卡

99米高的摩天轮将成为欢乐海岸plus的标志性存在,你甚至可以在摩天轮下面直接登记结婚。

浪漫的摩天轮只是欢乐海岸plus一隅。开业快三个月的佛山顺德欢乐海岸plus毗邻顺峰山公园,连通桂畔湖水体。欢乐海岸plus将商业街区、主题公园、购物中心、生态湿地合为为一体。目前可游玩的有曲水湾风情商业街和欢乐时光主题公园。欢乐海岸plus一大独特的点在于主题公园取消门票制,游玩者在进入主题公园后,可以对具体项目单次买票或者买游玩套票。

在欢乐海岸plus庞大构想的当下,工地、高速公路、高架桥包围着它。从摩天轮向外眺望,远处是遥远苍翠的顺峰山,近处则是坑洼不断的建筑工地。高矗的摩天轮中蕴含着浪漫与爱情,摩天轮外囊括的则是华侨城对于文旅综合项目的新构想与新未来。

5、陈启宗父子对话:两代人眼中的商业

“之前(主办方)让我自己做一个演讲,我就不做了。自己讲话是一件很闷的事,最好还是对话,找谁来对话?”陈启宗边说边将眼角瞥向一旁的年轻人,“找小陈吧。”

陈启宗的身份,是恒隆集团、恒隆地产有限公司董事长。他口中的“小陈”,即自己的长子陈文博。

这场父与子的对话,重点聚焦商业地产探讨。短短35分钟,陈启宗接二连三向儿子抛出四个问题,无论是关于中国消费者与中国品牌、实体与电商的讨论,还是对科技运营、香港和内地两地开发商的思考,角度看似细微,但任何一个内容,都直击商业地产内核,关乎这个行业的现在与未来。

6、SKP、翠微大厦“店庆”吸客 高奢侈商品刺激消费回流

全球狂欢节“双11”刚刚过去,实体商业就紧接着借“店庆”吸引客流。11月16日到17日之间,北京商报记者走访了北京SKP和翠微大厦,京城一东一西两个具有代表性的商场同期店庆。两家商场依靠积分翻倍和满千返额的玩法吸引了不少消费者,但依旧存在一些不同品类客流表现不均等的现象。虽然传统商场在环境、品牌等方面的调整步伐加快,但在举办活动的形式和内容上还需要创新。

奢侈品依旧是北京SKP的核心竞争力。北京商报记者在店庆期间走访看到,不少奢侈品门店前拉起了排队围挡。其中,在Gucci门前等候进店的消费者已排出近百米长龙,不少消费者表示,在北京SKP店庆的品牌日购买奢侈品十分划算,Gucci满千返百,同时还可以享受10倍积分。

7、共享自习室风头正劲 “新物种”能否破联合办公盈利难题?

近期,共享自习室频频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开始如雨后春笋般生长。《华夏时报》记者以“共享自习室”和“付费自习室”为关键词在美团上进行搜索,其分别显示了46种结果和41种结果,但线下开业的共享自习室早数以百计,其中不乏“圈子空间”“肆阅空间”等连锁店。

在中国,这是一个“新物种”。目前,共享自习室已经席卷了北上广深以及绝大部分的1.5线城市,以北京为例,《华夏时报》记者梳理后发现,大部分的自习室位于核心商圈附近,例如大望路,其毗邻CBD,但SOHO现代城的租金与CBD的租金相比几乎可以用“断层”来形容,在大望路选址成本较低。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