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门七里铺命案凶犯被判死缓限制减刑 其父17年前曾杀妻碎尸

环京津网

发布时间:11-2113:28

11月21日,北京青年报记者获悉,曾引起关注的湖北荆门七里铺“2.26”命案已经一审判决。湖北省荆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凶犯孙超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对孙超限制减刑。令据央广网、荆门晚报报道,孙超的父亲2002年曾经将孙超母亲杀害,作案的地点同样是在七里铺。

曾被公安部发B级通缉令全国追捕

2016年2月26日,荆门市掇刀区七里铺居民点一小树林里发生一起故意杀人案,死者为一中年女子。经侦查,中年女子沈某生前同居男友孙超有重大作案嫌疑。案发后孙超畏罪潜逃。

当年,湖北省公安厅刑侦总队将其列为1号通缉逃犯,公安部也发出B级通缉令在全国追捕。

后荆门掇刀警方先后到上海、福建、浙江、四川、河南、贵州等10多个省市追捕并将其列为网上逃犯全方位开展工作。2018年8月19日,在警方的努力下,孙超在福建省福安市一家蛋糕店内被当地公安机关抓获。

索债无果后行凶杀人 案发后潜逃

法院经审理查明,2012年6月左右,孙超与沈某相恋并同居。期间孙超将自己办理的多张银行卡交给沈某使用,并借给沈某10万元,约定其每月支付5000元利息,但孙超一直未向沈某收取。

2014年6月,沈某向周某借款,出资购买了房屋,装修之后孙超与沈某共同生活居住。后二人因情感纠葛经常争吵,沈某搬离该处。期间,孙超带其他女子到该房居住被沈某发现,双方感情破裂。2015年4月19日晚,孙超酒后找沈某索要借款,沈某拒绝开门,孙超便持方向盘锁将沈某家防盗门和大门砸开,进入室内砸坏其电脑、电视及手机等物品,并对出警民警及警车进行打砸。后孙超因犯妨害公务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8个月。

沈某因债务缠身,趁孙超服刑期间将孙超所有的小轿车出售,同时将孙超的四张银行信用卡总计透支5.7万余元。因无力偿还借款,沈某的房子被周某收回。

2015年12月18日,孙超刑满释放后,多次找沈某索要欠款,但沈某一直避而不见。期间,孙超与前妻徐某一同找沈某,为将房门锁砸开,孙超让徐某购买了一把羊角铁锤。后孙超经打探跟踪,发现沈某与其同居男友张某租住在一居民点,他多次到该处寻找沈某未果。孙超为防止找到沈某后同张某发生肢体冲突,同时又担心将他人打狠,便将徐某的秋衣裁剪后对羊角铁锤进行包裹,并用透明胶布固定。

2016年2月26日,孙超和前妻徐某一起寻找沈某,孙超让徐某在外面等候,自己进入居民点内。孙超行至一栋居民楼下发现张某停放的车辆,便在车旁观察守侯。不久沈某买菜回来,忽然发现孙超尾随其后便跑,孙超紧追并从身上掏出事先准备的羊角铁锤砸中沈某头部,铁锤落地致锤头与锤柄摔断分离。孙超捡起锤头追上沈某勒令其还钱,沈某称没有钱并躲闪,孙超则用拳头及锤头连续击打沈某头部,致其昏倒在地。随后孙超将锤头扔在地上,抓住沈某的衣领将其拖至西边菜地,从地上搬起一块石头反复砸沈某头面部数次,并用手卡住沈某的脖子,致其当场死亡。孙超作案后,拿走沈某身上的手机逃离现场。经法医鉴定,沈某系生前被他人持钝器打击头面部致颅脑损伤、左上颌骨塌陷性骨折并牙槽骨断裂后血液流入气管内导致吸入性窒息死亡。

被判死缓限制减刑

庭审中,孙超的辩护人提出,孙超没有杀害他人的主观故意,公诉机关指控孙超致死被害人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2、被害人对于本案的发生存在重大过错,应当依法减轻对孙超的处罚。

法院认为,案发当天,沈某并无任何过错,即使其确实欠付孙超的钱款,给孙超的生活造成了一定了影响,但也不能成为孙超持凶器殴打手无寸铁的被害人的理由,从法理和情理角度,也不能将过错归于被加害的死者;沈某在本案的起因上负有一定的责任,可酌情对被告人孙超从轻处罚。

孙超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一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公诉机关指控孙超犯故意杀人罪的罪名成立。孙超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刑罚执行完毕以后,在五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是累犯,应当从重处罚。

法院以孙超犯故意杀人罪,判处其死刑,缓期3年执行,并对孙超限制减刑。

令据央广网报道,2002年11月,荆门市发生了一起杀人碎尸案,杀人者就是孙超的父亲,被杀者竟是孙超的母亲,杀人地点同样是在七里铺。当年,孙超的父亲因与多名女性有染,导致夫妻感情不和,母亲多次要求离婚,父亲不同意,2002年11月22日,孙超的父亲用准备好的斧头、菜刀、锯子、尼龙绳等作案工具残忍的将妻子杀害后碎尸。2003年7月,孙超的父亲被执行死刑。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 李铁柱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