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氪专访|1999元的AirPods卖断货后,互联网大厂也要开始入局了

36氪

发布时间:11-1208:00

AirPods Pro售价不菲,抵得上一部游戏机,但发售当天就卖断了货。

和上一代AirPods相比,这次发布的Pro版本有了本质的区别,加入了主动降噪功能、防水抗汗功能。 这些都成为了TWS(真无线耳机)的标配,而且这次AirPods Pro作为价格风向标,直接搅动了市场,虽然性价比仍然是市场的主流,但AirPods Pro 直线拉升的售价也让更多厂商开始售卖起价格更高的产品。

“看到苹果AirPods价格一代比一代高,技术也在进步,我们内心是很高兴的。这是件好事,说明大家对蓝牙耳机的接受程度很高,否则用户和厂商都聚焦在价格战,整个市场也就被破坏了。”TWS耳机制造公司派美特CEO毛连华在接受36氪专访时表示。

TWS耳机虽然看着简单,但背后也涉及到了复杂的技术,苹果曾因此推迟了AirPods 2的发售。

以芯片来说,派美特用的是高通芯片,背后会涉及到复杂的软件、硬件、射频、音频、工艺开发的问题,同时高通对器件和生产管控的要求更严格,对供应链管控也是一个难题。

价格提高后,也让更多从业者有资本去做研发。以派美特来说,他们研发人员就有60多人。“苹果对市场定调以后,大家都能对环境作出预判,方向也更明确了。”

毛连华已经在蓝牙耳机领域经营多年,也推出了自有品牌。但这个市场真正被引爆,还是2016年AirPods发售开始。根据Counterpoint数据,2016年全球TWS耳机出货量仅918万副,但到了今年上半年就翻了5倍,达到4450万副。

在毛连华看来,这个市场中玩家主要分四类:

一种是手机厂商,他们要么采用ODM模式,要么如苹果那样自研,加上有渠道优势,发展最为迅猛;第二类为传统的耳机制造厂商,如索尼或Bose,他们在音频技术上根基深厚,但在产品的塑造方面,新技术的更新迭代上相对保守;第三类则为追逐性价比的厂商,比如小米;第四类则为机会主义者,看中风口后进场捞钱。当然,也还有派美特这样从传统ODM制造厂延伸运营的独立品牌。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硬件厂商外,据毛连华观察,不少互联网企业也开始入局。对于他们来说,TWS耳机是一个不可忽视的风口,如谷歌在今年10月发布了首款TWS耳机Pixel Bugs,亚马逊也发布了Echo Bugs,而据他了解,一些国内互联网大厂也开始切入TWS领域,只是还没有推出产品。

虽然AirPods占了TWS耳机出货量的四分之三,但就毛连华看来,这还是一个增量市场,还远未到洗牌的时候。根据Counterpoint预测,到明年全球真无线耳机市场出货量将达到1.29亿台,这是一个亟待开垦的巨大领地。

要抓住这个机遇,毛连华认为需要做用户区分,找准自己的目标群体。他们的耳机价格偏高,除了有降噪、防水等等功能外,对外观设计和IP合作会更加重视,切入的是关注外观或潮流的年轻人。

当前的TWS耳机市场还称不上是红海。“当技术更新变缓,没有什么突变,新增用户放缓以及大品牌布局强大后,才会进入存量相互拼杀的阶段,我们的当务之急是在赛道上抢占一席之地。”毛连华表示。

现在TWS技术已经经历了几次革新,包括蓝牙信号稳定性提升、耳机功耗降低,降噪技术应用,功能也有拓展,比如派美特的耳机就有反向无线充电的功能。毛连华认为,未来技术还有很多可以提升的空间,比如电池、低延迟、功能拓展、设计是否更人性化以及降噪技术进一步提高。

TWS未来或许还有新的场景诞生,无论是硬件还是软件厂商都想要抓住这个人机交互的新入口,并且迅速占位。不过目前大家还是井水不犯河水,TWS的战役才刚刚拉开了序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