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孩子练字要教重点教笔法还是结构?很多人都弄错了!

晨之论史

发布时间:11-1206:30

书法教学一向有笔法与结构之争。笔法与结构哪个重要?这个问题早在元代赵松雪就说过。赵松雪赴京途中得到一本《定武本兰亭序》,展玩临摹之余写下名句“书法以用笔为上,而结字亦须用工。盖结字因时相传,用笔千古不易。”(《定武兰亭十三跋》)

但是书法家启功先生却认为结构更重要。他说“用笔与结字,哪个重要我认为结字重于用笔。理由很简单,‘用笔’管的是笔画的形状问题,‘结字’管的是整体的效果问题。一个字笔画不够标准优美,但摆好了,这个形象还能凑合过得去如果笔画局部都很优美,但摆得东倒西歪,那能不能成字都将成为问题,还谈得上什么美?”

认为笔法更重要的赵松雪书宗晋唐,学习王羲之,纠正宋代以来尚意书风的流弊,登上了元代书法艺术的顶峰,与唐代三位大书家欧、颜、柳并称“楷书四大家”。现代书法比赛中,获奖的大多数仍是二王一脉。苦练结构的启功,将数学上的黄金分割理念融入书法,开创了自己的黄金结字律,成为现代著名书法,荣膺中国书法协会主席。

这样一看,似乎笔法与结构的苦练都有道理,但是为什么我们要说小孩子练字千万别教什么笔法,让他苦练结构就够了呢?

第一,笔法失传。

王羲之是书圣,怀疑王字及其笔法的人很少。但是王氏所传笔法,到了张旭之后就逐渐乱套了。单单一个执笔法传到张旭的再传弟子韩方明时就已经有歧路亡羊之叹了。张旭的弟子颜真卿以篆入楷行,用笔一变;苏轼提出“苟能通其意,常谓不学可”,笔法更是大变。到底什么才是王羲之笔法,人们早已争论不清了。

即使以赵松雪如是之书法权威,仍有明代大书法家董其昌笑其不懂笔法,说:“盖王著辈,绝不识晋唐人笔意,专得其形,故多正局。字须奇宕潇洒,时出新致,以奇为正,不主故常。此赵吴兴所未尝梦见者。惟米痴能会其趣耳。”

第二,笔法矛盾。

今天不断有人提倡恢复晋唐笔法,但仍是“管中窥豹,时见一斑”,在什么是晋唐笔法上仍难存在共识。如美院博导孙晓云认为笔法就是捻管,她说:“古人的书法字典中,是没有‘提按’二字的……以不转笔运指模拟、延续古人以转笔运指约定俗成的汉字造型和特有的笔画……这就是‘画字’。”但书法家沈尹默却主张运腕,他说:“我对转指是不赞成的……必须指静而腕动的配合着,才好随着随处将笔运用到每一点一画的中间去。”此外还有人主张运肘、运肩或运丹田使出“一身之力”等主张。

即使大体相同的观念也有很多不同的说法。如许多人都主张写字时用上多个锋面,增强点画的力度与立体感,反对运笔时只用一个锋面,认为后者是拖把拖地。但是怎样多个锋面转化并做到八面出锋呢?又是聚讼纷纷,有人说捻管调锋,有人说立锋杀纸,有人说绞转翻滚,有人说一圆之理……

第三,笔法艰难。

在笔法失传并存在大量矛盾的情况下,许多专业的书法练习者都分不清个所以然,让小孩子去练什么笔法,合适吗?比如说中央美术学院博导邱振中推崇“绞转”,将其视为王羲之笔法的核心,他说:“将绞转笔法内部运动的丰富性运用到极致的是传为王羲之的《初月贴》《丧乱贴》《频有悲祸贴》诸贴……通过笔毫的转动把种种复杂微妙的运动痕迹保留到点画线条中,为点画塑造出立体效果。”

但是要问什么是绞转?邱振中说:“绞转由于在运行的过程中笔锋不会离开纸面并做连续的滚动,故而所形成的点画线条始终丰实并富有自然的变化,不会出现中部薄弱的状况。”说得天花乱坠,那么什么是“连续的滚动”?怎样让笔锋不离纸面连续“滚动”?王羲之写字是怎么“滚动”的?许多专业的书法练习者恐怕都说不出个所以然吧?而且真的是会了“绞转”就得王字神髓了吗?就能超过赵松雪了?未必吧!

所以,尽管有人讥笑说只练结构就好像只看到圣人留下的脚印,而没有看到他是怎么走路。但是主要是从实用的目的来说,小孩子写字只要把字写好,看就行了,只要能够满足日常的需要就行了,所谓“杀猪杀屁股,一人一个杀法”又何必非要拘泥于用哪个方法将这种字来写出来呢?

因此,从实用的角度来说,不要再让孩子练什么笔法,只要苦练结构,将字写得好看也就是了!这里介绍一个简单的窍门:为了避免书法的笔法之争,只需要让孩子拿一个水笔照着毛笔字帖练就行了!所谓的什么笔法就都不要管他了,因为圆珠笔笔头是圆的,会自然流转圆,通过技术的手段做到“圆美流转如弹丸”,这样的话,最多只需注意提按及使转,根本就不需要毛笔的调峰等技巧了。如此,通过苦练结构,自然能够把字写好,满足日常工作的需要就行了!等到结构上有了基础,有心与赵松雪、董其昌等书法家较较劲的,再去钻研笔法也就是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