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年前死去的阿尔萨斯,在诈尸后依然能引发团灭

触乐

发布时间:11-0817:54

上周末的暴雪嘉年华上,《魔兽世界》制作组公布了9.0《暗影国度》的新CG——在杀死萨鲁法尔并从奥格瑞玛离开后,希尔瓦娜斯孤身一人出现在了戒备森严的冰封王座。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其实是单方面吊打)过后,女妖之王夺走了伯瓦尔看守的统御之盔,随后将其强行破坏,打开了通往暗影界的大门。

不谈剧情的合理性,这个CG给人的感觉还是不错的。在音效和画面共同演出的华丽破坏之中,一种无以言喻的“爽感”油然而生。一个有趣的现象是,论坛里争论不休的两派玩家在此之后似乎都得到了自己满意的回答:“皇家恐怖卫士”们为女王潇洒的战斗姿态和可能的未来蓝图振奋不已,反对希尔瓦娜斯的人们则看到了“女王进本”的确切信号,高兴地庆祝了起来。

轻松打败现任巫妖王的希尔瓦娜斯

在这场狂欢中,唯一感到难过的可能是死亡骑士玩家了。新任巫妖王不堪一击的战斗力让他们难以置信。黑锋领主们愤怒地谴责伯瓦尔:“DK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不过,虽然伯瓦尔打了一场丑陋的决斗,但巫妖王的威严却不会那么轻易地贬值。不到一周之后,阿尔萨斯就为诺森德找回了场子。这位世人皆知的统治者出现在《魔兽世界》15周年的时光副本里,成为了玩家面前最大的阻碍。

在15周年活动中,时光之穴的克罗米为玩家们准备了3个时间装置,用来回顾《燃烧的远征》《巫妖王之怒》以及《大地的裂变》3个版本中令人印象深刻的Boss战。在这些副本中,包括凯尔萨斯、古加尔、奈法利安和拉格纳罗斯在内的9位著名首领被设定成略低于当前版本最低级团队副本的强度,玩家们将在克罗米的讲述中重温过去那些扣人心弦的史诗。

在完成全部3个副本后,玩家将获得成就“三色回忆”,并得到一只死亡之翼模型的黑龙坐骑。

15周年奖励坐骑“黑曜石灭世者”

由于已到8.2版本末期,多数玩家的装等远高于设定的准入装等,这些Boss显得不堪一击——而你甚至不需要击杀他们,只需要打过特定的某个阶段就可过关。事实上,暴雪并不希望玩家因为副本过难而得不到奖励,这些简单的挑战只是庆典中的轻松一刻——但是阿尔萨斯不这么想。

在过去的3天时间里,冰封王座下的巫妖王制造了无数起一瞬之间的团灭。勇士们前仆后继,含恨而终,有的团队甚至将“耻辱之力”的Buff叠到了10层(团灭一次叠一层)。由于《巫妖王之怒》的副本需要按顺序击杀肮脏的希尔盖和阿努巴拉克才能挑战巫妖王(若在冰封王座失败则必须从头再来),这两位可怜的Boss成为时光副本里被击杀次数最多的首领。

在短短几十小时里,霜之哀伤斩杀的玩家可能已经超过艾萨拉女王几个月里的总和,那个令人闻风丧胆的杀戮机器又一次席卷了艾泽拉斯。

“巫妖王再怒”

从数值上来看,阿尔萨斯的战斗并不算太难。以目前玩家们的装备,战斗流程中大约只需要处理2次瓦格里抓人、3次污染、1次拆台和一段时间的打冰球就可过关。

问题就出在“污染”上。

污染是一个点名技能。巫妖王随机选择一名玩家,在他的脚下生成一滩黑水,在黑水中的玩家会持续受到中量伤害。每当一名玩家受到伤害,黑水的范围就会扩大一次。

以目前的眼光来看,这个9年前的技能机制处理起来其实非常简单——在阿尔萨斯读条时,所有人立刻分散,成为目标的玩家在黑水生成后迅速离开即可。正是这个无需太多操作的技能成为了无数次团灭的诱因。如今的现实是,每当污染出手时,无限蔓延的黑水一次又一次地铺满了冰冠堡垒的地面,团队框架上的血条在一瞬之间变为黑色。

这种灾难性的现象反复发生是反常的。有两个原因造成了这种糟糕的结果:第一是随机团队执行力不高,分散和离开都不够及时;第二是“经验丰富”的老玩家们过于强调某个无关紧要的细节,导致大量玩家人云亦云,反而忽视了机制的本质。

据说,被点名的玩家在黑水中不能跳跃,否则会受到多次伤害导致范围扩大;这项“经验”随后发展为新版本——所有的位移和加速技能都会导致不良后果,一部分玩家对此深信不疑。

跳跃与不跳跃时,黑水扩散速度的对比。图片来自NGA@peawind

“不要跳!不要跳!不要跳!空格键都给我抠掉!”在我第一次进入《巫妖王之怒》的时光副本时,团队里有两三个人不停地刷着上述句子:“所有位移技能都不要用!慢慢走出来!”

巫妖王指向了一名近战职业,3秒之后,黑水就铺满了全场。他们愤怒地指责一名圣骑士,原因是他在跑出黑水时用了“神圣军马”;一名战士也受到了谴责,因为他使用了“冲锋”。不久之后,大家投票将这两名玩家踢出了副本。

清除“毒瘤”并未改善团队状况——污染一次又一次地在人群中央爆炸。零星有玩家在团队里打字要求“分散”,却瞬间淹没在“不要跳”的刷屏之中。终于,“耻辱之力”叠到了10层,刷屏的盗贼骂骂咧咧地退出了团队。在之后的一次尝试中,3次污染中的2次点在了我身上。作为一个划水的副T,我早早地游离于团队之外,用最拿手的真气突阻止了灾难的发生。

2个小时的奋战后,巫妖王终于倒下了。在退出副本之后,DKT骄傲地说:“你看,不跳马上就过了。”

我骑着死亡之翼飞在祖达萨上空,拿出手机刷起了NGA。

果不其然,已经有较真的人翻出了当初Paragon的首杀视频,试图证明跳跃和加速技能并不影响黑水扩散的速度;持相反意见的两派玩家在帖子下面吵作一团,言辞之激烈让人望而却步。在事实面前,无数“老玩家”重复着“不需要知道为什么,反正当时就是这么打的”,或是“我反正过了”,一旦辩论起来就是“机制肯定改过了”,完美自洽,滴水不漏。

自从怀旧服宣布开放以来,这些“古老的智慧”已经无数次被事实证伪。从MC的难度到深呼吸的机制,现在又是巫妖王的污染。以讹传讹、人云亦云的所谓“经验”并没有为后人铺平道路,反而成为了蒙蔽双眼的黑色布条——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成为伊利达雷的。

伊利丹和阿尔萨斯曾在冰冠堡垒前有过一次对决

当“不要跳”掌控了游戏中的话语权,一知半解的玩家们就失去了了解游戏机制的机会。一句“分散”就能解决的问题成为了白送的副本中最大的困难,巫妖王的难度被人为地提高了好几个档次。

在《巫妖王之怒》过去9年之后,阿尔萨斯再一次握起了霜之哀伤,残忍地屠戮着一批又一批的挑战者。看上去这柄摄魂的利剑甚至劈开了次元,将恐惧与绝望蔓延到了现实之中。引发混乱、挑起矛盾;让兄弟反目、使战友结仇——恐惧魔王和天灾军团的做法在今天依然行之有效。

在这场混乱之中,最高兴的也许就是各个打金工作室了。副本越难,打不过去的玩家越多,消费的老板就越多。据我了解,死亡之翼的坐骑目前定价为150元左右,而且“已经排满了”。他们在这两天里赚得盆满钵满,而且若是环境依然如此糟糕,这个惊人的价格也许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不过至少有一点是好的——伯瓦尔失去的场子已经被阿尔萨斯找了回来,黑锋要塞终于可以昂首挺胸地进军暗影国度了。”死亡骑士们哐当哐当地摇着轮椅,看上去十分兴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