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让人生逆袭?从社交恐惧女孩到大姐大,我只用了6个月

真实故事计划

发布时间:11-0811:48

社恐女孩,就像人头攒动的房间里一株无人问津的植物,刚踏入社会的“嘉遇”是其中之一。独自打了9个月游戏后,“嘉遇”意外地推开了新世界的大门。隔着一块玻璃屏,她主导了一场150人的热血战斗。

我是一个社恐,现实中算得上好朋友的人,大概只有两、三个。“要不要该说点什么?”每次和人相处,这个问题就不断轰炸我的脑海。于是吃饭、回家,我都宁愿自己行动。

2016年,我大学毕业,下班后独自面对空荡荡的房间。我没想过三年后的一天,会有一百个人踩点对我说生日快乐。

每天入睡前,我选择用游戏来填满寂寞的时间。在游戏中,我也是一个人。当时玩《王者荣耀》,没人带,我自己摸索技术,法师玩得越来越出色。

一次,我碾压了敌方的法师,她说:“你等着。”然后,我又杀了她一次。但得意的瞬间转瞬即逝,接下来我一直被对面几个人包围群殴,心想:“别人技不如人却有这么多人出气,我只能一个人挨打。”

虽然挨了无数毒打,但花了9个月的时间,我终于拿到了最高段位“最强王者”。

登上巅峰,也无人等候,我开始寻找游戏里的下一个目标。

冠军战队红蓝光芒交织的专属头像框,吸引了我的注意力。除此之外,战队奖励还包括皮肤和能用来兑换资源的钻石。我在游戏聊天室里发出加入战队的需求,很快收到了私聊信息。

一个叫娇娇的女孩邀请我,她告诉我她们战队叫“God七队”,排行第一,队里高手云集。刚刚爬上王者的我觉得机不可失,迅速答应了她。

进了战队,我马上查看头像框,却发现是它蓝色的。这说明God七队并不是冠军战队,我受骗了。

正准备退出,聊天窗弹出了娇娇的话:“虽然我们队目前是第三,但可以打上第一呀,上了我的贼船,咱们就是一家人啦!”她这样说,我只好留了下来。

娇娇积极地拉我进了战队的QQ群,群中上百号人,消息刷屏,我没多久就屏蔽了。游戏中的人,认不认识对我没什么两样。进了战队,每天我只自己完成游戏任务,领取奖励,然后下线,相当于单机。

一天做完任务,感到无聊,我慢慢滑动QQ的聊天框。点进战队群,我发现一个男孩正在给喜欢的女孩表白。

我往上翻了翻记录,女孩没有直接回应,而跟男孩开了个玩笑:“如果群里半数以上的人,都出来冒泡支持你,那我就同意。”

当时群成员有150人,我将消息翻到界面底部,报数的人已经喊到了“74”。我当机立断发了:“75!兄弟,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我没想过,大家会对陌生人的事这么上心,我还起了关键作用。女生接受了告白,我也对战队群心生好感。大家不仅会交流游戏心得,也会讨论生活里的小事。

在游戏中比赛输了,第一次有人回应我的失落。我小心翼翼地问:“有没有人一起玩?”马上有人响应,和我一起排位,我不用再单打独斗。平时我发什么内容,都有人回应。在群中聊天,成了我放松自己的保留项目。

有天晚上,我在公司加班到10点,看向窗外,发现天在下雨。冒雨跑到公交站,坐上车后,我疲倦地掏出手机,想看看时间,却注意到一向空荡的界面跳出了一则消息。

是群里的朋友茶茶。她问我是不是在加班,我回复:“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了。”

一分钟后,语音电话打了进来,听筒那边传来茶茶有点焦急的声音:“加班加班,就知道加班,知不知道女孩子晚上走夜路不安全?”

我愣了愣:“你是不是找不到人一起打游戏?”那端的茶茶,更加气鼓鼓地骂我没良心。

接着,我们有一句没一句地聊天,这个下着雨的夜晚,突然没那么冷了。回家的路,也变得很短。

游戏带给我的乐趣,早已超越打发时间的目的,变为生活的一个重心。

作者图 | 战队群的日常

2017年6月,战队群里突然发了一条通知:队长娇娇要辞职考试,全体成员都可以竞选队长。

三任实习队长自信地接任后,却发现管理任务并不轻松,赶忙找借口溜了。

队里群龙无首。一些在群里不太活跃的玩家,怀着良禽择木而栖的想法纷纷退出战队,另谋出路,队伍失去了大批战力。

每天打开战队群,我都感觉心里一沉,看着群人数从150快速掉到了120。

有人说,再这样下去,战队就会解散。

“我想试试队长。”

左思右想了两天,我点开娇娇的聊天窗口,打下了这句话。我不希望这一个快乐堡垒就这样坍塌,即使付出的代价是无数的时间。

当时已经没有人应聘,我马上成了实习队长,这才意识到周末的战队赛就近在眼前。战队赛的积分决定着队伍的名次,直接关系到战队的未来,而横亘在眼前的最大障碍,不是打法战术,而是人员不足。

在不到五天的时间,我需要尽快让战队满员。放下日常的任务、奖励,我每天潜入王者荣耀的聊天室和贴吧,像磁铁一样吸纳队员。

不知道怎样跟陌生人打交道,我预先拟好话术,发现一个潜在队员,就给他发:“小伙伴麻烦发一下主页段位截图、战队赛综合得分截图以及常用英雄截图,之后管理会审核大家进战队。”

网上聊天因为看不到对方表情,对我相对容易。消息太多,我也没时间去猜测别人的想法,只专注地点发送键。

每天,这句话我会发几十遍,然而符合要求的队员还是很少。原本的三个副队长相继离开,就剩我还在招人。说到底,游戏对于很多人来说只是消遣,生活的重心并不会倾斜。

我终于明白,最开始娇娇为什么会撒谎说战队是第一,不过是想多收点人而已。

不甘心,我开始熬夜到两点,发送更多的招新信息。王者荣耀十多个活跃的聊天室,我按顺序一一发完,就从头再刷,车轮式地滚动发布。像个推销员,我努力宣传“God七队”是前三战队,实力超群。一天和陌生人的聊天量加起来,比以往的一年还要多。

赶在周五,战队终于接近满人,我松了口气。

晚上6点,我开打做实习队长后第一次负责的战队赛。打到10点,我兴冲冲地查看数据,却发现整个战队打完比赛的只有四十多人,连战队总人数的一半都不到。

总积分只有2000出头,这意味着战队前三的名次将要不保,不仅重回不了巅峰,战队可能要栽在我手里。

忍住慌乱,我编辑了消息一个个私信群成员:“大家想保住战队名次,每个人只要打完4场战队赛,抽空在两天内打4局游戏,还是轻松的,希望大家可以配合我啊。”

发完后,QQ处于卡死状态,跟我的脑袋一样。未读消息如雪片般纷纷乱乱地砸下来,我点开几则:“不好意思,邻居家的宠物狗生病了,拜托我照顾”,“抱歉,我在外面旅游没有时间”……

我坐在房间里,仿佛被绝望淹没,不知所措。过了一会,我紧紧抓住手机,在战队群里发了个哭泣的表情。

下面的消息一条接一条出现:“队长你怎么了?”

我简单解释了下情况,“队长不怕,我们在,支持你。”一个年纪比我小、经常潜水的男孩,突然发言安慰我。好几个人接着说愿意帮没时间的队员来打战队赛。虽然账号密码共享,在王者荣耀里还算常见,但帮别人打,纯粹是付出时间,没半分回报。

感动的瞬间,我意识到,自己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也没理由现在就放弃。

洗了把脸,我一一点开还未读的消息,同时做下记录,没空但可以分享密码的账号,就交给有时间的队员。周六忙活到深夜,我们有惊无险地打完了S8赛季的首周战队赛,总共打了120多个队员的号。

第二周,排名公布,我的战队竟然以一分之差超过了原本的第二名,成为了新的第二战队。

娇娇在当天中午留言说,我顺利通过实习期,正式成为God七队的队长。

虽然成为第二战队,但这仅是周排名,想要拿到赛季奖励,就要一直保持名次。

经过第一次战队赛,我感受到队友的信任,对继续走下去有了信心,也开始招聘副队,对他们的要求是每周要招新10人、督促战队赛,和我定期管理战队里不达标的队员。

战队群也逐渐恢复生气,大家又开始天南地北地聊。群里有很多高中生、大学生,我已经工作,就像他们的知心姐姐。有次,一个17岁的队员和父母吵架,离家出走。他搭火车到了另一个城市,却发现钱包被偷,给我打电话。我以自己的经验开解他,给他转了200块买票。

又一天晚上,一个自己创业、压力非常大的队员喝醉了酒,我劝他先回家,听到他关单元门的声音才挂断电话,一看打了三个多小时。

接触多了,大家的关系越来越亲近,队伍也越来越有秩序。稳住了积分,战队拿到了赛季第二。

庆祝胜利时,我才从别人口中知道,整个赛季中,不断有其他战队来挖我们队的高素质玩家。“来我们队,四连胜就能拿10块钱红包,待满一个赛季,看情况送88或者168元的皮肤。”没想到这些队员都拒绝了。

“我们一定会拿下第一。”2017年10月,王者荣耀开启了S9赛季,我和战队成员这样保证。我想带着队伍在游戏中不断攀登,拿到更高的奖励,也回报他们对我的信任。

我提高了收人门槛,招了许多高段位玩家,希望提升战队的整体实力。

作者图 | 我设计的招新图

“就你们战队这样,还想拿第一?”第一周战队赛打完,信心满满的我正想查看积分,却先看到了队员的抱怨,“你看看这个打野李白,一言不合就要我们投降,明明是他自己菜,非要说我打乱了他的节奏。我还是告辞吧!”

我点开屏幕上的图片,截图中的打野李白战绩是5-2,这虽算不上出彩,但还是说明有一定实力,为什么会要求队员集体投降?

带着疑惑,我打开战队群,用名字搜索刚才截图中的人。他的QQ昵称叫“久居”,头像是动漫人物。

这时的我,跟陌生人沟通已无障碍,马上发了消息过去询问那场对局的情况。片刻后,男生回复道:“队长,我玩的是李白,需要杀小兵和野怪来刷经验,这个是常识吧,那个射手一直抢我的怪是怎么回事,他把野怪清完了,我根本没机会了啊,我不想投降,也想带着大家赢,可我跟他真的打不来,你觉得我错了就把我踢出战队吧。”

我认真编辑消息表示理解,并承诺绝对不会因为这个踢他,也告诉他以后打的时候别发“投降”,会让心态崩溃,自乱阵脚。

但道理谁都懂,第一周的战队赛结果还是让我挫败:战队的积分出现了很多次被扣除的情况。因为新招的高段位玩家有不俗的实力,也各有各的脾气。在比赛中,他们一言不合就吵架,吵完直接走人,系统自动扣除积分。

积分的获取,也很依赖战队赛连胜的加成,我们的连胜率却很低,也因为队员之间并不默契。而朋友间开黑,很多时候只需一个信号就能表达意图,就算逆风也不会像陌生人一样推脱吵架而是想办法翻盘。

“或许我们试试把战队成员分为五个一组,提高默契程度?”和副队们商量解决方案时,我突然被点醒,兴奋地实施起来。

战队有150人,我一一私聊得到他们的信息,包括目前的段位、擅长的位置和玩游戏的时间。

经过一个星期的统计,我再分组,却遇到了新的障碍。有的固定组,成员之间打法差异大,谁也不肯妥协磨合;还有的固定组,某一成员段位水分太大,导致拖后腿;就算相处和谐的组,如果有其中一人遇到急事,其他四个人也没法开打。

我变成了战队成员的保姆,有人时间冲突就替他重新安排,有人实在磨合不来就和其他组换人。

新赛季的前两周,战队积分都在八千与九千间徘徊,离第一相差甚远。忙到昏天黑地,我开始怀疑,冠军战队的光荣就像遥不可及的一场梦。

我没能力带大家走更远。

“撤撤撤,人不全,这波打不了,法师别从草丛里走,有人!”语音里,队员焦急的声音传来,玩法师的我连忙止住方向键,却已经来不及了。

草丛中突然冲出来的对手,向我放出大招,我操纵的法师即刻被击飞,眼看着就要丧命在敌方手中,我方队友及时赶到变身,对手猝不及防被他击退。另一队友借助地形优势,从侧方释放杀伤技能,对手连中了两招,被拍在墙上,血槽半空。

“快快快,可以打可以打,注意走位!”这边,我迅速拿下对手人头,敌方战士残血撤退,也被我方截杀,一波团战有惊无险。换一年前,遇到这种情况我的法师必死无疑,我也会被队友唾弃。

回过神来,我赶紧在语音里和大家道歉:“不好意思,我的锅,差点被收割了。”

“嗨,别慌,有我在呢,这不是反打了嘛,打赢这局,咱们又是四连胜!多亏咱们默契。”队友笑着说,我也跟着笑了出来。

到第三周,我守到晚上12点战队赛结束,紧张地查看结果,发现我们队的周积分第一次达到了一万,较前两周攀升了四分之一,看来固定组的安排还是有成效的,保持这个优势,在赛季结束前拿下第一不是没有可能。

我在群里鼓励大家,继续协调固定组的成员配置。

作者图 | 大家一起跨年

“队长你看,这人牛逼!”到了赛季快结束时,一个队员突然发给我一张胜率排名的截图,“连胜的积分特别高,这胜率快90%了。”我吃了一惊。

排在最上面的队员赫然是那个“久居”——曾和队友冲突要大家投降退出的男生。他是从什么时候起变成了战队赛的领跑者?

我点开和久居的聊天框,想说很多,最后打出三个字:“谢谢你。”

没想到久居回复的特别长:“队长,你知道吗,那次我想退队的。游戏嘛,合不来就换一个,可那天你对我说了很多,我觉得你特别好,后来分了固定组,战队赛成了装甲车一样,我残血有人替我扛伤,我本来一个人很好,遇到大家我才发现,一群人更好,我会一直陪伴七队的!”

看到最后一句,我鼻子一酸。战队的进步,不仅依赖战术,更和每一个的努力分割不开。新赛季来郁积在心里的焦虑、抱怨、奚落,仿佛一下子清空了。

我又找回了玩游戏的初心,不是排位、战绩,而是为了这群无论低谷辉煌都没离开的人,让孤单的我拥有了上百个朋友。

现实中,总等着别人先说话的我,也在不知不觉中,学会主动开口。

2018年1月29日,S9赛季终于结束,我点开游戏的收件箱,里面安安静静躺着一封赛季结算的邮件:

“亲爱的召唤师,您所在的战队成绩如下,战队评级:王者联盟,;赛季活跃排名:1;战队赛排名:1;新赛季继续加油哦!”

作者图 | 系统邮件

赶忙打开战队群,屏幕果然被一句句“恭喜七队拿下第一”、“七队加油加油”霸占了。刷屏的速度,让我想起刚入群的那天。

当时我抱着拿完奖励就走的念头,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和一群陌生人朝着同一个目标努力。而现在,我们隔着屏幕,真诚地互相陪伴,一起跨年,也一起过生日。

光阴如梭,一晃就到了2019年,这是我和王者荣耀一起走过的第四个年头,战队依旧在,伙伴依旧在。

也许将来的某天,我们会在线下相聚,又或许我们永远也不会见面,但又有什么关系呢?

在最好的年纪,我们一起走过热血的岁月。

- END -

撰文 | 何嘉遇

编辑 | 张舒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