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王健林!他把8万利润小厂做到3500亿帝国,被称中国药神!

正商参阅

发布时间:11-0809:38

11月7日,福布斯发布2019年中国富豪榜。

马云、马化腾、许家印是前三名,排名与去年一致,但是从第4名开始,人员变动可谓天翻地覆!

孙飘扬家族跃居第4位,财富达到1824.3亿元。

说起孙飘扬,或许很多人都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谁,甚至很可能有人把他和某款洗发水弄混。

但他看起来貌不惊人,也没什么名气,但他是中国的医药首富!

29年前,他掌管着一个年利润只有8万元的小厂,在他的努力下,这家小厂现在已经是一家3500亿市值的商业帝国!

他到底是如何逆袭的?今天,我们就来说说他的故事。

32岁升任厂长

他却倍感压力

1982年,24岁的孙飘扬从素有“药界黄埔”之称的中国药科大学药物化学专业毕业。

彼时他还是毛头小子一个,没见过什么世面,完全不敢想象有一天自己也会成为知名校友中的一员。

现实往往比小说更离奇。

34年后,在2016年中国药科大学80年校庆上,孙飘扬作为知名校友与圣和药业董事长王勇等人在求真楼前合影。站在最前排的孙飘扬戴着墨镜,宛若江湖大哥。

此时的孙飘扬也确实有张扬的资本。他掌控的恒瑞医药市值已超2000亿元,贵为A股药企市值之王。孙飘扬所到之处无不受到明星般的追捧。

别看孙飘扬如今“人生得意须尽欢”的样子,当初也并非一帆风顺。

大学毕业后,孙飘扬被分配到连云港制药厂做技术员。说起来,连云港也算是一块风水宝地,恒瑞、豪森、康缘和正大天晴等医药巨头都发迹于此。

当时,连云港制药厂主要生产红药水、紫药水和片剂,既没有品牌,也没有技术,主要收入来源是帮大厂加工原料药。技术出身的孙飘扬毫无用武之地,只是一名普通的技术员,一直得不到升迁。

几年后,一个偶然的机会,主管连云港制药厂的医药工业公司(后来的医药局)把他调到了医药工业公司做科研处副科长。

在那里,科班出身的孙飘扬表现出了产品研发方面的突出能力,受到了当时工业公司总经理徐维钰和副总经理魏思忠的赏识。

与此同时,连云港制药厂经营状况每况愈下,连续换了两任厂长都没能改变局面。

徐维钰看中孙飘扬,将他调回连云港制药厂工做副厂长,扮演救火队长的角色。

可是,孙飘扬虽然能力突出,但毕竟是副职,受到老厂长的排挤,改革频遭阻挠。甚至,连他的入党申请,都被压下了。

到1990年,厂里有300多名职工,账面利润却只有8万元,几乎处于破产边缘。徐维钰只好死马当作活马医,换掉老厂长,扶正孙飘扬。

孙飘扬终于等到了人生中的第一个机会。

新官上任三把火。上任后,孙飘扬随即决定把开发新药作为突破口。在他看来,做低附加值、低技术门槛的代加工是没有出路的。

这个决定遭到了一众干部的反对。药品代加工的生意做了20年,他们早已习惯了。他们不相信一个从没做过“新、特”药的小厂子可以在短期内掌握这样的技术。他们不敢、也不愿冒这个险。

在动员大会上,孙飘扬绞尽脑汁说服大家:“你没有技术,你的命运就在别人手里。我们要把命运抓在自己手里。”

尽管困难重重,但计划总算是推行了下去。孙飘扬开始寻找可供仿制的新药。

他看中了当时市面上大火的抗癌针剂VP16。可是,连云港制药厂没有生产针剂的能力。孙飘扬灵机一动,带领工人将针剂做成胶囊。VP16软胶囊一炮而红,连云港制药厂当年营业额增长了34%,盈利接近百万元。

这场翻身仗让新厂长孙飘扬站稳了脚跟。

不顾一切购买专利

事实证明他是对的

不过,孙飘扬并不满足。1992年,他决定斥资120万元,收购中国医科院药研所开发的抗癌新药——异环磷酰胺的专利权。

这是一场豪赌。120万元几乎相当于厂子一年的营收,是药厂的大半条命,并且买的只是专利,还要自主生产、临床测试,离上市还远得很。

一旦失败,刚刚救活的厂子随时有倒闭的风险。

孙飘扬孤注一掷。抢到专利后,他花了三年时间进行试生产和临床试验,最终于1995年推出新产品。

当时,癌症的发病率并不算高,大药厂不愿意做这种小生意,而小药厂又没有相应的研发能力,市场几乎处于空白状态。该药一上市便成为明星产品,连云港制药厂也藉此确立了抗癌药领域的地位。

有钱之后,孙飘扬又开始着手研发手术用药等新品类。

1991年~1996年间,他主导研发了20多个新药,其中有5个被评为“国家级重点产品”。而药厂的销售额也在1996年突破亿元大关。

攻克抗癌药的这两仗打得相当漂亮。孙飘扬和连云港制药厂成功“逆天改命”。

与我国经济进入快车道相伴而生的,是癌症的发病率的激增。美国癌症学会官方期刊发表的《2018年全球癌症统计数据》报告显示:2018年,中国癌症发病率、死亡率均为全球第一;在1810万新增癌症病例中,我国占380.4万例;在960万癌症死亡病例中,我国占229.6万例。

这意味着,全球每新增的100个癌症患者中,就有21个是中国人。我国平均每分钟有7个人确诊癌症,将近5人死于癌症。

而恒瑞医药堪称抗癌先锋,抗肿瘤药销售连续十多年在国内排名第一,市场份额超过12%。

看似生不逢时,但迟早脱颖而出。

人和人的差别

其实就是思维的差别

1997年,连云港制药厂进行改制,更名为“恒瑞医药”,孙飘扬继续执掌这家企业。

在企业步入正轨之后,孙飘扬对于研发的投入力度前所未见:斥资2亿元在上海设立研发中心,该研发中心参照美国第四大药企Chrion的标准建立,达到了世界水平;

20年间,每年的研发经费都要占到销售额的10%左右,这在国内企业中独树一帜。

目前,恒瑞医药有超过90多个在研品种,超过20个创新药品种进入临床。

在造影剂市场,市场占有率已经达到19.1%,排名第一;

在麻醉药品市场,市场占有率达到22.4%,排名第一。

目前恒瑞医药的市值高达4006亿元,孙飘扬家族也以1824亿元的身家,成为中国医药界首富!

可以说,孙飘扬的事例证明了:人与人的差别,就是穷人思维和富人思维的区别。

如果不是孙飘扬一意孤行,执意要买专利,或许那家药品厂,早已在激烈的竞争中消失了。

不少员工当时都说:我们厂子赚了8万元,为什么要改?

区区8万元,就能让一些人的思维被禁锢住,想想也觉得悲哀。

一时的成功,并不代表着什么,目光远大的人,都能透过现在的顺利,看到潜在的风险。

参考资料:华商韬略、创业智库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