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滞销到断货 数字科技激活乡村经济 “乾隆御梨”重新飞出大山

封面新闻

发布时间:11-0800:22
01:17

封面新闻记者 王婷

10月中旬,从成都开往四川省阿坝藏族自治州的上路两旁,层林已经开始染上红色,而10个小时车程之外的“雪梨之乡”金川县,山间树梢依然挂满了大大小小的雪梨,采摘的果农,运输的车辆,正在各司其职地忙碌着。

图说 金川雪梨种植户刘兴贵

但在两年前,曾有“乾隆御梨”之称的金川雪梨,大部分还是无人问津的,烂在地里,直到互联网技术下沉至此——互联网科技的到来,不仅改变了当地居民的生活消费习惯,也带来了新的经济活力。2019年1月,京东数字科技与金川县政府合作,利用京东惠民小站和数字科技的力量,促进农产品上行,盘活“买乡村、卖乡村”新消费格局。

“乾隆御梨”重新插上翅膀 换种形式飞出大山

“我的孩子在读初三,学费都是我卖梨挣出来的。”说这句话的,是当地世代的雪梨种植户刘兴贵,如今家里就他和上初中的儿子,因身体不便所带来的困扰,家里的四亩地梨树,是他和儿子重要的经济来源之一。

雪梨不仅是刘兴贵一家的生活支柱,雪梨种植及加工是当地支柱产业。但是因为交通闭塞、销路不畅,加之市场竞争加剧,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往往辛苦经营一年种出的雪梨,只能烂在地里。

封面新闻记者了解到,素有“阿坝江南“之称的金川县所产雪梨品质极佳,曾作为贡品进献给清乾隆皇帝,金川雪梨规模化种植始于70-80年代,当地1.3万多户居民中,超过50%是雪梨种植户。不过,金川县科学技术和农业畜牧局副局长唐炳贵介绍,进入2000年以后,随着市场冲击,国产和进口水果品类都丰富了,加之交通闭塞、销路不畅,金川雪梨市场就慢慢走向消退。

为了重振“雪梨经济”,树立老百姓的种植信心,金川政府一方面引进龙头加工企业,由金雪梨果业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批量收购果农的雪梨,另一方面与京东数科等数字科技平台达成合作,在道路遥远的现实情况下,先打通农产品上行的网路。

据了解,在京东惠民小站的支持下,自2019年1月开始,金川雪梨汁产品上线仅一个半月,销售量超24万罐,相当于以往一年的销量。2019年春节前夕,金川雪梨汁更是一度卖到断货。曾一度落寞的“乾隆御梨”,重新插上翅膀,飞入寻常百姓家。

大数据赋能农产品加工业:从反向定制产品疏通销路

金雪梨果业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的董事长杜宇,是土生土长的金川人。他对雪梨感情深厚。虽然有志于复兴雪梨产业,但他在2016年刚刚接手工厂时,因为缺乏对互联网时代的品牌打造、产品包装、市场宣传、渠道推广等方面的资源,为销路十分发愁。

2018年,京东惠民小站了解到金川雪梨滞销的状况后,主动与金雪梨公司接触,同时联络当地政府,希望为金川雪梨及其周边产品打造上行通路,帮助企业掌握先进的经营和推广手段。

金雪梨公司销售负责人李美黎介绍:“通过京东数科给我们的大数据反向定制建议,公司进行了产品多样化打造,从传统的雪梨膏发展出雪梨汁、雪梨糖产品;又基于市场的大数据反馈,建议我们将雪梨汁从原来的绿罐改为红罐金字,雪梨膏增加了10g一条的体验装,春节期间,这两样产品销售都非常火爆,很多顾客觉得红罐雪梨汁很喜庆,用来做宴请。”

在销售渠道和物流配送方面,李美黎介绍:“京东数科的900个惠民小站,在农村市场帮我们做了800多场地推活动,把产品卖到全国20个省和自治区,在新疆也大受欢迎;并且,工厂对接上京东物流云仓后,产品配送更快了,客户体验更好。”

“金川雪梨”的品牌打响后,也带动了当地雪梨种植户的收入,刘兴贵说:“政府帮我介绍了工厂,我们种多少梨,杜总(杜宇)就收多少,今年卖梨的收入是去年的四倍;我要多上心,让果子结的更大、更多,卖更多钱。”

“买乡村、卖乡村”盘活县域消费潜力

吴俊龙是四川崇州一家京东惠民小站的站主,他将父母开了几十年的老店升级为惠民小站,除继续售卖商品外,还为方圆5公里以内的街坊邻里提供金融、物流等服务。由于服务升级,吴俊龙已经实现了收入翻倍,实现额他不外出打工,留在父母和孩子身边的愿望。

琳琅满目的正品、丰富多元的服务、值得信赖的当地人站长——熟人经济模式让小站站主将“个人信用”商业变现,同时给乡镇百姓带来更多消费选择。吴俊龙介绍:“我在本地生活了30多年,大家都信任我,也会跟我咨询买什么产品。我也一定会推荐我觉得最好的产品,不辜负乡亲对我的信任。”

图注:位于四川崇州的一家京东惠民小站。像这样的小站已筹建35000家

依托小站网络,金川雪梨汁这类优良特产得以被推广到广大乡镇中,让低线市场日益增长的消费需求带动县域经济,实现京东数科“买乡村、卖乡村”的惠民理念。

迄今为止,京东惠民小站已经覆盖了全国1万多个乡镇,在全国筹建惠民小站35000家, 全国县域覆盖率达70%。每个小站可辐射周围3-5公里的用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