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朝阳:搜狐再出发

PingWest品玩

发布时间:11-0210:13

大约半个月前,张朝阳身着高领户外抓绒衫、灰色休闲裤出现在乌镇,看上去心情不错。在酒店休息了不多一会,他便拿着设备来到室外做起了直播。在直播这件事上,张朝阳已经是轻车熟路——每天中午,他都会在自家的千帆直播上直播英文读报。据他说,每次的新闻搜集准备工作就要花40分钟。

大约30分钟的直播末了,张朝阳不忘给搜狐正在进行的“狐友国民校花大赛”(简称校花大赛)打广告,在他看来,这是自己今年“做过最浪漫的事情”。

半个月后的10月31日,张朝阳戴着一副黑框眼镜,身着一件合身的深灰西装套装出现在北京工体附近的One Third酒吧,模样精神——这次他的身份是校花大赛总决赛的评审。他坐在评审席正中,专注地欣赏选手表演。他的两边,是现在正当红的流量小生王晨艺和台湾人气歌手唐禹哲。

2019年的张朝阳比往年更加忙碌,大到公司决策,小到做直播、担任比赛评审,他都冲在一线。他自己也承认,“今年我勤奋多了。”进入2019年,张朝阳说:当做到巨头以后,很难可以不忘初心,常常会忽视产品第一线用户的感受,这样不行。

“守住竞争优势”

张朝阳今年还想明白了一个问题:要带搜狐回归媒体

这是他在不久前的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和外界分享的感悟。搜狐从做媒体起家,近些年把游戏、视频、搜索、直播等都尝试了一遍,在现在的张朝阳看来,是回归媒体的时候了。他把媒体业务归为搜狐“脚下的核心竞争力”,是搜狐在“重新崛起”的道路上必须做好的事。

机会来自5G。这个张朝阳口中“将改变互联网”的新技术,也必将改变媒体内容的呈现形态和分发方式。“5G时代下,大家更多地愿意通过影像和语音去交流,”张朝阳说,“信息流内容的产生将走向个人自媒体、个人账号化,一切个人的力量将变得非常大。”

非传媒专业出身的张朝阳也试图用自己的方式进行一场媒体人“实验”。

三年来雷打不动的英语读报直播,一方面出于个人爱好,另一方面则是想“体验做媒体人的感觉”。他会先浏览当天世界范围内发生的新闻,再把它用中文翻译,最后形成一段报道。搜狐国际新闻是他经常性的素材来源,“搜狐的国际新闻品质真的特别好,特别精确准确。”

搜狐公司董事局主席兼CEO张朝阳张朝阳认为要做好媒体,就必须做好两方面的工作。一方面是媒体的核心价值,譬如要把包括搜狐财经、搜狐科技、搜狐时尚、搜狐娱乐在内的搜狐新闻,搜狐号以及自媒体每天信息的产生和分发做得更好;另一方面则是活动,“很多活动本身就是内容产生的过程。”

这也在某种程度解释了搜狐为什么要做校花大赛等活动的原因。在搜狐新闻娱乐频道,关于校花大赛的报道不少,刚刚结束的总决赛还得到了搜狐首页和频道页banner位的重点推荐。

类似的活动,搜狐也做了很多,比如2019年就举办了搜狐新闻马拉松、狐友国民校草大赛、无人机影像大赛、5G峰会,以及马上要召开的财经峰会、AI峰会、时尚盛典等。

按照张朝阳的分类法,严肃内容和娱乐内容是媒体平台内容的两个侧面,不管是5G峰会这样的专业大会,还是校花大赛这样的选秀比赛,全都必不可少。

“探索爆发性机会”

媒体是搜狐的现在,社交则是搜狐的未来。用张朝阳的话说,搜狐需要走好脚下的路,守住竞争优势,同时也要探索新的爆发性机会。

某种程度上,这也是一枚硬币的两面,它们都具有产生和分发内容的共同属性,但后者更加具有即时性。在乌镇的一场简短演讲中,张朝阳如此追溯内容产生和分发方式的转变,“它经历了从早期门户的编辑模式,到后来的搜索引擎和信息流的机器推荐模式,到社交网络模式和博客、微博,再到未来5G时代人们对直播和信息影像传播的接受等等。”

狐友国民校花大赛已经举办到第四届,这也是信息传播方式不断革新的四年

张朝阳回忆搜狐在校花大赛报道方式上的转变:最初的校花大赛,搜狐视频的同事会在比赛现场架几台机器录制,最后再做成剪好的视频发到网上;现在的比赛,会有专门经营校花大赛社交账号的同事拿一台手机做现场直播,“开播后粉丝就立马收到,立刻就能直达粉丝人群。”

承载校花大会信息即时传播和社交需求的,除了搜狐旗下的直播平台千帆直播,还有社交产品“狐友”。

今年6月狐友App正式上线之前,狐友已经连续冠名了两届校花大赛和校草大赛。今年,搜狐让每个参赛选手都注册了狐友账号,选手会在App内更新动态、为自己拉票。粉丝投票也必须在狐友App里进行,这也在一定程度为狐友积累了一部分年轻用户。

狐友App内,粉丝可以为自己喜欢的校花大赛选手投票“狐友和校花大赛几乎是孪生的,当时校花大赛推出就是有推广狐友的想法,后来狐友成为校花大赛的上传通道,狐友国民校花大赛对狐友品牌也是很好的推广。”在10月31日校花大会总决赛的赛后群访中,张朝阳如是说。

在他的规划里,狐友应该能“弥补陌生人和熟人之间的广漠的领地,让人们有一个非常宽松休闲,一个非常良好氛围的认知过程”。张朝阳也不止一次肯定了作为社交产品的狐友对于搜狐整体业务的战略意义:

“一方面,基于社交强关联属性可以大幅缩减获客成本,另一方面,狐友作为承载搜狐业务的社交平台,也促使搜狐业务的整体协同效应。”

做网络时代的TVB

搜狐公司董事局主席兼CEO张朝阳一直想在娱乐内容上做些事。从搜狐决定将视频重心转向自制剧起,一个新的业务闭环正变得越来越明晰。

“现在网络剧生产量特别大,需要演员。”张朝阳说道,“校花比赛就是我们选择演员的一个渠道,提供这样一个筛选机制,选拔出最美、最有才、最有魅力的校花来获得这样的荣誉,并作为狐友的推广大使。”

今年的校花大会已经是第四届,据介绍,今年的比赛覆盖了全国200多所重点高校,设置了北京、杭州、成都、深圳、西安、青岛、长春全国七大赛区,目标是选出全国十强。在张朝阳的定义里,校花大赛还“是一个关乎审美并给年轻人创造成才机会的通道”

2019狐友国民校花大赛十强合影每年校花大赛后,搜狐会签约大约一半的选手,并对其进行为期三个月的大厂培训,内容包括了舞蹈、台词、表演等等。绝大多数的签约选手,都会参与搜狐自制剧的拍摄,张朝阳表示,目前对签约艺人的规划尚不包含艺人经纪。

在张朝阳看来,自制最大的好处在于能让搜狐控制成本,“我们成本控制比较好,使得我们现在只用了竞争对手大概1/5的价格就可以做出好的网络剧和网络综艺。”

“有对标的公司吗?”当记者问起张朝阳的目标时,他的回答在某种程度代表了搜狐在视频领域的野心:我们要做网络时代的TVB。

可以看出,张朝阳已经想明白了一些方向。经过反思,经过成长,他觉得自己“更成熟了”。现在的他,每天的睡眠时间只有不到4个小时,每天都会很早到公司,在管理上变得比以前“更加投入”。两天前,他还在狐友上抱怨,“我昨晚睡多了,5个小时,难受死了,需要一上午拧过来,恢复到能透射的眼力及全面的判断力。”

曾有人问张朝阳,在退休之后会不会考虑做一名投资人。他的回答是否定的:

“做企业有两类,一类是做投资的人,一类是建企业、在球场上打仗的人。我肯定是在球场打仗的人,对单独做一个纯粹的金融投资者可能不太感兴趣。”

不论如何,尽管面对种种质疑,张朝阳依然在带着21岁的搜狐向前奔跑,并且比以往更加努力。搜狐现在要做的,更多是和自己赛跑,并且在优化业务结构的过程里逐渐看清方向——在今年第二季度的财报中,开源节流的搜狐已经跑赢了一年前的自己。这家公司正用实际行动,给资本市场讲一个更好的故事。

张朝阳眼中的互联网江湖依然充满了竞争,但他对人生的感受不同了。尝过人生百味,方知人间冷暖,他现在更愿意完成自己人生基本的本分,做一个好的管理者,带搜狐重新出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