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戏迷记忆中的省豫剧三团之二

郑州广播电视报

发布时间:19-10-3112:04

文/孙建周

河南是戏曲之乡,郑州作为省会,各剧种门派的剧团与戏迷票友自然很多。按理儿说,对五音不全,没丁点艺术细胞,与戏剧艺术八竿子也打不着的笔者来说,是没有资格对戏曲说三道四、品头论足的,但谁让咱就好这口,好歹也算是个戏迷呢?听戏和看戏乃一生的乐趣之一,当然,作为河南人,最喜欢的还是家乡的豫剧,尤其是省豫剧三团演的现代戏。

三团的两位艺术大师

要说三团能取得如此大的成就,除了各级领导的关心、支持外,还有两位重量级的人物值得一书,他俩就是被誉为《朝阳沟》之父的杨兰春和三团音乐设计的领头人王基笑先生。杨兰春是三团的编导,三团的戏绝大多数都是杨兰春参与编导的,还曾兼任剧团的一把手。尽管事务繁多,为赴京汇演,1958年5月,他用大跃进的劲头,仅7天就写出了《朝阳沟》初稿的脚本,随即投入排练。初稿的内容较多,主线不明显,也很粗糙,根本无法与后来的演出本相提并论,据说是临近正式上演时才最后确定《朝阳沟》的剧名。文革后期笔者曾碾转找到一张1958年灌制的《朝阳沟》唱片,那时银环的扮演者还不是魏云,而是马琳。《朝阳沟》边唱边改,边改边唱,到1963年拍电影时,就已经较为成熟了。

杨兰春是河北武安人,自幼家贫,参军打仗,随部队来到河南,从事文艺工作,建国初到北京进修戏曲编导专业,结业后来到三团的前身:河南省歌剧团。杨兰春生性耿直,抓创作和排练一丝不苟,直抒己见,不留情面,但在生活中却又是一位善解人意、乐于助人的好领导和兄长,所以,人们对他都是敬畏有加,从某种意义上讲,没有杨兰春,就没有《朝阳沟》,就没有三团后来的辉煌。

王基笑是辽宁丹东人,从东北的“鲁艺”毕业后,也来到当时的省歌剧团。一个满口东北腔,正规院校的作曲系毕业生,到河南后却要从事完全陌生的豫剧音乐创作,这个跨度实在不小。好在王基笑是个有心人,没有抱怨,没有气馁,一头扎进民间,收集河南的民间小调,民歌民谣,同时拜各剧团的前辈为师,虚心求教,很快就成为豫剧音乐设计的行家里手,王基笑一生为上百出(部)戏曲和影视剧谱曲,功勋卓著,同时还与三团的同行们一起探索豫剧唱腔音乐的传承与创新,并率先将西洋的管弦乐引入豫剧的伴奏中,国内首家用交响乐伴奏的豫剧团,就是三团。

这两位艺术家都不是河南人,但他们都把青春、把毕生的精力和心血都奉献给了中原大地,如今,两位前辈已先后作古,但他俩留给后人的那一段段脍炙人口的经典唱段,却永远的留在人间,供世人传唱。让我们为这两位来自外省的幕后英雄点赞,让他们无比敬业、甘于奉献的精神永存。

三团的由来与电影拍摄

许多人都说三团只会演现代戏,的确,三团所演的剧目几乎都是现代戏,这要从三团的出身说起。三团的前身是1952年在当时的省会开封成立的河南省歌剧团,人员大多是由各专区文工团抽调而来,意在让他们用歌剧的形式来颂扬新中国,服务工农兵。但阳春白雪的歌剧在河南的市场不大,为生存,歌剧团要改唱下里巴人的梆子戏。从唱歌到唱戏,从国家演员变成被人看不起的“戏子”,一些演职员想不通,闹情绪,经反复做思想工作,人们才逐步接受现实,投入工作。戏曲演员都很讲究唱、念、做、打,但文工团出身的演员大多武功欠缺,难以胜任传统戏里的各种开打动作,所以,早期的三团只能以演现代戏为主。其实,在三团的历史上,也曾演出过《三哭殿》、《梁山伯与祝英台》、《十五贯》等传统戏,但这些剧目都是没有开打场面的文戏。

1963年,是三团很有成就感的一年,年初,长影的导演曾未之看中了《朝阳沟》,经紧张筹备,剧团于同年8月赴长影拍摄。细心的观众会发现,电影版的《朝阳沟》与舞台剧有些区别。一是时长有所压缩,有些过场戏被删减。二是导演认为马琳饰演的二大娘扮相太年轻,把她改成了二婶。更大的不同是结尾,由众人拉大绳转圈的合唱,改为以实景拍摄的众社员摘苹果场面剧终,或许,这就是电影与舞台剧表现手法的区别。

拍完电影,三团接着在东北地区巡演,土的掉渣的河南戏在这里依然十分受欢迎。回郑途中,于12月31日,受邀在中南海的怀仁堂为毛泽东、刘少奇、朱德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演出《朝阳沟》。为伟大领袖毛主席演出,是何等的荣耀与神圣,演员们个个心潮澎湃,无比激动。演出结束,毛泽东等领导上台接见演员,扮演巧珍的高颂喜太过激动,拉着主席的胳膊迟迟不肯松手,张着嘴儿,却说不出话来,像个孩子,把主席都逗乐了。

1964年,更是三团大丰收的一年,随着《朝阳沟》戏曲影片在全国上映,一时间,华夏大地上兴起了一股《朝阳沟》热,全国各地上百家剧团到郑州观摩,索取剧本及舞美、服装道具等资料,移植或直接排练上演。有趣的是,堂堂国剧,国内最顶尖的戏剧殿堂:中国京剧院此间也移植了《朝阳沟》,并由当时京剧界的新秀李光和刘秀荣分别扮演男女主角。李光,就是京剧《平原作战》里一号人物赵永刚的扮演者,相貌英俊,文武双全,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演员。只是该剧命运多舛,刚上演即遭到文艺界那个“旗手”的责难,指责这是一出不突出阶级斗争,写中间人物的戏,要改。一句话就判了京剧版《朝阳沟》的无期徒刑。“旗手”位高权重,身份特殊,她的话,谁敢不听。

(文章配图来源于网络)

编辑:智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