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看!投资所罗门群岛需关注澳大利亚

走出去导航网

发布时间:19-10-2912:29

所罗门群岛丰茂的森林植被

图为所罗门群岛总理与来访的澳大利亚总理互换礼物

南太平洋国家所罗门群岛9月底同中国正式建立外交关系,该国总理索加瓦雷10月即对华进行正式访问,并和中方签署“一带一路”谅解备忘录。目前,中国是所罗门群岛第一大贸易伙伴和出口市场,两国在渔业、林业、矿业等领域合作前景广阔。但赴所罗门群岛投资兴业,不能忽视澳大利亚因素。

无处不在的澳大利亚影响

在浩瀚的南太平洋地区散落着20多个岛国,澳大利亚作为地区最大的发达国家,始终奉行南太平洋地区主义,不希望看到别国影响力在南太上升。扼守战略要地的所罗门群岛,被澳大利亚视为“家门口的国家”。

从地缘政治上来看,所罗门群岛西南距澳大利亚1600公里,与邻近的巴布亚新几内亚被澳大利亚视为北方门户,澳对域外国家进入这一地区颇为敏感。二战期间,澳大利亚军队曾参加盟军反攻盘踞所罗门群岛日军的战役。21世纪初,时任澳大利亚总理霍华德在面对所罗门群岛内乱时明确表示,家门口不能有“不及格”的国家危及澳国家安全,要将本国防务重点由传统的本土防御转为海外防御。2003年7月,澳大利亚派出维和部队,在没有军队、仅依靠千余名警察的所罗门群岛开展恢复秩序行动。

经济方面,澳大利亚的影响在财政依赖外部支持、经济结构比较脆弱的所罗门群岛无处不在。作为所罗门群岛的最大援助国,澳大利亚提供经常性资助和发展资助,深入影响当地经济政策。澳大利亚联邦银行、澳新银行和西太平洋银行等构成所罗门群岛的商业银行体系。另外,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企业长期垄断着所罗门群岛的基础设施行业。

在所罗门群岛规划建设海底光缆提振通信业时,澳大利亚的影响通过排挤中国企业体现得淋漓尽致。2016年年底开始传出华为将承建连接所罗门群岛首都霍尼亚拉至悉尼,并延伸至巴布亚新几内亚的海底光缆项目。然而,一些澳大利亚政府高官对所罗门群岛政府颇为不满,各方施压。最终结果是项目改由澳大利亚企业承建,华为出局。

近年来,澳大利亚扭转此前削减对南太岛国援助的政策,加大援助力度,巩固地区影响力。今年9月3日,刚刚连任的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访问所罗门群岛,并且宣布将在未来10年内向所提供2.5亿澳元的基础设施建设援助。

亟待转型的所罗门经济

尽管发达国家澳大利亚对所罗门群岛的影响较大,但未能改变所罗门群岛90%人口以传统自给型农业为主、经济基础薄弱的现状。2018年,所罗门群岛国内生产总值为14亿美元,其中农业收入占国内生产总值的60%,寻求经济多元化成为所国经济发展的主要方向之一。

得益于90%的陆地面积覆盖着丰富的森林资源,林业成为近年来所罗门群岛的主要经济支柱和出口产业,出口创汇占所罗门群岛外汇收入的60%,主要出口市场是亚洲地区。然而,近年来一些非法采伐和商业过度开发使得所罗门群岛林业资源面临可能在数十年内枯竭的风险。渔业方面,坐拥160万平方公里的海洋专属经济区使该国渔业资源丰富,海产品是其第三大出口产品。

所罗门群岛希望通过经济多元化实现转型,但其经济体量相对较小,基础设施滞后,财政对外依赖较大,所以在通过举债开展大型基础设施项目上能力有限。根据所罗门群岛央行近期的报告,目前所国债务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0%。一旦2016年全球基础设施基金治理委员会批准的所罗门群岛蒂娜河水电开发项目全面实施,所财政部作为项目发起方,必然将调拨更多财政资金用于该项目,对其他产业和基础设施的发展仍会产生影响。

中澳合作并非不能探讨

考虑到澳大利亚对当地的影响,分析研究澳等国企业在当地经营的经验和当地错综复杂的关系,对刚刚开始了解所罗门群岛的中国投资者显得尤为必要。

随着新能源电池的逐步火热,国际大型矿企逐渐注意到所罗门群岛的镍矿资源,所政府也颇为重视镍矿开发。据所当地媒体《所罗门星报》报道,原本是日企住友2005年开始在所罗门群岛伊莎贝尔省勘探镍矿,但后来被澳企艾克逊和当地土地所有者爆出违背该国矿业相关法律。在长达6年的法律拉锯战后,住友与艾克逊都没能得到开采权。不过,艾克逊最后通过和当地土地所有者的历史性合作、开采作业的高标准以及尊重当地文化习俗的承诺,拿到了开采权。

不少澳企在所罗门群岛深耕多年,在金融、会计和法律事务等方面与当地有深度合作,还有不少所国人在澳工作定居,因此在项目前期可行性研究时,不妨同在所澳企交流合作,更好地了解所罗门群岛。

中国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副研究员宋微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2017年3月,中国和澳大利亚签署了《中国商务部与澳大利亚外交贸易部关于加强发展合作的谅解备忘录》。有了这个基础,中澳开展“一带一路”的第三方合作就有了法律依据。去年,澳大利亚一直对中国在南太的基建援助和优惠贷款颇有微词。但从10月开始,澳援助政策迅速转向,加强对包括所罗门群岛在内的南太地区的贷款,并支持该地区基础设施建设,因此,澳大利亚和中国在援助的无论资金模式还是支持领域上趋同,这可能导致竞争增强,但也意味着合作空间存在扩大的可能。而且大型基建需要更大的资金规模,联合注资并非不能探讨。

不过,也需注意澳大利亚与所罗门群岛的微妙关系。近年来所对澳的介入产生一些抵触情绪,因此在赴所罗门群岛调研投资时,也要避免卷入澳所纷争。

当然,对所罗门群岛本地风险的研判也不能忽视。所罗门群岛族群众多,瓜达尔卡纳人与马莱塔人的矛盾最为敏感。因此,在投资当地林业、矿业和基础设施等涉及土地与族群关系处理的项目时,应妥善应对。所罗门群岛的政党政治和议会制尚处于初期发展阶段,政府领导层经常更迭,甚至议会选举曾成为骚乱的导火索,殃及在当地经济地位较高的华人。赴当地投资发展也需谨防政局变动。

(作者是察哈尔学会研究员)

来源:环球时报 作者:沈诗伟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