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上白化病不能使黑人免受歧视,他们沦为了同族人的“猎物”

SME科技故事

发布时间:19-10-2822:00

黑人群体向来受到其他种族的不公平对待。1963年,美国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聚集25万群众发表平权演说,才促成废除持续一个世纪的种族隔离。

但直到今天,对黑人的歧视还没有完全消除。人们歧视黑人的时候,本质是在歧视什么?如果他们的肤色不是深色的,还会被歧视吗?

有一种黑人从不会被人以N开头的单词呼唤,但他们却同时遭受黑人与非黑人的排挤与歧视。他们是患有白化病的黑人。

与生俱来的白皮肤没能让他们躲过差别对待,两方人马反而同仇敌忾,共同向他们伸出冷冰冰的刺刀。

白化黑人被迫成为畸形秀的演员;甚至白化病频发的黑人部落遭到惨绝人寰的屠杀,他们的尸体或器官成为黑市中大受欢迎的交易商品,而这就发生在21世纪的当代社会当中。

巴西一对黑人夫妇生育了6个孩子,其中3个都有着白皙的皮肤、蓝色的眼睛和一头金色的头发。

这怎么看都不像是两个黑人生下的孩子,就连亲生父母面对刚生下的孩子,都怀疑是否和白人的小孩对调了。直到得知孩子患了白化病,才恍然大悟。

人的皮肤、眼睛和头发之所以显现出颜色,是因为细胞将酪氨酸转化为色素分子,使之着色。而白化病患者因为基因突变,导致酪氨酸酶缺乏或者功能减退。于是酪氨酸无法转化为色素分子,造成眼、皮肤、粘膜等白化。

当父母同时具有白化病的隐性基因,那么两个黑人父母也有可能生出患病的孩子,出现黑人生出”白人“这种令人迷惑的现象。

大约每4000名黑人就有一位患上白化病,而在家族遗传的影响下,病患出现得也更加密集。这不仅让他们出现形象上的外观差异,最致命的,是皮肤癌的风险急剧飙升。

一个出现白化病患儿的黑人家庭

而黑人的深色皮肤虽然让他们受到许多歧视,但他们却因此获得了一项天然优势。紫外线辐射本身就是一种强致癌物质,人类也有一套与之抵抗的自我防御手段。

这个防御武器就是色素分子。黑素细胞将色素分子分布到角质形成细胞中,然后它们得以保护细胞核免受太阳的紫外线辐射。如果皮肤中缺乏色素,那么将更容易形成细胞中的非黑素瘤皮肤癌。

他们对阳光极其敏感,一旦暴露在太阳光之下,皮肤就会有强烈的灼烧感。所以他们必须擦上高防晒系数的防晒霜,再用衣物保护皮肤。即使防范充分,还是很容易生病发烧,甚至患上皮肤癌。而目前在医学上,对于白化病完全没有治疗方法。

但即便父母理解了白化病,却无法左右旁人的冷言冷语。邻居和路人常常向他们投来不友善的目光,甚至直接讽刺孩子不是他们亲生的。孩子们在学校里也都受到同学的排挤和欺负。

唇枪舌剑刺痛了这个不幸的家庭,他们感到愤怒又无奈,孩子生病已经很心疼了,为什么还得承受莫名的指责和歧视?

但对比来说,身处现代社会的这个白化病黑人家庭已经算幸运了,这如果放在一个世纪前,他们可是要被抓去马戏团,参加畸形秀表演的。

1927年,一个来自厄瓜多尔的马戏团去到了美国弗吉尼亚州的罗亚诺克。这种畸形秀的马戏团以人作为主体表演者,表演者大多身体畸形怪异。在观众强烈的猎奇心驱使下,畸形秀在当时的美国盛极一时。

而这个规模浩大的马戏团,也吸引了成千上万的民众前来观看。其中有两位马戏团演员看似身体正常,而且他们的皮肤洁白,眼睛是淡蓝色的,还有一头看起来像羊角一样的头发。

这是极其不寻常的场面,在种族歧视观念十分恶劣的当时,白人怎么可能成为畸形秀的演员?反而观众经常看到黑人表演者在舞台上,他们假装成野人被关在笼子里,表演吃生肉、把鸡和蛇的头咬掉等粗暴画面。而白人观众则愿意支付高昂的费用前来观看。

缪斯兄弟与马戏团经纪人谢尔顿

这两位特殊的畸形秀演员是两兄弟,分别名叫乔治·缪斯和威廉·缪斯。他们其实不是白人,而是患有白化病的非洲裔黑人。而他们的身体状况也并不是正常的,由于白化病基因突变,他们的眼睛对光线非常敏感,几乎是处于失明的状态。

当两兄弟才6岁和9岁时,两人就遇到了一位改变一生命运的人——马戏团的”星探“詹姆斯·谢尔顿。谢尔顿发现这两位长得和白人一样的黑人兄弟,心中马上打起了小算盘,他意识这会为他赚取观众的笑声和源源不断的门票钱。

于是谢尔顿趁两兄弟单独在田间工作时,靠近他们,用糖果利诱了这两个生病的小男孩,并把他们绑架到了马戏团里。缪斯兄弟就这样跟着谢尔顿巡演了十多年,却从来没有拿过工资。

直到1927年,缪斯兄弟才重新见到不同肤色的亲生父母

在畸形秀盛行的那个年代,绑架白化黑人来参加畸形秀并不是个例。非洲人后裔中出现白化病的概率也比白人出现的概率更高,而这种现象一度成为了美国优生计划的无稽佐证。

上世纪20年代,弗吉尼亚州正处于优生学运动的最前线。当时美国发起了一项计划,以”保护美国种族的纯洁“为名,在1924年至1979年间,对8000多位患有精神疾病、身体畸形,甚至无家可归的人进行了绝育,其中也有部分患有白化病的非洲裔黑人。

白化黑人的悲惨处境不只出现在旧时代,直到现在,世界上仍然存在着一些阴暗角落。在非洲南部的几个国家,那是白化黑人的炼狱。

2008年,非洲坦桑尼亚发生了一起凶杀案件,一个七个月大的婴儿被自己的父亲谋杀了。父亲把他的腿、头和生殖器砍下来卖给了当地的巫师,用来当调制“幸运符"的原料。而婴儿的身体部位之所以被视若珍宝,只是因为他是一名患有白化症的黑人。

被砍去手臂的白化病黑人

在非洲的坦桑尼亚、布隆迪等国家,经常出现白化病患者被谋杀和肢解的事件。而死亡惨案的背后,是一种根深蒂固的传统迷信。

那里的人们素来迷信巫术,在祖传黑色皮肤的土地上,突然出现一些天生就是白皮肤的黑人。于是他们把白化病黑人视为唐僧肉般稀有,而且认为其具有唐僧肉般神奇的力量。

他们把白化病患者的头发编制到渔网中,迷信这会让他们捕鱼获得好收成;他们用患者的身体部位制成护身符,希望给他们带来财富与健康;他们认为与白化病女性发生性关系可以治疗艾滋病……

不知道从何而来的荒诞传说赋予了白化黑人神一般的身体利用价值,也成了扼杀他们的双手。他们荒谬地神化白化病患者的超自然能力,千方百计残害”唐僧“并取得”唐僧肉“,由此展开一场又一场的猎杀。

这几个国家,恰好是白化病的高发地带,人们罹患白化病的概率比别处高出8倍。于是每年有50多名白化黑人惨遭杀害并肢解。在黑市中,这些被谋杀后的尸体和器官成了备受追捧的商品,一具尸体的价格卖到了75000美元。

在传统迷信与金钱利益的双重诱使下,非洲的白化黑人受到同族人的疯狂猎杀,甚至可能被自己的亲人杀害。

如今,在一些媒体和流行文化的报道下,这种惨绝人寰的种族猎杀终于引起重视。2011年,一部纪录片《白化病的咒语》真实反映了坦桑尼亚白化病黑人的悲惨遭遇。

非洲的红十字会开始加强对白化病人的保护。美国国家白化病组织也在全国范围内,为白化病人举办年度聚会、野餐和筹款等活动。

白化黑人这类特殊的群体,承受着种族歧视种歧视者与被歧视者的双重压迫,在社会中狭缝求生。

歧视和偏见并没有因为肤色的改变而消除,他们歧视的是你的出身、你的文化、你的归属,从来不是任何外在的东西。

StuartJeffries. American freakshow: the extraordinary tale of Truevine's Musebrothers. The Guardian, 2017.03.15.

Coco Ballantyne.What causes albinism? Scientific American, 2009.02.18.

AnjuliSastry. People Of Color With Albinism Ask: Where Do I Belong? NPR, 2015.12.07.

EleanorRoss. Being black in a white skin: students with albinism battle prejudice. TheConversation, 2017.06.04.

Ross Velton.The 'silent killer' of Africa's albinos. BBC Future, 2017.04.2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