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轩辕剑纷纷复活,有多少情怀可以重来?

娱乐硬糖

发布时间:10-2818:46

作者|毛丽娜

编辑|李春晖

《魔兽世界》怀旧服上线,内测长达一年多的轩辕剑IP手游《龙舞云山》公测,“上古”时代的老游戏纷纷复活。而与以往又想撬动情怀党,又要吸引新玩家的策略不同,这次回归的“上古游戏IP”的打法精准狠——收割情怀党。

作为多年wow玩家+资深国产RPG游戏爱好者,硬糖君在第一时间分别体验了这两款卷土重来的“上古IP”。一个端游一个手游,在操作流畅度上区别很大,但在收割情怀这条路上,难得的都走通了。

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魔兽世界》怀旧服开服的盛况至今被众人传颂。老兵归来,在线排队人数导致服务器招架不住。原本8组服务器在开服后一周增至46组,半个月后再增至52组,但高峰期间仍旧有超过30万人排队等待进入艾泽拉斯世界。

如今,距离《魔兽世界》怀旧服开服已经过去了整整两个月,爆火现象降温,在线人数有所下降,但核心玩家表现依旧稳定。大多数重返怀旧服的玩家都已经是为人父母的上班族,怀旧服整体氛围佛系,越是佛系安逸的环境,越不容易劝退这些上线时间有限的老兵们。

作为端游,怀旧服的收费方式与现行正式服一样,通过购买月卡获得游戏时长。虽然不少情怀党对月卡的强买强卖方式有所不满,但月卡倒也“强制”不少佛系玩家每天上线逛一圈,为了让月卡的钱花得更值得一点。

怀旧服的火爆是可以预见的,全球玩家的集体狂欢,带动国内玩家也去追忆似水年华。与背靠世界大IP,坐拥全球情怀党的魔兽怀旧服相比,硬糖君认为《龙舞云山》的亮眼表现更令人惊喜。

2019年全年,网易游戏都给人一种“疲软”的感觉,招牌IP《阴阳师》出海日本表现低于预期,与阴阳师差不多感觉的《神都夜行录》请来火箭少女成员吴宣仪代言,但对于玩家的号召力有限。

幸好这款姗姗来迟的《龙舞云山》,给网易游戏的Q4成绩增加了些许亮色。2019年的手游市场较去年竞争更加激烈,随着去年12月份版号恢复批审后,行业整体向暖,层出不穷的各类产品带活了MAU和增速,也让本就拥挤不堪的红海市场竞争变得更加激烈。

据报道,仅2018年底至2019年初三个月中,便有11款MMO手游大作上线,还不包括中小厂商的产品。

群雄混战之中,脱生于轩辕剑系列的《龙舞云山》10月18日在App store上线后,4个小时登顶免费榜榜首。

游戏内充值情况也较为乐观。硬糖君所在IOS神州浩瀚服务器头部帮派,帮派成员已超百人,几乎每名玩家都充值了6元以获取首冲道具奖励。据统计,帮会内成员平均充值金额在1500-2000元左右,更有大佬在开服当日壕掷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龙舞云山》是台湾大宇资讯将旗下《轩辕剑三:云和山的彼端》及《轩辕剑三外传:天之痕》授权给网易游戏进行运营。但是大宇资讯下的Domo小组创始人(轩辕剑系列主研发团队)组长蔡明宏,在该游戏上线后并未在微博上摇旗呐喊。

情怀侠们要什么

情怀侠们到底要什么?相信不少试图“收割”情怀侠最终却无功而返的厂商,都无数次想要得到这个问题的答案。

情怀侠顾名思义,情怀是重点。以手游市场为例,硬糖君与一些多年从事游戏及其相关产业的从业者讨论后总结:当下我们所说的情怀侠,应该特指出生于75年-90年区间,经历过国产单机RPG游戏黄金时代的一群人。

由于经历过黄金时代,情怀侠们大部分还保留着打游戏的爱好,即使单机衰退,端游式微,他们又将这份热爱转移到手游市场。

也因为经历过黄金时代,情怀侠们对于游戏接受度看似很高,实则挑剔,其所希望的不仅是一款顶着童年回忆名字的游戏,而是要还原当年的惊喜与感动。

说到国内玩家的情怀所在,双剑IP是绕不过去的话题。对于厂商来说,双剑IP却令人又爱又恨。爱的是该IP本身具有号召力,比纯原创类在宣传上更具备优势;恨的则是IP好似“有毒”,怎么也留不住情怀党的心。

据硬糖君不完全统计,近年来以双剑IP为原型的手游有近十部之多。但除了背靠腾讯的作品以外,不少游戏都悄然停运再无后文。在App Store上评分最高的双剑相关产品,竟然是台湾大宇资讯出品的单机游戏复刻版。

这或许给后来者们提了个醒,任凭你把手游系统做得再炫目,立绘画得再精美。大宇上线几款复刻版,仍旧赢了情怀侠们的心。硬糖君体验过其中几款复刻版,基本上就是单机游戏直接移植到手机端,《云和山的彼端》增加了一段新剧情,《天之痕》几乎是原版复制。

看似偷懒,却没挡住硬糖君花了几十大洋购买,隔三差五便重温的脚步。情怀侠要的是什么?就是这种所谓“回到过去”、“原汁原味”的感动。

《龙舞云山》手游对于从未接触过“轩三”系列的玩家绝不友好,作为国产RPG黄金时代的作品,轩辕剑系列最大的特点就是信息量密集,历史背景宏大。虽然游戏内试图通过人物小传等帮助新手理清脉络,但对于新人来说短时间内仍旧难以get到游戏的乐趣。

但是对于情怀侠就不一样了。开篇就是《天之痕》最高潮的部分,即主角一行人前往异界发动阵法修补“天之痕”,陈靖仇面临家国大义与儿女情长两难取舍的名场面。

熟悉的剧情配合早已烂熟于心的音乐,本就让人眼眶湿润,剧情跑完后著名的“三个人时光”立绘浮出屏幕,随后画面一转,“轩三”主角塞特与妮可历经险阻终于站在长安城门外,遥望盛唐。这一套催泪组合拳来得猝不及防,搁谁谁不哭?

Domo小组一向以喜欢埋彩蛋而闻名,想当年硬糖君冒着光驱烧坏的风险,把“轩三”玩了一遍又一遍,就是为了挖掘出游戏里所有的彩蛋。手游中则延续了这一点,所有的任务指引都不够明确,需要自己探索,就如同梦回几十年前的单机时代一样。

除了游戏体验外,基于上古IP开发的手游,原创剧情怎么写,也让不少开发团队头疼。小A曾参与某单机游戏手游化的开发,他对硬糖君表示,剧情看似有现成内容可以参考,实操时难度不小。

“当年单机游戏的长度有限、开发经费也有限,许多故事都是点到即止。这点剧情量做手游肯定不够。但我们的原创剧情又被玩家骂得狗血淋头,受累不讨好。”小A表示,撰写原创剧情查阅了许多资料,但玩家的反馈让团队颇为寒心。

抱着挑刺的心情,硬糖君体验了《龙舞云山》的剧情部分,确实能够感觉到原创剧情与原著剧情存在差距,但不至于让人出戏。过去的单机游戏受体量限制,许多配角的故事只存在于对话框里,手游的原创剧情则把这些配角的故事补全。但有一说一,有的剧情实在老套,有种古早电视剧的狗血感。

滤镜褪去如何生存

虽然目前魔兽怀旧服和《龙舞云山》的运营情况都看似不错,但情怀滤镜早晚有褪去的一天,这才是对运营团队的真正考验。

先说怀旧服的情况。《魔兽世界》的优势,在于它构建了完整的世界观和故事体系,不仅在中国包括全世界都有一群死忠玩家。艾泽拉斯的战火重燃,这些老兵就会立刻归队。

当年这些玩家选择“抛弃”魔兽的原因,是因为艾泽拉斯不再是记忆中的艾泽拉斯。游戏内指引做得越来越人性化,往昔需要挂脚本才能寻找到的任务材料如今轻松就可搞定,反而令老玩家觉得失去初心,再也没有探索的乐趣。

怀旧服的上线,就是为了召回这些因为“找不到初心”而离开的玩家。作为老兵,怀旧服当然能够让人轻松找回60年代互帮互助做任务的乐趣。但对于新玩家,已经习惯了方便的指引,被骤然扔进艾泽拉斯,简直是到了火星。

怀旧服开服全球排队盛况新闻一出,吸引了不少“赶时髦”的新玩家体验游戏,不过大部分人基本坚持不了一周,就离开了这个属于老兵们的世界。

运营了十几年仍有市场,魔兽靠得是“强社交”,利用人与人之间的社交需求来留住玩家。成也“强社交”,有可能败也“强社交”。

如何刺激老玩家持续上线,并且在游戏中建立感情关联是关键。硬糖君见过不少这样的例子,原本一个公会的人每天齐齐整整上线做任务,一旦一个人退游,其余人也会相继离开。这批情怀侠大多处于拼事业的年龄,新鲜与激情褪去后,怎样留住那被生活折磨得疲惫不堪的皮囊及灵魂?

《龙舞云山》的隐忧则要大于魔兽怀旧服。作为免费手游,《龙舞云山》的主要收入来源是游戏内购充值。但是网易系的MMORPG通病在于,为了让不同玩家都能够找到游戏中的乐趣,充值对于战斗力的提升并不明显。

工作繁忙的人民币战士充值上万,有可能并不如一个空闲时间大把的白嫖玩家。充值还不能变强,简直岂有此理,大佬怎能不愤怒退坑。

另一个问题则在于游戏中令人眼花缭乱的各类玩法,或许网易游戏的初衷是希望休闲类玩家与升级类玩家都能获得乐趣,在主线剧情以外塞入了各式各样的“趣味”系统。但刚才我们提到,游戏中的指引并不明确,许多趣味系统的玩法也语焉不详,体验不够流畅。

还有其余诸如建模偷懒,怪物与NPC共用一套形象;不同角色的不同战斗技能实际显示效果一样等等,虽然无伤大雅,却让人有一种项目赶工上马的感觉。从2018年2月宣布内测到正式上线差不多两年,这种小瑕疵不该出现。

现阶段尚有情怀加持,大部分情怀党一听见熟悉的音乐就感动得热泪盈眶,如果运营一段时间这些小毛病仍旧不优化,恐怕情怀党们又要群起而攻之。

总的来说,这两款“上古IP”表现喜人,大概都是终于放弃了鱼与熊掌我都要的执念,专心讨好情怀党的结果。留住了情怀党,立起了口碑只是第一阶段,后·情怀时代的运营,才是对厂商真正的考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