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局|南美这是怎么了?厄瓜多尔乱完,智利接着乱

齐鲁壹点

发布时间:19-10-2721:03

大规模暴力示威,打砸商店抢劫超市,城市街道一片狼藉,公共交通陷入瘫痪,首都乃至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多地实施宵禁和军事管制,甚至政府机关被迫临时外迁……进入10月以来,这一幕正在南美洲的厄瓜多尔、智利等国上演。导火索是厄瓜多尔取消燃油价格补贴导致油价上涨的883号总统令,以及智利首都圣地亚哥提升公交系统票价。一个产油国却因油价引发乱局,一个堪称南美最稳定、经济社会发展水平最高的国家却因公交涨价出现动荡,折射出南美国家累积的深层次社会矛盾和经济结构性问题,闪现着拉美政治左右之争的影子。

10月9日,在厄瓜多尔首都基多,示威者与警察对峙。(新华社发)产油国的油价之痛厄瓜多尔地处南美洲太平洋沿岸,因赤道从其首都基多穿过,也被称为“赤道之国”。厄瓜多尔是个面积25万多平方公里、人口1700多万的小国,但它却是个产油国,还是南美洲“唯二”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欧佩克)成员国,另一个是委内瑞拉。厄瓜多尔的原油日产量大约54万桶,今年前6个月的出口额大约46亿美元。但作为欧佩克成员国,它必须遵守该组织对各成员国设定的产量限额,这意味着无法出口更多石油来换取外汇收入。为了推升国际油价,欧佩克和俄罗斯等非欧佩克产油国2016年底达成减产协议,随后多次延长减产。根据今年7月达成的最新协议,减产延长至2020年3月底,继续维持日均减产120万桶。

近年来,厄瓜多尔政府出现严重的财政赤字和外债负担。在呼吁欧佩克“网开一面”无果的情况下,厄瓜多尔能源部10月1日宣布,该国将在2020年1月1日退出欧佩克——1973年加入欧佩克以来第二次“退群”,从而增产原油增加收入,确保财政可持续性。同一天,厄瓜多尔政府颁布883号总统令,宣布取消对汽油等燃油的价格补贴,导致油价大涨。今年初,厄瓜多尔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达成的贷款协议应对财政危机,厄瓜多尔政府为此采取税制改革、下调燃油补贴等措施以缩减公共支出。全球石油价格网站的数据显示,截至去年12月,拉美地区汽油价格最低的国家是委内瑞拉(0.03美元/加仑,1加仑=3.7854118升),其次便是厄瓜多尔(1.85美元/加仑),远低于邻国哥伦比亚、秘鲁和全球汽油均价。油价上涨引发民众强烈不满,厄瓜多尔交通运输业者10月3日宣布举行全国大罢工。首都基多和第一大城市瓜亚基尔等地的公共交通停运。抗议者在城市主干道燃烧轮胎,阻碍车辆正常通行,造成城市交通陷入瘫痪。

10月13日,在厄瓜多尔首都基多,土著居民在政府与印第安土著居民团体领导人达成协议后来到街头庆祝。(新华社)

遭受油价上涨冲击的还有主要从事农牧业生产的土著居民,他们从各地向首都基多进发,举行大规模示威抗议活动,两股抗议浪潮叠加引发该国10多年来最严重的社会动荡,示威者一度闯入国会大厦。由于担心物价大涨,当地超市被抢购一空。厄瓜多尔一条关键输油管道9日也因暴力示威被迫关闭,导致该国大约三分之二的原油供应中断。厄瓜多尔能源部表示,暴力示威导致的原油减产已令国家损失1280万美元。与此同时,厄瓜多尔总统莫雷诺10月3日宣布全国进入为期60天的紧急状态,7日宣布国家政府机关从基多临时迁至瓜亚基尔,8日基多局部实施宵禁,12日基多及周边地区全面实施宵禁和军事管制,莫雷诺还下令武装部队联合司令部采取必要措施和行动应对骚乱。

厄瓜多尔总统莫雷诺,他在45岁时遇袭致残,导致出行需坐轮椅。发展典范一乱惊人同样位于南美洲太平洋沿岸的智利,1860万人口略多于厄瓜多尔,国土面积超过75万平方公里,是厄瓜多尔的三倍。去年的国内生产总值(GDP)总额超过3000亿美元,也大约是厄瓜多尔的三倍。智利拥有丰富的森林和渔业资源,拥有全球最丰富的铜矿资源,是世界第一铜矿生产和出口国,也是世界唯一硝石生产国。不过,智利不是产油国,能源燃料依赖进口。1990年结束军事独裁统治之后,智利延续了始于1970年代的开放和自由贸易政策,无论是综合竞争力、自由度、人类发展指数、人均GDP等指标排名均位居南美之首,被视为南美经济发展的样板。

地处南美洲太平洋沿岸的智利(红色区域)是国土最狭长的国家。

过去20多年来,智利经济快速发展,政治保持稳定,教育水平发达,是拉美地区中产阶层人数最多、贫困率最低的国家之一,被称为南美乃至拉美地区稳定和繁荣的典范,被世界银行视为高收入经济体,是南美洲第一个经合组织成员国。然而,智利还是被一张地铁票给击倒了。10月6日,智利首都圣地亚哥启动公交系统票价改革,地铁早晚高峰各两小时时段的票价上涨30比索,达到830比索(约合8.1元人民币)。此前一周,智利政府将电价上调了10%。起初,对公交涨价比较敏感的学生只是以逃票的方式表达不满。一周后,民众的不满情绪开始爆发,参与者从学生扩大到包括工人、政治反对派人士在内的各个年龄层和领域,示威活动也从反对公交涨价演变为抗议不平等和生活成本上涨的暴力骚乱。

10月20日,在智利康塞普西翁,示威者设置燃烧的路障。(新华社)

上周末前后暴力活动达到一个高潮,抗议人群进入圣地亚哥的地铁站焚烧车厢、破坏售票机,烧毁公共汽车、多处建筑物遭纵火焚烧,很多商铺超市甚至银行遭到打砸抢劫,示威者还与军警爆发激烈冲突,导致圣地亚哥关闭所有地铁站、停运所有线路,公共交通几乎瘫痪,很多商铺关门歇业,圣地亚哥国际机场的数十个航班取消或更改目的地。19日凌晨,智利总统皮涅拉宣布首都进入紧急状态,当晚智利军方宣布在首都实施宵禁。上周末,已有超过1万名军人进驻圣地亚哥,这是自1990年结束军政府统治以来,智利首次在首都部署军队。而且,首都圣地亚哥的暴力示威活动还向全国蔓延,康塞普西翁、兰卡瓜、蓬塔阿雷纳斯、瓦尔帕莱索、伊基克、安托法加斯塔、基洛塔和塔尔卡在内的8个城市也爆发抗议活动。为此,紧急状态扩展至更多城市。智利主要报纸《三点钟报》统计,暴力冲突已造成17人死亡、1244人受伤、5147人被捕;已发生上百起抢劫案、916起纵火,抗议游行上千次。其中,圣地亚哥损失最重,这次暴力示威堪称智利1990年结束军政府统治以来最严重的社会动荡。

10月19日,在智利首都圣地亚哥,军队在街头警戒。(新华社)南美通病局部发作在厄瓜多尔,政府财政收入一半来自石油出口,而过度燃油补贴致使国内油价远低于国际水平。近些年国际油价暴跌之后回升乏力,严重影响了厄瓜多尔经济和财政。为了获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贷款,厄瓜多尔必须推动税制改革、下调燃料补贴以及缩减公共支出来弥补财政赤字。据统计,燃料补贴每年花费政府13亿美元,而减少燃料补贴、提高油价将为政府节约4亿美元。今年1月,厄瓜多尔经济和财政部的数据显示,该国去年财政赤字为33.33亿美元,是2008年财政盈余之后连续第十年出现财政赤字,2019年的融资需求达90亿美元,国家仍需举债度日。今年3月,厄瓜多尔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达成总额42亿美元的贷款协议。此外,厄瓜多尔未来三年还将从拉美开发银行、世界银行、美洲开发银行、欧洲投资银行、拉丁美洲储备基金组织和法国开发署获得总额60.7亿美元贷款。

10月13日,在厄瓜多尔首都基多郊区,厄总统莫雷诺(中)与印第安土著居民代表举行对话。(新华社)

面对暴力示威,厄瓜多尔政府最终与土著居民代表达成协议,撤销883号总统令并协商制定新法令,土著居民团体同意结束全国大罢工并停止示威游行。智利总统皮涅拉也一改强硬态度,22日晚发表讲话向国民道歉,并宣布20条改革措施回应民众诉求,包括增加国民退休金20%、提高最低工资标准、降低药价、公务员降薪、收取高达40%的富人税等,地铁票价也不涨了。次日,智利政府又决定部长级高官全体降薪。虽然智利的经济表现在拉美首屈一指,但与该地区其他国家一样,贫富分化和不平等现象日益加剧。拉美经济委员会2018年的调查显示,智利“金字塔”顶端1%人群分享着全国三分之一的资源。另有数据显示,智利大约一半的工人月薪550美元或更少。在经合组织国家中,智利和墨西哥这两个拉美大国的不平等问题最为严重。去年开始,阿根廷经历新一轮经济和金融危机,本币比索持续贬值、通胀率维持高位。受此影响,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地铁票价11个月内涨幅达到120%,燃气费、电费也大幅上涨,引发民众抗议。

10月26日,智利总统皮涅拉在首都圣地亚哥发表讲话,要求全体内阁成员提交辞呈,以重新组阁,回应民众新要求和适应新情况。(新华社)无论是厄瓜多尔、智利还是阿根廷、巴西等国,都存在经济结构单一问题,这些国家大多依赖石油、矿产和农产品这类大宗商品出口,加之自由化经济和货币政策,导致其极易受到外部因素影响。据世界银行的数据,2010年以来拉美国家的GDP萎缩速度超过全球平均水平。巴西经济近年来持续萎缩,直到今年一季度才迎来微弱增长;阿根廷自2013年以来外债规模迅速扩大,涨幅远远大于外汇储备规模,去年年中阿根廷再度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达成500亿美元贷款协议。厄瓜多尔和智利两个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差距明显的国家,同时因为涨价引爆社会动荡,反映出民众抗议的生活成本上涨,对社会不平等和分配不公的不满,贫富差距过大等问题不是个案,而是南美国家的“通病”。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赵恩霆 整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