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诚的凯迪拉克CT5与诚实的冯旦

界面新闻

发布时间:10-2212:00

记者 | 李文博1

冯旦很诚实。

身为上汽通用凯迪拉克市场营销部长的他,开口第一句话就是“过去的凯迪拉克,产品表现不是很尽如人意,市场竞争力也确实有一定缺陷。”

这是一句很难从其它汽车品牌高管嘴里说出来的语句,但却是一个汽车品牌深度自我审视后推导出的必然结论。

尽管凯迪拉克在2018年只花了11个月的时间,就卖掉超过20万辆新车,并在2019年的最后一个季度,将中国市场的累计用户数量,擢升到了100万辆。

从0到第一个100万,上汽通用凯迪拉克用了16年。

“16年的耕耘,凯迪拉克不需要煽情,”冯旦说,“只需要做符合我们价值观的事情:为中国消费者,提供最好的产品与服务。”

同样的第一个100万累计销量,华晨宝马用了12年,这曾是“国内豪华汽车累计销量破百万耗时最短记录”。后来,北京奔驰将这个记录缩短了5个月并保持至今。同在二线阵营、纯进口身份的雷克萨斯,用了14年。

对此,诚实的冯旦坦言,过去的凯迪拉克在中国市场有两个遗憾:第一是产品推陈出新较慢;第二是缺少1-2辆爆款车型。

“一个豪华品牌能做出一两台爆款已经很厉害了,”冯旦很歆羡,“我们的CT5就有这个潜质。”冯旦很镇定。

这个把西装穿得很英伦,却鲜少配领带男人镇定的背后,是从内而外都坚决与旧世代划清界限的CT5和初现端倪但吊足年轻人胃口的CT4。

CT5、CT4与CT6,一同组成了新世代背景下的凯迪拉克“后驱家族”。在XTS结束历史使命后,凯迪拉克终于等到了将“后轮驱动”作为故事主线的机会,也第一次向内心注入了与德系豪华品牌正面对抗的勇气。

“后驱是豪华车重要的组成一环,也是豪华轿车必须坚持的品质,CT5就是要教育消费者,什么是一台好的豪华轿车。”在谈及可能的英雄车型CT5时,冯旦难忍内心悸动。

也许,曾经中国豪华汽车市场的游戏规则都由来自德意志联邦的势力三手掌控。但今天,开始第二次创业新征程的凯迪拉克,挺身而出。

不过,实诚的凯迪拉克并没有被一腔“maybe击败德系豪华”的慷慨激昂冲昏头脑。从二线阶层跃迁到一线,狼性只是思维旗帜,如何将“狼性想法”实打实地落地为“狼性做法”,才是凯迪拉克从100万辆迈向200万辆过程中,亟待解决的课题。

“对德系豪华,凯迪拉克的品牌溢价不能差距太大,并以此为基础获取销量。二次创业,我们要把凯迪拉克品牌价值在中国做扎实。”

冯旦很诚实,他率领的凯迪拉克,就很忠诚地投射了它的气质——一种拳拳到肉,宛若钢筋水泥浇铸而成般的敦实气质。

Fancy外装下,内藏一颗质朴火热奉献之心的CT5便是凯迪拉克“创业再出发”气质的首位践行者。不知缘起何处,CT5总能让我第一时间联想到巨石强森。

比如,CT5交出的4,924×1,883×1,453毫米的车身尺寸成绩,就比北京奔驰C级长轴距版,大喇喇地魁梧出一整圈;最大功率177千瓦,峰值扭矩350牛·米的2.0T可变缸涡轮增压发动机,与通用自产10挡手自一体变速箱的结合,将动力总成的起跑线拉高到了宝马3系以外的另一境界;而全系后轮驱动的设定,则直接让奥迪A4L黯然退场。

在高阶车型上,CT5还不吝加上MRC主动电磁感应悬挂和Brembo刹车。但最硬,也最令对手弹眼落睛的,还是机械式LSD。

从基础配置和机械设定上看,凯迪拉克虽然没有直言,但很明显是不把奥迪A4L放在对标清单里的。

但别忘记,奥迪A4L是德系三大豪华中级车里,价格战的不二高手。凭借各级距车型的全面开花,奥迪最早在价钱与销量间,找到了外部平衡与内心平和。

憧憬第一个百万辆时的凯迪拉克,也是价格战的耿耿门徒。

在清国五库存的阶段,甚至出现了“ATS-L只要15万就开走”的江湖传闻。

这个传闻明显违背逻辑。在凯迪拉克内部统计结果里,ATS-L的平均成交价格是19万。

但凯迪拉克终端优惠幅度较大亦是事实,冯旦不否认。同时,他也口气坚决,“国五清仓是优惠的极致,之后不会出现。优惠幅度太大会影响消费者对豪华品牌的认知,我们不希望量变积累成质变。”

这样的态度,就等于向外界释放了一颗亮眼的信号弹:CT5不会重蹈“优惠换销量”之覆辙,哪怕是五六年后的产品生命末期。

从低价换市场的初级阶段,晋升到塑造品牌价值来折服用户,16岁的上汽通用凯迪拉克开始变心。

“相比一时城池的得失,凯迪拉克更渴求跻身一线”,冯旦毫不掩饰对进军一线阵营的野心,他将一线的销量及格线定在了年销40万辆,“凯迪拉克还有20万辆的差距。”他说。

这20万辆对“不小打小闹”的上汽通用凯迪拉克来说,或许就是“小打小闹”。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