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情侣遭父母反对,女孩怀孕偷偷生子,9个月后全家如坠深渊

图文时代

发布时间:10-2115:07

“我的家庭虽然不好,但你要相信我,我会让你和孩子过上好日子的!”2017年年底,云南保山,当时22岁的刘祖建发现自己怀孕并告诉小她2岁的男友李思林时,李思林向她说道。就这样,刘祖建在父母不知情的情况下,偷偷生下了孩子。然而就在孩子9个月大的时候,伴随着孩子的一场大病,全家人如坠深渊……(图为李思林、刘祖建和儿子童童)

刘祖建来自云南腾冲,2017年在江西南昌打工时,经朋友介绍与江西抚州小伙李思林认识。刘祖建温柔体贴,李思林老实憨厚,两个年轻人互生情愫,很快就确定了恋情。年底的时候,刘祖建想回家看看,李思林也一并跟了过去。在腾冲,刘祖建向父母说了男友的情况后,刘父刘母不想女儿远嫁便极力反对,李思林也没有见到女友的父母。刘父刘母的反对让两个人无地自容,而就在此时,刘祖建却发现自己怀孕了。(图为刘祖建看着生病的童童)

年轻人总是想得很简单,两个人在惊慌失措之余,又对他们未来自己的小家庭充满了无限憧憬。两个人想,等生下了孩子,也许刘父刘母就同意他们结婚了。刘祖建向家里隐瞒了怀孕的事,而李思林则把女友怀孕的事告诉了家里,李思林因为没有了母亲,所以他决定带着女友去投奔在浙江杭州打工的哥嫂,也为了能有个照应。李思林先去了杭州,刘祖建在家待了一段时间后也跟了过去。(图为刘祖建抱着生病的儿子童童)

在杭州,两人租了一间房子,李思林为了更好的照顾女友,选择了工作时间相对自由的外卖小哥。每天早晨,李思林先是早早起床做好早餐,然后叫女友起床,自己匆忙地吃了一点东西后,再看看女友和女友日益隆起的小腹,浑身充满干劲地就出门了,午饭和晚饭,也是李思林回来做好,然后再出去送餐,一直干到凌晨。(图为治疗中的童童)

2018年9月26日,在没有双方家人陪伴的情况下,李思林和女友在医院迎来了他们的儿子刘新童(随母姓)。小生命的到来,让两个毫无经验的年轻人感到既新奇又慌乱,“我当爸爸啦”“我做妈妈啦”的声音常常萦绕在对方的耳边,看着儿子肉嘟嘟的小脸、小手和小脚,两个人都陶醉在初为人父人母的喜悦中。(图为童童正在接受治疗)

李思林虽然没有让女友过上想象中的生活,但也没有让她感到失望。孩子出生后,洗衣做饭、忙里忙外,几乎都是李思林自己,他小心翼翼没有丝毫懈怠,一有空就出去送餐,一天就睡四五个小时,因为他明白,当时只有钱才能给女友和儿子保障。对于刚20岁出头的李思林来说,他不仅尝到了有家庭的幸福感,更感受到了生活的艰辛和不容易。(图为李思林趴在病床旁)

转眼间快到2019年春节了,在外打工的人纷纷踏上了返乡路,但李思林和女友却没有回家,一家三口在杭州过了年。因为天气寒冷,刘祖建不想让孩子跟着受罪,便萌生了回腾冲老家的想法。她提前给家里的父母打了电话,并把自己生了孩子的事情告诉了他们。刘父刘母没做他想,赶紧让女儿回家了,而李思林则继续在杭州送外卖。(图为刘祖建看着儿子童童)

突然当了外公外婆,刘父和刘母是忧大于喜,但看到胖嘟嘟的外孙,刘父刘母还是坦然接受了。刘祖建回家后在附近找了一份工作,刘母晚上也在一家火锅店里打工,就这样,刘祖建上班时,刘母在家照顾孩子,刘祖建下班后,刘母再去上班,母女俩就这样轮流照顾着童童,然而他们万万想想到的是,一场灾难正在悄悄来临。(图为刘祖建为童童换尿不湿)

2019年7月份,童童在9个月大的时候,突然高烧不退,在当地医院检查出血项异常,医生建议转往上级医院。刘祖建在家人的陪同下,带着孩子来到云南昆明市儿童医院,经过一系列检查后,童童被确诊为噬血细胞综合征,这是比白血病更严重的一种罕见疾病。吓哭了的刘祖建赶紧给远在杭州的男友李思林打了电话。(图为剃发后的刘祖建抱着儿子童童)

自从女友带着儿子走了之后,独自在杭州送外卖的李思林是常常想念,因为很多原因,他也只能把想念埋在心里,然后拼命地工作赚钱。李思林接到女友的电话后,他从女友的哭声中得知儿子患重病的消息,立马带着所有的积蓄和家里给的一万块钱奔向了云南。当李思林来到医院后,女友的哭泣、儿子的病态让他彻底地慌乱了……(图为刘祖建为了方便照顾童童而剃掉长发)

医院巨大的花费压得两个年轻人喘不过气,不仅刘父刘母拿出了所有积蓄,就连从小和刘祖建吵架吵大的妹妹,也主动拿出了打工多年积攒的3万元钱给外甥治病了,而李思林家里的情况实在是困难,所以也没拿出多少钱。童童在医院治疗了一个多月,前后花掉了十多万元,因为童童的户口问题,治疗费一分钱也没能报销。(图为剃掉长发的刘祖建)

童童在基因检查中查出是原发性噬血细胞综合征,需要做骨髓移植才能康复,医生建议去北京进行治疗。刘祖建听到后,瞬间感觉天要塌了,她没想到儿子的病竟会这么严重!对于去北京治疗,当时刘祖建和家人想都没敢想。童童的病通过保守治疗虽然得到了控制,但也只是暂时的,只有进行骨髓移植才能治愈的可能。(图为刘祖建和儿子童童)

女子本若,为母则刚,刘祖建看着生病的儿子,心都要碎了。她早已把儿子的生命和自己绑在一起了,她发誓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儿子。刘祖建求亲告友,跑遍了所有能跑的公益机构和相关部门,最后筹到了3万多元。2019年9月26日,童童一周岁生日的时候,刘祖建和李思林拿着筹来的3万多元钱,带着儿子去了北京。(图为刘祖建和儿子童童“拉钩约定”)

在北京京都儿童医院,童童经过了一系列的检查,最终先化疗再移植。童童在医院做了血浆置换后,昏迷了长达七天七夜的时间,那几天,刘祖建简直是吓坏了,整日以泪洗面,她是第一次感觉童童离自己那么远。之前刘祖建带来北京的3万多元,仅仅两天就花完了,无奈下只能再次求助于父母,本就欠债的刘家靠着一次又一次的借钱,童童的治疗才得以继续。刘祖建深感愧对父母,她当了妈妈后才知道,这份爱原来是如此沉重。(图为童童躺在病床上接受治疗)

如今,童童已经和爸爸李思林配型成功,2019年10月21日,李思林又做了配型复查,医生表示童童可以在这个星期进仓移植了,然而一切都准备就绪了,他们却被60万元的移植费挡住了脚步。虽然治疗路艰难,但李思林和刘祖建都没有离开对方,更没有放弃儿子,对于两位刚20岁出头的年轻人来说,这已是弥足珍贵了。(图为刘祖建亲吻儿子的小脚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