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么脱,要么死”,这个周六英国首相很难熬

纵相新闻

发布时间:10-2013:35

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 陈思众

这是鲍里斯·约翰逊就职英国首相的第16周,距离英国计划退出欧盟的期限仅剩264个小时不到。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图/NBC)

人们早已不在意他的一头乱发,也不再谈论他在《泰晤士报》担任记者时编造引语的丑闻。在约翰逊此后的生涯中,“脱欧”将成为无法回避的烙印。

按照英国相关法律,约翰逊已经在19日当天寄出了申请延迟脱欧期限的信件。但据CNN报道,他并未在这封信上签名,不仅如此,还强调了这封信“来自议会,而非政府。”

约翰逊寄出的第一封信

与此同时,约翰逊还一并寄出了第二封署名信件,希望说服欧盟不要同意延期,并再次申明他将竭尽所能,推进英国在10月31日脱欧。

约翰逊在第二封信上署名

约翰逊的主张

这位一贯主张“一脱到底”的英国首相看起来已经无计可施。

10月19日,原本是万众瞩目的“英国脱欧结算日”,媒体和民众将其称为“超级星期六”。英国下议院自1982年马岛战争来,首次在周六加班加点。

若按照原计划,议员将在当天对首相约翰逊与欧盟达成的新脱欧协议进行投票,但一项修正案让约翰逊的计划直接流产,几乎没有回旋余地。

当地时间下午2:50左右,英国议会下院以322票赞成,306票反对,通过了“莱特温修正案”。它规定,在英国政府完成对协议内所有条款的立法后,议会才能推进约翰逊的脱欧计划。

该修正案的通过导致原定的新脱欧协议投票表决推迟,或至下周一(21日)举行。

作为提出者,前保守党内阁大臣、独立议员奥利弗·莱特温(Oliver Letwin)曾表示,他希望约翰逊的脱欧协议取得成功,而法案的作用等于为其加了一份保险,防止英国在执行立法过程中出现问题。

下议院投票通过“莱特温修正案”(图/AFP)

就在前一天,脱欧的“始作俑者”、前首相卡梅伦还在接受采访时评价了鲍里斯·约翰逊:“在一般规则行不通的时候,这头抹了油的猪仔就是有办法滑出别人的手掌心。”——很难分辨他是在骂人还是夸人。

但有一点毫无疑问,从始至终,鲍里斯·约翰逊面对脱欧的态度一直强硬,无论外界如何瓦解他的信心,他只有一句话:“要么脱,要么死。”

“超级星期六”前一天,约翰逊致信《太阳报》读者,他描绘出一个脱欧之后的蓝图:“我们重新掌控我们的金钱、我们的国界、我们的法律。我们可以享受与世界各国的贸易自由,这也可能带来上千岗位,减轻你们支付账单的压力。”

约翰逊在周六议会投票前致信《太阳报读者》

8月末,约翰逊来到法国西南部小城比亚里茨参加一年一度的G7峰会。这是他担任领导人以来首次在国际舞台上公开亮相,照理说来应该激动人心,却遭到了媒体的一致奚落。峰会各国领导人合影时,约翰逊被安排站在最左侧,加英法德四国领导人则站在中间。

此前不久,他前往柏林和巴黎,与德国总理默克尔、法国总统马克龙分别会谈,意图与欧盟重启谈判,却连连遇冷。

鲍里斯·约翰逊在G7峰会领导人合照中被安排在一侧(图/AFP)

在国内的情况更是胶着,自其上任以来,政府在议会的投票中基本没有胜选过,在同党议员倒戈后,他失去了对议会议程的控制权,“无协议脱欧”和“提前大选”的动议也接连失守。

眼见着无协议脱欧这条路走不通,约翰逊在特蕾莎·梅的脱欧方案基础上提出了新协议。亚特兰大委员会研究员弗朗西斯·布尔威认为,约翰逊提出的大部分条款内容和梅的没有出入。“如何核算财务,如何处理在英国的欧盟公民以及在欧盟其他国家的英国公民……”

问题出在北爱尔兰地区的经济地位和边界划分上。

脱欧,动了谁的蛋糕

被欧盟通过的协议未必就能赢得国内的支持,差不多也是去年这个时候,特蕾莎·梅带回了与欧盟达成的首份脱欧协议,但结局却是黯然辞职。

在英国本土,和约翰逊“唱反调”的有三大派: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DUP)、工人党以及自由民主党。

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党魁福斯特(左)与工人党党魁科尔宾(图/Sky News)

其中,更以工人党党魁科尔宾和北爱党党魁阿琳·福斯特为代表。这两者现在看来都是坚定的脱欧反对者,但究其原因,是他们曾对脱欧计划提出过构想,但并未得到满足。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研究员曲兵曾分析,长期以来,北爱党作为一个亲英疑欧的地方性政党,在英国政治中的影响力不大。

直到2017年,特蕾莎·梅将与北爱党之间的关系视为维系政治地位的重要力量,北爱党才逐渐进入干预英国脱欧谈判以及脱欧协议的批准进程,在英国政治舞台上占有一席之地。英国媒体当时还将福斯特称为“造王者”。

福斯特(左)与特蕾莎·梅(图/PA)

自脱欧谈判伊始,北爱党就对涉及北爱尔兰地区的条款高度关注,执着于该地区不被区别对待。北爱尔兰接壤爱尔兰共和国,一旦脱欧,该地区与欧盟成员国爱尔兰的边境问题,成为重中之重。

在2017年6月的英国大选中,北爱党曾提出过自己的主张,一是使英国与爱尔兰共和国之间保持无摩擦边界,另一是主张英国脱欧后与欧盟达成自由贸易和关税协议。

也就是说,它支持脱欧,但也希望英国脱欧后仍与欧盟保持密切的经贸合作。

科尔宾的诉求也与之类似,他所代表的工党认为,英国在脱欧后仍应留在关税同盟,有助于保护其制造业供应链。此外,政府应当承诺英国工人权益与欧盟工人一致。

随着谈判带来的一次次失望,风向急转直下。1月15日,英国下议院以432票反对、202票支持,否决了特蕾莎·梅与欧盟达成的脱欧协议。科尔宾痛批称“本届政府完全无能”。

科尔宾(图/Sky News)

BBC当时报道称,这是英国历史上执政党在议会投票表决中遭遇的最惨重失败。

约翰逊在17日与欧盟达成共识的脱欧方案中,尝试以“关税伙伴”的方式解决北爱尔兰的经济和边境问题。也就是说,尽管在法律上仍然属于英国关税区,但在实践中,北爱尔兰地区仍是欧洲关税同盟的一部分,进出北爱尔兰的货物将由英国方面代征“欧盟关税”。同时,也会借助技术手段避免出现“硬边界”,在保证英国脱欧的同时,维护北爱尔兰地区的和平。

这是两方需要各退一步的局面。但阿琳·福斯特在议会开始前便明确表示,因为关税、同意机制和增值税率不清晰,无法接受新版脱欧协议。

四十四年,是梦想还是赌博?

1975年,“Brexit(脱欧)”这个还未被发明,但刚刚加入欧洲共同体两年的英国选择举行退欧公投。彼时英国经济正遭遇滑坡,疑欧派将此归咎于欧共体。当时的卫生秘书芭芭拉·卡斯特罗如是评价选择加入欧共体的保守党政府:“他们给我们看了市场出现奇迹的海市蜃楼,然后将我们诱拐进这个‘共同市场’。”

芭芭拉·卡斯特罗是一名坚定的疑欧派(图/Getty Images)

但企业不这么想,如IBM、福特、大不列颠钢铁等数家商业巨头大力鼓吹英国留欧。他们在消费者组织、贸易协会以及国家农民工会被推举到前排。这些财团的资金力量不可小觑,仅零售业巨头桑斯伯里(Sainsbury’s)和英国石油公司募集到的款项就是整个反对留欧群体募捐的三倍。

大不列颠产业联盟给12000名企业成员做了问卷调查,结果显示只有8名想要离开欧共体。

1975年,英国首次退欧公投(图/Getty Images)

时任工人党领袖的哈罗德·威尔逊在1974年竞选首相时提出,当选后会针对英国的欧共体成员资格进行公投。最终,67.2%的民众选择留下。

时隔41年,欧盟上空乌云密布,面对移民、欧债、空袭等多重危机,英国国内疑欧情绪再次上涨。前首相卡梅伦看到了这一变化,为了迎合英国国内和党内的疑欧主义,争取更多选民支持,2013年1月,卡梅伦首次提出脱欧公投,这一想法在2016年6月公投正式实现。尽管卡梅伦当时率领的是留欧阵营,但选民出乎意料地以52%支持,48%反对选择了脱欧。

对于这个任内末期几乎赌博式的做法,卡梅伦在近期的访谈中表示,为自己当初造成的分裂感到遗憾。

卡梅伦近日接受英媒ITV访谈 视频截图

“这是个重要的决定,而我认为我们选择了一条错误的路。”在接受英国媒体ITV专访时,卡梅伦说,“如果你问我,我后悔吗?是的。我在这事上有责任吗?有。这是我提出的公投,我发起的运动,我决定的重新谈判。”

但历史的车轮只能滚滚向前,泰晤士河水依旧照常流动。

周六下议院投票表决之时,反对脱欧者亦走上街头游行(图/AP)

有媒体曾在议会开始前,将刚刚过去的超级星期六称为“英国政治历史上最重要的一天”,但面对强硬的议员和更加强硬的约翰逊,很难说这场始于脱欧的戏码,究竟何时上演终曲。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