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一名医院院长腐败细节获披露:落马前连夜驾车转移赃款

澎湃新闻

发布时间:10-1915:41

“白衣天使”怎么堕落成了贪腐分子?广东梅州市纪委监委官网10月18日刊文《因贪欲折翼的“白衣天使”——兴宁市人民医院原院长叶胜朋腐败案纪实》,介绍了这样一起案子。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注意到,梅州市纪委监委官网的这篇纪实文章随文附了叶胜朋接受审查调查、叶胜朋在拘留证上签名以及办案人员清点涉案财物的现场照片,具有临场感和教育意义。

2019年6月,兴宁市纪委监委严肃查处了兴宁市人民医院医疗设备、耗材回扣案,该院原党总支书记、院长叶胜朋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被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叶胜朋在接受审查调查 本文图片均来自梅州市纪委监委网站

文章介绍,叶胜朋,在兴宁当地颇有名气。2003年任兴宁市人民医院内二科主任期间,凭借过硬的医术,把一位住院期间出现10多次心跳骤停的80多岁患者从死神手里拉了回来,赢得广泛赞誉。2015年担任兴宁市人民医院院长后,他大刀阔斧抓改革提效能,医院一年扭亏为盈,两年大发展,三年上台阶,被喻为“治院能人”。然而这位医术了得、管理有方的院长,却是赞誉与质疑一路相伴,近年来反映他违规用人、收受回扣,违反工作纪律、廉洁纪律的举报信源源不断。

2018年2月,接到广东省委巡视组转办线索后,根据梅州市纪委监委的指示要求,兴宁市纪委监委成立专案组,迅速启动对叶胜朋的调查。

叶胜朋在拘留证上签名

“尽管前期做了大量工作,但调查一开始还是遇到了不少困难。”专案组成员说。

专案启动后,调查人员根据群众反映的问题线索,调阅核查了医院财务以及被调查人和其近亲属银行账户,均没有发现异常问题。访谈医护人员,有的顾虑重重,左顾言他;有的三缄其口,不愿配合调查;有的主动维护叶胜朋,认为“叶院到任后,敢抓敢管,成绩有目共睹”。而叶胜朋面对组织的约谈,则显得自信满满,要么大谈其丰功伟绩,要么牢骚满腹,提出“医院改革触动了一些人的利益,他们就想整倒我”,拒不承认自己存在违纪违法问题。此外,专案组人员向一些医药公司调查了解情况时发现,这些医药公司仅是相关医药和器材销售人员的挂靠单位,并不掌握具体情况,导致取证工作一度受阻,无功而返。

办案人员在清点涉案财物

面对工作困境,专案组没有气馁,而是加大综合研判力度。专案组人员经过抽丝剥茧、重新梳理案情后发现,兴宁市人民医院设备科科长肖清平,与叶胜朋关系密切,是负责医院设备采购的实际操作人,在该案中是关键人物。对此,专案组及时调整策略,决定把肖清平作为突破口,经大量摸排核实,专案组迅速锁定了肖清平在担任综合科医师期间伙同他人出售医院处方统计数据、收受大额回扣的证据。2019年2月,兴宁市纪委监委对肖清平进行立案审查调查,不久对其采取了留置措施。

元宵节刚过,肖清平被留置调查的消息就传来,此时叶胜朋再也坐不住了,急匆匆连夜驾车到惠州,把家里大量现金寄存在弟弟、妹妹家里,转移赃款赃物。同时,紧急约见涉案供应商,商量对策,订立攻守联盟。为清除作案痕迹,花重金找技术人员,将手机信息数据进行删除……这些在电视剧里才会出现的反调查情节,在叶胜朋身上真实发生了。

肖清平被留置后,在专案组的强大攻势和政策感召下,很快交待了其利用职权,违规操作医疗设备采购,收受巨额回扣的违纪违法事实,同时还主动交待了其行贿叶胜朋70万元的重要线索。专案组乘胜追击,3月11日,兴宁市纪委监委对叶胜朋涉嫌受贿犯罪进行立案审查调查,3月20日,经报梅州市监委批准,对叶胜朋采取留置措施。

梅州市纪委监委官网的这篇文章还介绍了办案人员与叶胜朋之间“短兵相接”的细节。

文章写道:到案后的叶胜朋自认为准备工作已经做足,只要自己不开口,办案人员就奈何不了他,采取各种手段对抗组织调查。面对讯问,叶胜朋打起了太极拳,总是避重就轻,问急了就辩解自己长年服用治疗焦虑症的药物,导致记性不好,啥事也“不清楚”“不知道”“不记得”,甚至利用自己熟悉病理知识的特长,半夜假装急病发作,要求外出住院接受治疗,反过来对办案人员施加压力。

外围取证的困难也远超预期,涉案的医疗设备、耗材供应商大多是外地人,居住地和活动地不一,有些早已和叶胜朋结成攻守同盟,当得知叶胜朋、肖清平被查后,纷纷关闭手机,外出隐匿,切断联系方式,拒绝配合调查。因短时间无法联系上涉案人员,办案工作再度陷入困局。

面对迟迟未能取得突破的案情,兴宁市纪委监委主动争取梅州市纪委监委的支持。同时,积极发挥反腐败协调职能作用,加强跨地区、跨部门、跨行业办案协作配合,在公安、卫计等部门的大力协助下,涉案行贿人员陆续出现,配合审查调查,叶胜朋在医疗设备、耗材采购方面的违纪违法问题证据一一被锁定。至此,办案主动权已经被专案组人员牢牢掌握……

部分涉案现金

在加大外围取证力度的同时,专案组没有放弃对叶胜朋的教育感化,抓住时机,推心置腹讲解政策,点出问题分析利害,苦口婆心规劝开导,让其打消侥幸幻想念头,化解内心抵抗坚冰。“我先前错了,一定悔过自新,请组织再给我一次机会。”在不断出现的证据面前和办案人员耐心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下,叶胜朋的心理防线最终崩溃,逐步交待了其利用职务便利,违规干预插手医疗设备、耗材等物品采购,违规拆解工程项目,违规收受他人送礼,非法收受医疗设备、耗材供应商巨额送款合计人民币393.9万元的违纪违法犯罪事实。

成功突破叶胜朋本人后,办案人员趁热打铁,马不停蹄把工作重点转到固定和完善证据链上。为取出叶胜朋藏匿的涉案现金,办案人员连夜赶往惠州,凌晨一点踩点,第二天一大早在叶胜朋弟弟家追回大量涉案现金。刚回到梅州,得知叶胜朋妹妹家里还有一笔涉案资金后,再次返回惠州……

据不完全统计,在外围取证过程中,专案组先后联系、接触行贿人(关系人)90多人,多次分赴惠州、梅州等地,行程将近3500公里。

“回顾自己从一位纯洁善良的‘白衣天使’逐步走向犯罪道路的整个过程,确实令人感到可悲、可恨、可叹。”叶胜朋在自己的忏悔书上写下了这样的一段话。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