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榜》情丝绕一计,梁帝得知真相仍轻饶贵妃,想冲进去骂他

发布时间:19-10-1812:17

虽然前面营救霓凰郡主的情节十分紧张,但是后来众人在梁帝面前各执一词的争辩,才是最精彩的地方,我们可以从此处看出,掌握权力(梁帝)的人的真正想法。

原本霓凰郡主喊冤,以自己清白的女儿之身做担保,说越贵妃勾结司马雷骗她喝下情丝绕,意图不轨,控诉对于越贵妃十分不利。

因为以郡主之尊,不太可能编出这么一个有损自己清白的故事,来构陷越贵妃与太子。

坏就坏在,这件事皇后扯了进去。

梅长苏让蒙挚去通知皇后,是确保皇后可以去搅局,但是皇后的强势插入,却给了越贵妃绝好的辩白借口,将一件比较简单的阴谋,变成了“夺嫡大戏”。

所以,一开始梁帝当然是倾向于相信霓凰的,因为霓凰郡主的人品摆在那里,不会胡说八道。

但重要的是,越贵妃说了一句很关键的话:郡主更愿意亲近皇后娘娘和誉王。

这问题就绝非侮辱郡主清白这么简单,而是皇后可能利用郡主被害一事,起了夺嫡的心思。

所以皇后在指责越贵妃:“你真是巧言善辩”的时候,梁帝很不开心。

越发觉得皇后目的性太强,有自己的小九九。

而霓凰郡主被激之后骂越贵妃是“摆弄阴谋诡计的深宫妇人”,更是引起梁帝的警惕。

因为他觉得霓凰郡主自恃军功,对越贵妃不敬,对太子的母亲不敬,就是对皇权不敬,更坐实了霓凰郡主可能与皇后有勾结,想要诬陷越贵妃的嫌疑。

然后靖王这愣头青就跑过来搅局了,他不来,事情还没有那么糟糕。

他一来,事态就撒开了膀子,向最不可控的方向奔流到海不复返了。

越贵妃原本和他做交易,你放我一马,我放你一马,对大家都好。

但是靖王不肯,硬是要为霓凰郡主作证,说看见了司马雷,然后为了把前因后果讲清楚,把他刀挟太子的事情也一起说了出来。

侮辱郡主,射杀皇子的罪名大吗?极大!

但是再大的罪名,也大不过皇子以下犯上,刀挟太子,这简直就是造反!

而且靖王的出现,虽然证明郡主没有说谎,但是也更证明了,太子确实遭到皇后、郡主和靖王的合力围攻。

就算郡主被侮辱这件事是真的,围攻的众人有没有私心?

皇后有没有和靖王勾结?郡主有没有和靖王勾结?罪名成立之后是不是要废太子,太子废了之后怎么办?

这一桩一件,远比事实本身重要,太子再有错,也只有皇帝能废。如今在众人围剿之下被逼废黜,皇权何在?

所以越贵妃才坚持不分辩(当然诡辩也无意义),她越显得弱势,梁帝越发不会重罚她。越贵妃真是一个聪明的女人。

后来越贵妃更是一口承认所有罪责,为太子开脱,说太子纯孝(不会造反),是因为怕太子被人暗算,才会出此下策。

梁帝一听,顿时就爆了:太子是一国储君,怎么会有人暗算?愤怒来自于恐惧。

这才是梁帝最担心的,他担心太子被暗算,他担心有人夺嫡,他担心自己的皇位不稳。

他根本不担心霓凰的清白和靖王的生死。

真正让梁帝下决心为太子开脱的,是原著中的一个很精彩的情节。太子跪在梁帝面前死命求饶,泪流满面。

而梁帝一阵恍惚,胸口一阵绞痛,他想起了以前被他赐死的长子祁王。

那挺拔的姿态,那清俊的面庞,那冷傲倔强的表情,那永远不肯屈服的熊熊烈火般的眼睛。

如果当年祁王被冤枉的时候,肯像现在的太子一样,趴在梁帝面前哭诉求饶,可能他就不会被赐死了。

作为梁帝能干的长子,祁王不受宠爱,那是不可能的。

但是梁帝再喜欢祁王,也不可能超过他对权力的喜爱。他不在乎祁王是不是被冤枉,他只在乎祁王是不是会威胁他的皇位。

所以祁王当年被冤枉需要死,但是太子现在真的犯错,只要他肯求饶,肯承认皇权无可动摇。

他就可以活下来。

梁帝宽恕太子,撇清太子,轻罚越贵妃,完全是出于巩固自己权力的需要。

他不在乎正义与公理,他只在乎他自己。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