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雪梨离世后,好闺蜜宋茜被骂!

娱有理

发布时间:10-1800:24

10月14日,在京畿道城南市的家里,韩国艺人崔雪莉被发现自杀身亡。

1994年出生于韩国釜山的崔雪莉,原本25岁的她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纪,应该有着大好的前途和美好的人生,本该是命运的宠儿,享受着许多的疼爱,对未来抱有美好的憧憬。

但是很可惜,这位惹人怜爱的女孩却在抑郁症的困扰下,选择了不告而别。

随着她的离世,人们纷纷陷入了悲伤的惋惜和叹息中。

她生前饱经流言蜚语的困扰,更是时不时就被众人群嘲,受到无数人的攻击,于是随着她的不幸离去不少人也纷纷开始反思起了自己的言行。

网络暴力这个被人们忽视已久的问题再一次走入了公众的视线。

不少人开始检讨自己平时在网络上的发言是否太过刻薄,在一桩桩不幸的惨剧背后是不是有自己的推波助澜。

在这个网络发言几乎零成本,不需要承担责任和代价的时代,自己留下的评论是否也成为了压死骆驼的一根根的稻草。

甚至有人悲伤的说,一个25岁花样年华女生的离去,才换回了人们早已丢掉的怜悯和理性,这样的代价实在太过惨痛。

更何况,有太多人并不会因为一个生命的香消玉殒而感到悲痛,他们只会在嘲讽对方承受能力差,心理素质薄弱的同时,积极的为自己寻找下一个开炮的目标,以肆无忌惮的发泄在日常生活中无处安放的戾气。

他们只会挥舞着键盘作为武器继续在互联网上兴风作浪,操控舆论,掀起一场场无休无止的网络暴力。

他们只会把ID作为伪装,抱着侥幸和发泄的心态,继续无所顾忌的在互联网上伤害和凌辱他人,以达到心理上的平衡。

就像如今很多人对待雪莉朋友宋茜的刻薄。

曾经与雪莉身处一个团队、亲如姐妹的宋茜,在雪莉传出离世消息后,一直没有发微博,她最后一条动态还停留在大约一周前发布的某节目通稿。

宋茜在不幸失去朋友后,遭受了许多网友的留言痛骂。

她的微博底下骂声不止“你怎么不去看看她”、“作为队友你怎么不开导开导她”、“你怎么这么冷血”……

这些骂宋茜的人永远站在道德制高点,指责别人的行为,疯狂的发泄着自己的负面情绪。

他们打着言论自由的旗号,对他人进行着疯狂的攻击和咒骂。

他们在匿名而又虚拟的环境中,享受着网暴他人而带来的巨大快感。

当别人奋力反抗,他们只会嘲讽对方承受能力差,玻璃心又矫情。

他们向来理所当然的认为言语从来绵软无力,更是无法伤人。

他们从来不会懂得网络暴力究竟会有多可怕,因为从来不曾亲身经历!

网络暴力究竟有多可怕?

2014年上映的美国电影《解除好友》曾经向人们给出过生动的诠释。

《解除好友》是在美国上映的一部恐怖题材电影,但这部恐怖电影并没有传统恐怖题材里所包含的灵异和血腥。

这部电影中的恐怖元素,其实是人心。

电影里,某高中有一个叫劳拉的女孩选择了自杀,具体原因不明。

在女孩自杀一年后的某个晚上,她曾经的好友兼同学布莱尔正在和男友米奇视频调情,两人兴致正浓,却被其他三个好友强行打断。

虽然布莱尔很尴尬和不满,但在其他人的调侃中,她渐渐放松了下来,开始和朋友嬉戏打闹。

但诡异的是,在他们的群聊中,有一个始终没有头像的神秘人,他们没办法将其挂断,也没办法把他踢出去。

更加诡异的是,这个人还以去世者劳拉的身份和大家说话。

他们一开始以为是黑客的恶作剧,但一个曾经攻击和诅咒过劳拉的妹子很快惨遭不测。

剩下的人开始感到后怕,从而被迫参与了这个神秘人的游戏。

而这是个死亡游戏,参与游戏的人一个个被游戏淘汰而最终惨遭杀害。

凶手的动机只是为了给当年死去的考拉报仇。

当年劳拉其实就是因为承受不住网络暴力而自杀的。

她曾在参加聚会的时候,因为喝醉酒而做出不雅行为,窘迫的样子被人拍下了视频并发布到了网上。

而这个拍下视频并把它发布到网上的人,正是她的好朋友布莱尔。

当时很多人都在嘲笑劳拉,说她丢脸,甚至让她去死。

最终劳拉在网络暴力巨大的伤害下,选择了自杀。

在电影中,最让人印象深刻的画面便是,当初伤害嘲笑过劳拉的布莱尔最后也以同样的方式,深陷网络暴力,受到了惩罚。

这部电影不仅向人们传达出了网络暴力会把他人逼到绝境,更提醒了所有人舆论是把利刃,不仅会伤人,更会伤已。

其实,不仅电影里向人们传达出了舆论的可怕。

现实生活中网络暴力,裹挟舆论的例子也是随处可见。

2013年,14岁的英国少女汉娜·史密斯,在社交网络上上传自拍照,被人连续攻讦与谩骂。

“你这个丑逼”、“太肥了”,甚至有人还诅咒她“遭遇死神”、“得癌症”、“去死”。连续数周,谩骂一直疯狂地存在,甚至连汉娜已故的叔叔都不被放过,称“他该死,罪有应得”。

汉娜亦曾反击:“是的,我可能丑陋,但你们让别人死,说明你们的性格更加丑陋。”

但最终,她仍然不堪重负,在家里上吊身亡。

网络暴力是场对待他人悄无声息的凌迟,而我们每个人都有可能变成刽子手。

网络暴力是把杀人于无形的刀,我们每个人都有可能变成刀下亡魂。

犹记得,一个知乎上的网络暴徒,曾经发帖说:在他们喷界,他是一个极其厉害的角儿,有一天,一个10来岁的孩子惹了他,他无所不用其极地,在对方身上练招儿,直把对方逼得崩溃。

但是,后来那孩子找来了老大,一个更残忍的网络暴徒,且称为老大。

老大人肉出了他,然后叫上一帮人,轮番虐他,直把他吓得三个月不敢上贴吧。

后来他重新上网,无奈被发现,又被吊打了一顿。

他说:作为一个网络暴徒,我就是在网络上对别人施暴的,没想到有一天被别人施暴了。

社会就是关系,孤岛彼此联结,互相牵制,成为一整块陆地。

当施暴成为风气,当作恶成为流行,当辱骂被默许,当人肉一直遭遇绿灯,当暴露隐私被我们“欢迎光临”,那么,身处这个社会,没人能幸免于难。

美国开国元勋本杰明布拉什则说过:公开羞辱普遍被视为比死刑还糟糕的刑罚。

我们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逼死他人的帮凶,也有可能成为被舆论逼死的亡魂。

最后,我想说的是,我们每个人都有以下的权利:我们的人格可以不受侮辱,我们可以自我辩护,我们的私生活拒绝受到干扰,我们的隐私不受侵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