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郭广昌对谈,李安:我的电影一直女性观众多

每日经济新闻

发布时间:10-1714:44

每经记者:毕媛媛 每经编辑:杜毅

2016年《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上映时,李安用他的前沿技术革新了电影的观看方式。时隔三年,李安再一次带来《双子杀手》,继续挑战120帧/3D/4K的放映技术。

站在还未被广泛接受的技术之后,不仅有李安,也有与李安二度合作的复星。

《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上映时,全国只有两块银幕支持120帧/3D/4K的放映,这两块银幕就拿下了3000万的票房。《双子杀手》还未正式上映,预售票房已经接近2000万。

李安在近期也不遗余力地为《双子杀手》进行宣传。

10月15日,李安和郭广昌共同走进复旦大学,进行了一场名为“双子双生,旦兮复兮”的对谈交流活动。

郭广昌:复星配得上李安的《双子杀手》

作为复星国际董事长,郭广昌鲜少为电影站台,但复星两次投资李安的电影,还将李安带入了郭广昌的母校复旦大学。

在后台时,郭广昌叮嘱主持人蒋昌建,李安是他请来的客人,所以要多谈李安,少谈自己。郭广昌对李安的尊敬显而易见。

蒋昌建、李安、郭广昌

对于《双子杀手》这部作品的理解,郭广昌没有在现场展开,不过郭广昌近日在网络上写下了他的一些看法:

《双子杀手》我已经看了两遍,的确非常非常好看。既有好莱坞的惊险动作,又有非常好的故事内核,还有李安式的情怀。其实把这些东西都串在一起,是非常不容易的。以往觉得,好莱坞的很多动作片,往往就是爆米花电影,看过了就忘了,后面很难想起来。但是李安的电影不一样,即使是动作片,他也能够通过精心的构思和角度,把他的情怀揉在里面。而且在影片中,李安还运用了许多世界最前沿的电影科技,比如数字造人、高帧影像等等,让这部电影的画面感特别真实和强烈。

所以这部电影不是一般的动作片,而是只有李安才能拍出来的李安式动作大片。

因为李安对创新的追求,让我看到了电影行业的未来。李安今年65岁了,但是他比年轻人都热爱创新,喜欢新的技术、新的东西。

我觉得李安在做的事情,就是在探索电影世界的未来,特别是高科技对电影的影响。也许未来的电影,会因为这些新技术的突破,可能会颠覆我们对电影的认知。

我想说,复星配得上李安的这部电影,这部电影也配得上复星。

李安:我的电影一直女性观众多

我在30岁到35岁以前没有目的地学习,觉得什么都有意思,可能痛苦都有意思。我多么希望人生可以一直延长,一辈子活到老学到老。有时候我觉得学习本身就是人生的目的,如果你学习了也可以赚钱养家糊口当然最好了。我觉得有时候不切实际也不是那么坏的事情。这是我人生的体验,可能因为我做电影,虚实之间常常会有模糊。

我现在想起来,多赚一点、少赚一点好像没有什么差别,我觉得人要活出一个滋味,学习也要有滋味,你没有兴趣的东西在那边弄弄弄也没有人生目的。

我想我们做艺术的,应该是有一些天份吧,用假借、形容的方式,达到写真的目的,让大家能够体会。《断背山》是我第二次拍同性题材,我一共拍了三次。我不晓得为什么,可能我阳刚气不够,每次打打杀杀就不太卖座,拍比较阴性、复杂的东西好像就比较感同身受。以前女同学特别喜欢找我讲话,谈吐心事,也不跟我干嘛,讲完就走了,常常有这种事情。

我刚刚拍电影是拍父子关系,在亚洲差不多80%的观众都是女性,我的电影一直是女性观众多。我第一次拍《喜宴》,不太适应,拍了一半,我太太带小朋友来探班,我的同事都奇怪,说你原来有太太。

我觉得艺术蛮奇妙的,不止是性别,我在中国台湾地区成长,和美国西部没有关系,可是《断背山》有一幕,我心里有一种真假虚实的很怅然的感觉,让我不由得掉下眼泪。我们做艺术的,感到了奇妙的东西,真的不愿意把它搞清楚,恍兮惚兮把它做出来是最好的。恍兮惚兮中分不清真假,让我讲出个所以然来,是很痛苦的。

我拍《断背山》更卖座,可能跟我的个性有关系吧。人不能简单用阴阳、男女来分类,我觉得我们每个人都有很多种元素。我们社会这么多成分,每个人都不一样,这不是可以简单区分的。

电影的叙事,其实是简化窄化的,电影有个叙事线,一切为这个叙事线服务。我越来越觉得电影不该只是这个样子,电影可以多元化,可以有很多细节的东西,可以去体会切磋的。

文中未标明出处图片均由主办方提供

每日经济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