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小时徒步穿越川西:这可能是我最想称为'旅行'的旅行了

柠檬公社

发布时间:19-10-1618:53

“向导,下次带我登峰吧!”

这是我离开海子沟时说的最后一句话。

国庆节前一周,成都的老李问我:"徒步露营走吗?"

——"酷啊!走!"

从太原到成都东近8小时高铁后,我们碰了面。紧接着又跑去采购了帐篷防潮垫睡袋露营灯等露营装备、衣裤帽子登山包登山杖等运动装备,再就是差不多3天的口粮。

多,还贼沉。

顺带着,我们试用了往后几天仅能用的数码设备——租的大疆osmo和自带的相机。

从茶店子客运站到四姑娘山汽车站4个多小时,穿过了不知几段隧道幽暗和浓雾缭绕。大巴车在盘山路快速行驶,带给我极度不适,浑身绵软无力。

直到车至山脚——眼前陡然一亮。远近山峰的锋锐棱角似诉说着天地间的千年更迭,天与树与水饱和相融闯入眼眶,浓郁的色彩竟将锐利冲刷出了静谧的温柔。

远离了市区和人群,又将抛下手机和信号。

“这也太酷了!”

海子沟之行并非原本安排,由于种种突发原因,我们无奈放弃了计划的长坪沟。想到海子沟开发程度低难度也偏大、且天气预报如何刷新都还是一串连续阴雨,我们难免更多了担心。

还好,当时的我脸皮薄没有把退缩之意说出口,又庆幸,老李总是充满行动力:"这还不是得靠意念靠毅力。"

两个爱折腾的人,真的不愿留遗憾。后来想想,这可能就是缘分吧。两人相约是,去往海子沟也是。

在有马匹背了大部分露营装备的情况下,我仍负重十几斤,老李能有二三十斤。

是真不容易。

尽管出现了超乎意料的麻烦,但总体还是幸运得出奇。几乎一路天晴没有耽误任何,下了高原后我的感冒竟也好了。

折腾半天终是踏上行程。一小段一般游人走的栈道后便是一大段山脊,西南大地总是承载了古老的灵韵,川西的山路也让我走出了茶马古道般的悠远沧桑。

大片大片的树丛遮掩了低洼的泥土,流下的山泉也平添了行走的难度,登山杖戳来戳去就为了寻到一个下脚的好地儿。

以上两图是因果关系。

此奉劝各位,徒步一定要穿正经登山鞋!不然,稀泥与马粪混合在一起染了色再风干大致就这个样子了…像我还穿了白鞋就是想不开。

累,真的很累。

一直负重的肩膀和腰胯歇了一晚后筋缠脉拧像被人咬过掐过一般生疼,运动不停的腿和脚酸疼得倒是均匀得很。几个很陡的坡走完要喘好几口,深深吸气又呼气,再吸气再呼气,氧气太过稀薄让我喘气都觉得累。

不过,值!

川西的绝美非我寥寥几言可以说得清。海子沟的山高路远粗暴地把城市套上的枷锁狠狠踢走。

有人问我徒步露营就这么走有何意义,来之前我也不知道,但如今——身入其中在画中用双脚添上一笔远比站在画前评头论足有意义;深入感受山峰低谷远比看一段视频或者几张照片真实美好得多,就像7D和2D的对比效果再放大不知多少倍。

十里云城,不见人烟。

远不见山,近山生云波。

此景之下心思悠然,顿不觉累。

太阳落山前的花海子。

太阳下山,山间瞬冷。好在天全黑前搭好了帐篷。

裹在睡袋里穿了三件衣服的我还是决定再租一床厚被子。

我们自然是没带煤气罐之类的东西,但居然没带自热米饭真是令人懊悔,呼气成霜的温度下来一顿热乎饭真真是最好的慰藉了。

夜晚头顶的天空镶嵌着星,我哆哆嗦嗦坐在帐篷旁还看了蛮久,又是另一番不同的风景。很遗憾我没拍出满意的图景。

星辉之下,万物静冷。远处的山顶因雪白头,也因星月圣洁。

有人说,无垠星空下的人是孤独的,但我觉得,星辰浩瀚下的人是纯粹的。就像远离了手机远离了城市远离了喧嚣,就连人也见不得几个的此时此刻,我甘愿陷入山水星月中,在朦胧中借一腔星念把高原的粗糙幻化为平滑与温柔。

半夜睡得很轻,听得见风吹灌木听得见水过山石还听到了几滴雨拍过篷顶。

好在第二天醒来没那么冷了,睁眼出篷看到的是水雾朦胧的层林尽染。斗胆用冰冷的山泉水洗了把脸,浑身一激灵。

准备返程时,瞧见露营点另一伙儿人反方向走向登峰线

——没错是登峰

下山是快些的,由于半夜下了些雨,便多了几段难下脚的稀泥路。膝盖和脚底难受的明显,但也还没太影响行程进度。

距离山脚还有一小时路程时突然下起了不小的雨。身边的一切都虚化进了云雾之中,牦牛却还是悠哉悠哉吃着草皮,一点一点嚼啊嚼啊。也是,这本就是它们这群山之生灵的生活常态。

看过了晴空万里看过了云烟成雨。景,绝美无疑,而人更是。

所遇藏族人都是淳朴的,所遇同路人都是友善的。

无论是拉我们的司机师傅,还是青旅的老板,再或者是藏式火锅店的老板娘;无论是伸手相助的陌生徒步者,还是结伴同行的哥哥姐姐,再或者是主动帮我们搬装备的不知名好心人…是景养了人还是人称了景,好生般配,如此绝美。

最后,我想讲讲我们的向导。

因为我说不清他是该属于景的一部分还是情,因为我一直觉得最美的景,是向导拉着马匹走在山脊,目光深邃透过远方。脚下是泥与沙土,背后是山是层林,云雾不浓稠也不寡淡,将远处冒了尖的雪山浸染。当这一切都暴露在无比清透的蓝天下,就美的刚刚好,美的自然纯粹。

露营的晚上,向导教我们搭帐篷给我们烧热水,讲了很多露营经验。临睡时,老李轻微高反,头疼缺氧难以入睡,而我手脚冰凉迟迟未暖,向导便一趟一趟过来帮我们解决问题。

"我要对所有客人负责。""半夜我又来了一趟,看你们没动静就觉得应该睡的还好吧。"

向导一直挺照顾我的,或许是我负重过久显露出的疲惫藏都藏不住了吧,下山途中他帮我背起了包,然后便一直走在我旁边或身后不远处。

"我帮客人拿东西是一定要在客人视线之内的,你的东西不会少。"

路上,向导给我们讲起他的故事,比如,他救过一个徒步迷路而且受重伤的人,再比如,几个海南客人在他高原上的家里待了一个星期。他步伐轻盈,每一脚都走得毫不费力。也是,这是他太过熟悉的土壤。

分开时他在我们背后唱起了歌,歌声和蓝天一般清透。我没回头,但脑中是他眼角带笑的模样。

"我们当地向导都是靠口碑接客人的,会对客人全程负责。等下次你们来带你们住我家,跟着放牧,喝牦牛奶喝酥油茶。"

神州之上有高原,高原之上有大山,而撑起大山的就是这般的人。

等车来回太原的两晚我都住在成都,成都的繁华我见了,成都的好味我尝了,挑不出毛病。

我现在咂吧嘴似乎还能回味到从红油里捞出接着滑入油碟的香嫩的串串,还能想象出锅盔刚出锅的酥脆厚实还有越嚼越讨喜的麻香。

而我更怀念的依然是独属于海子沟的气息和声音,隐隐还能听到那个小男孩哒哒跑来:"姐姐,这是加了牦牛奶的烤馍馍,好吃的!"

远离了都市人群,放弃了喋喋不休的手机信号,没有那些冗长繁杂滚滚而来压得人透不过气的消息。去享受美食,去记录风景,去亲吻自然,去拥抱纯粹。

这一路走过,如岁月的枯木碾碎后,加上时光的清水,成了一纸的澄明。似采了川西海子沟的色彩,泼墨而上,便渲染出隔世离空的画。

灵魂飘然而起,唱着不失不忘的足迹。

"这可能是我最想称为'旅行'的旅行了。"老李刚刚突然微信我了这么一句。

是啊,我始终这么觉得。

本期作者

图片 / 网络

编审 / 程思思

终审 / 黄晴老师

你有过徒步露营甚至登峰的冲动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