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时空的述说|我们是真理的追求者

七一网

发布时间:19-10-1321:29

求木之长者,必固其根本;

欲流之远者,必浚其泉源。

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波澜壮阔的革命斗争中,无数仁人志士告别父母,远离亲人,走向战场。在紧张的工作与严酷的战斗间隙,他们将对亲人的思念和嘱托付诸笔端,写就一封封充满亲情、激情与爱情的家书。这些家书或柔情似水,或豪情勃发,是革命者与亲人间的心灵交流,承载着战火的记忆,诉说着崇高的革命理想和对亲人无尽的思念。

这些家书,不仅是一封封感人至深的书信,也是一段段刻骨铭心的记忆,她穿越时空,向人们述说着人间大爱,传递着革命大义,让我们感受到深沉、浓厚的家国情怀。

今天,CQDK全媒体在迎接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推出“传承红色基因·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红色家书经典诵读系列作品——

中国故事100部

《穿越时空的述说——红色家书经典诵读》

我们是真理的追求者

——高文华致父亲

(向上滑动启阅)

亲爱的父亲:

今天已是十二月二十一号,只有九天就要过年了,雪下得这样深,天气是这般的冷,在我倒不觉得什么,就困苦了家里了。我每每喜欢下雪,不是吗?雪景是多么美丽,银白的宇宙,咳!银白的屋,银白的天空,银白的地面;一切是白了,一切都闪闪的发亮了,就连那粪坑,秽堆都穿上了最光荣最洁白的雪了;虽然它的本身是那末糟,但是在我眼里却只看见一个整个的银白的宇宙了!因此,我是十二分的喜欢!喜欢这样的雪永远永远压盖着宇宙。父亲,你说我是怎样的回转到小孩一样的心地了。

父亲,我诚然很年轻,我应该还是个小孩才好呀!但在过去偏偏又是老大得了不得,几乎什么都像八十岁的老公公了,我自己也总喜欢去学着老,总以老的为好的;但现在转变了,我处处都想学着小孩子,学着她那种天真、自然的形状,我只觉得我应该请小孩子做我的先生呀!

父亲的身体如何?母亲的身体如何?我非常想念。我总希望母亲也能看穿些,快活些;不必兢兢于一切,不必过分忧愁忧思呀!这是一时的情形,这是一个必然的过程;做人不吃苦,人是不能算人的,我们也真像吃青果一样的有滋味,我们在辛涩的里面有甜味。我们虽然苦,但我们的良心没有受罪;我们虽然苦,我们依旧有我们至高无上的精神的愉快;总之,我们是真理的追求者,我们是最公正无私的人,我们是最快活的人呀!

十八年过去了,这是一封十八年底的家信,照例应该将我这一年来的读书情形,心里的变动,环境的转化等等,详详细细的报告给父亲听听,这又怎样报告起呢?父亲,我只有一句话告诉你,“我竟将十八年荒废了去了。”我只有恳求你宽恕我的堕学,只有请你准许我的要求:“给我在十九年里有一个自新努力读书的机会罢!”

再谈了,祝父亲母亲康健愉快,弟弟妹妹身体好!用功读书!

并颂

新年快活!

儿子潮 上

1929.12.22

家书

少年高文华

高文华,笔名高潮,1908年生于无锡城内岸桥弄。1925年考入黄埔军校第三期学习,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6年7月,国民革命军出师北伐,高文华任总司令部下属工兵团的营指导员,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高文华愤然离开工兵团,转入农村,组织发动群众。

黄埔陆军军官学校

高文华常说,大丈夫要以改造中国为己任。高文华父母多次去信要他回家,为他在胶济铁路谋得一份月薪60块大洋的工作。高文华在信中说:“我是一个革命者,怎能受钱的牵动呢?老实说,山东有600、6000(块大洋)一月的事,我都不做。”我要做“使天下穷苦人将来吃饱穿暖的事”。

1928年3月,高文华联络工作时不幸被捕,狱中受尽酷刑,始终只有一句话:“要头有,要名单没有。”1931年7月,身体受到严重摧残的他病逝于狱中,牺牲时还不满24岁。这是他在狱中写给父亲的一封信。

0 来源:七一网

CQDK全媒体中心视听部创制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