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州沙市 一个曾经繁荣的城市 如今却有些衰落!

把风景看遍

发布时间:19-10-1308:04

依水而生的城市 湖北荆州沙市记忆

荆州沙市 一个曾经繁荣的城市 如今却有些衰落!

与其说自己是个荆州人,不如确切的说是个地地道道的沙市人。沙市区位于湖北省中南部,沙市原为湖北省省辖市,现为荆州市中心城区。沙市人最后这一点倔强我想是对家乡忆往昔的追溯,更是对故土的共鸣和希冀吧。

沙市背靠沃野千里的江汉平原,是古老文化与现代文明相交相辉映的滨江城市。平原堤水、鱼米之乡、新旧文明、安逸生活这四个词是我对沙市的概述,从我出生到十八岁离家,沙市似乎还是记忆里的模样,却又不再是当年的故乡。

沙市是荆江咽喉,水陆要冲。沿长江边一条长长的东西向堤街,就是如今的沿江路,它伴随了我整个中学时代的记忆。从沙市一中出发,十分钟路程,沿解放路往南,途径五一路岔路口,路上各类商铺店面繁华一时,沿路买点地道小吃凉虾、米粉、锅贴饺,再沿着江堤爬上一个高高的堤坝,翻过去就是就尽收眼底的浩渺江水。找一块空地坐下,看江水缓缓流动,江心白帆点点。有时约上三五同窗,坐船去江中心的太阳岛,野炊、赏景,江水慰藉着一代又一代有心事的少年,让他们在多年后回忆起来,却是如此的厚重甘甜。

1998年洪水,我是亲历者。那个夏天,整个城市都在被江水倒灌,每天要趟着齐腰的水才能出门,一不小心就会整个摔进水里。那时候小,不懂得前线到底经历着怎样的残酷,直到电视上播放的悲惨画面,直到看到一批又一批英雄烈士的名单,才明白多少人牺牲了自己在为我们守护家园,多少人在抗洪前线一刻也不敢懈怠。我记得是9月开学季,历经两个多月抗洪成功,学校组织全校师生在北京路两边整齐排开,欢迎抗洪英雄回家,军车开过,掌声经久不断,那是我经历的一次最好的爱国主义教育,铭记至今。

沙市地处江汉平原腹地,河流纵横,水产丰富,美食更是数不胜数。多少离家游子回归必定要吃的黄家塘牛肉米粉;以吃鱼不见鱼,清香滑嫩而闻名的沙市鱼糕;早堂面、元豆泡糯米、米圆子、五花扣肉、女人街麻辣烫等等。一个城市人最深的记忆归根到底也是美食的记忆,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亦是如此。

北宋开始,沙市就有了“唯扬州可比”的美誉。1895年《马关条约》开放沙市为通商口岸,尽管有历史屈辱,但却也在陆路交通不发达的当年,承载了无数长江沿岸来往货物运输和人们出行的责任,到20世纪初期,沙市发展成为湖北省第二大良港。

20世纪90年代初期的沙市,修了湖北第二个飞机场,并且引进了当时最先进的波音737;沙市利用已经取得的优势产业亮出自己的名片,成为第一个赞助春晚的小城市。活力28沙市日化、沙松冰箱全国闻名。还有兴旺的纺织业,三纺、棉纺、毛纺、荆棉、沙棉,在那个年代,纺织工人是个吃香的行业。结婚都用荆江牌热水瓶、鸳鸯牌床单;看电影都去凯乐剧院、江汉影都;现在的人信汇,以前叫红旗大楼;80年代的沙市商场,现在改成了安良百货;以前中山公园门前的广场叫便河广场,那是市民逢年过节看烟花的聚集地,现在被企业冠了名字。

随着我国市场开放度的提升,在外来品牌的冲击下,中国部分民族企业衰败,沙市也因为本土品牌的没落而日益萧条,这也就是为什么沙市人民多是先进与落后的矛盾体,也是文章开头提到的“沙市人最后的倔强”的原因。

如今的沙市,在宁静祥和的景象中过着热气腾腾的生活,在古老文明和现代文化的融合中步步为营。如果你到沙市来,也许在米粉馆喝一顿早酒;在红星路吃一顿宵夜;在宝塔河听一听故事;在沿江大道吹一吹晚风;在章华寺上一炷佛香;在中山公园逛一逛悠闲,或许你会更深切地体会,这座依水而生的城市独有的魅力。

文|苏白传媒远望文学社工作室 秦程

策划组稿运营:苏白传媒本部策划部 提子

其他:部分图片供模拟想象,不代表文字特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