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忧自贡失去“唯一的大学”,教体局:本部在,且新建校区

澎湃新闻

发布时间:10-1214:42

四川理工学院

今年9月中旬,围绕四川轻化工大学部分二级学院迁至宜宾一事,有自称为四川自贡籍大学生的网友在人民网领导留言板上提出“疑虑”,认为“给自贡教育带来沉重打击”。对此,10月9日,自贡市教育和体育局(下称教体局)作出答复。

自贡市教体局回复称,今年2月,自贡市人民政府与四川轻化工大学签订协议,对方承诺,自贡为其唯一本部。此外,将在自贡东部新城新建四川轻化工大学东部校区,计划投资约40亿元,预计于2020年9月投入使用。

自贡与四川轻化工大学的渊源始于1965年。彼时,原华东化工学院(现华东理工大学)的部分保密专业西迁至四川自贡建立西南分院,几经更名,于2003年“四校合并”组建“四川理工学院”,去年年底,该校更名为四川轻化工大学。

紧密的校地关系在2016年开始出现“动摇”。当年10月,四川轻化工大学与宜宾签订协议,共建“四川理工学院白酒学院”。2018年9月,宜宾校区建成投用,该校与白酒产业链相关的多个二级学院、两万余名学生迁入。不少自贡民众担忧就此失去当地“唯一的大学”。

2017年,就有自贡籍网友在人民网留言称,当时的四川理工学院是自贡“举全市之力长期建设”的学校,当地老百姓对其有深厚感情,也为之骄傲,“搬迁不利于学校发展,反而在资源分散后虚弱其竞争力”。

对此,四川省教育厅答复该网友时也曾表态称,学校“办学主体仍在自贡”。

教体局:不仅本部留在自贡,还将新建东校区

今年9月中旬,有网友在人民网上留言,自称“在蓉求学的盐都儿子”,该网友称,四川轻化工大学已将生工、数统、计算机、经管法等十余个学院以及酿酒省重点实验室迁往宜宾。

“请问可否及时止损?”该网友询问。

10月9日,自贡市教体局回复称,2月14日,自贡与四川轻化工大学签订《合作共建东部校区及有关事项的协议》。根据协议内容,四川轻化工大学承诺,自贡市为“四川轻化工大学”唯一本部;确保自协议签订之日起5年内在自贡的全日制学生人数不少于2.8万人,且四川轻化工大学本部全日制在校学生总人数不低于其他校区在校学生总人数,所有专业的大学一年级学生均在自贡市就读。

此外,协议约定,学校重点学科、优势学科及国家重点实验室留在本部,即建在自贡市;新增加的学院留在自贡市;应确保智能制造类或信息科学类专业在自贡市有完整的学院和学科建制。同时,学校与自贡灯彩文化产业集团开展政校企三方合作,在黄岭校区合作共建“彩灯学院”及培训基地。

而为“回报”四川轻化工大学,自贡也可谓“诚意十足”。自贡市教体局在上述答复中提及,目前,根据自贡市人民政府、四川轻化工大学签订的合作办学协议,已将四川卫生康复职业学院汇东校区约80亩土地及5.59万平方米的校舍无偿划转给四川轻化工大学使用。

同时,自贡市委、市政府将在自贡东部新城新建四川轻化工大学东部校区,按照未来1.3万人学生规模,计划投资约40亿元,规划占地面积1100亩,建设教学及辅助用房不低于30万㎡,预计于2020年9月投入使用。

上述网友还建议,自贡应充分利用人脉优势,让双一流高校分校区实质性落地自贡。对此,自贡市教体局答复,2019年4月3日,在自贡市教育工作大会上,当地政府明确提出,促成知名高校尽快落户,力争通过几年的努力,“建成3~4所本科院校、2~3 所专科院校”。

据自贡市教体局介绍,当地主要领导多次前往成都、重庆等发达城市开展招商引资考察,积极对接全国知名教育集团,力争引进2~3所品牌民办高校尽快落户自贡,目前已在选址、土地及相关政策支持上达成初步一致。

地方的“大学梦”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注意到,上述自贡网友对于本地高等教育资源缺乏的“焦虑”,在不少地方颇为普遍。部分地级市“引进高校前来落户”的愿望颇为强烈。

今年8月,一名四川省遂宁籍网友在人民网留言称,遂宁处于成渝经济区,“却没有几所像样的大学”,对长远发展不利,建议在原中专学校基础上筹建高等专科学校,同时加大力度开展“招商引校”,引进各类大学。

遂宁市教体局回应称,现在中职学校升格办高校,“政策规定上来说行不通”,但近年来当地完成了科教园区规划设计、拆迁安补,多次组织专家咨询论证,努力开展招商引校。

“目前,四川经济技术职业学院和四川能源职业技术学院两所高校建设,均完成了在科教园区的选址,正在加快推进建设,取得突破性进展。”遂宁市教体局提及,其中,四川能源职业学院项目由四川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筹办,原计划在德阳市建设,现确定迁至遂宁,未来“规划升级为本科层次高等院校”。

2017年1月,据《潍坊日报》报道,潍坊出台加快招院引校工作意见,计划到2020年,新引进(创建)高校、分校(校区)、二级学院、研究生院等各类高等教育机构30所以上。2019年8月26日,《潍坊日报》报道称,相关领导会见了四川希望教育集团执行董事李涛一行,就“山东海洋技术大学建设”事宜进行交流。

而在高校资源同样相对缺乏的安徽阜阳,近来一直有“阜合产业园区建成后将引进安徽医科大学阜阳校区、安徽农业大学阜阳校区、安徽师范大学阜阳校区”的传言。10月11日,阜合产业园区管理委员会对此澄清称,暂无相关计划。

不过,地处皖北“高等教育空白地带”的阜阳,以另一种形式圆了“大学梦”:今年6月,在首次提出更名15年后,阜阳师范学院正式获教育部批准更名为“阜阳师范大学”。

“民众的焦虑不无道理。”10月12日,浙江大学教育学教授、成人教育研究所副所长祝怀新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高校落户”可联动地方科技、经济及文化发展,益处颇多,比如大学城的建设,可带动其他产业发展。

但他提醒,发展高等教育并非“一朝两朝的事情”,不能被地方民众“情感”左右。对地方而言,应切合当地实际,勿盲目追求“名校效应”。

祝怀新建议,对于一些优势不够明显的地方,政府可根据当地产业结构和发展规划,大力兴办应用型或职业型高职院校,以培养应用型人才、高技能人才,这更有利于当地经济发展。

“通过发展高职院校,并为这些学校的毕业生提供良好的就业出口,让这些学生能够立刻对地方经济作出直接贡献。”祝怀新称,“好的就业出口往往能够提振学生报考高职院校的热情”,形成良性循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