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意失“提莫”,斗鱼何处觅“一姐”?

36氪

发布时间:10-1107:49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话娱”(ID:huayufunds),作者喵喵酱,36氪经授权发布。

10月8日,曾经的“斗鱼一姐”冯提莫在微博上发文,宣布自己和斗鱼的合约圆满到期。目前正在和其他各个平台进行合作洽谈,而最近的直播也将暂停,她即将开启「冯×提莫」同名专辑巡回签售会。

斗鱼与冯提莫的合约到期,冯提莫出走,这意味着斗鱼“损失”一员大将,而冯提莫的下一站,将“花落谁家”?各家平台正在打响一次小小战役。

目前她的微博认证,只剩下“歌手”二字,“斗鱼主播”的身份已成历史。

01下一个五年,冯提莫的新战途

直播平台的兴起造就了无数的网红,也成就了冯提莫。

从2014年9月,到2019年10月,短短五年时间,冯提莫从一个素人网友成为风头一时无两的“斗鱼一姐”。

2014年9月,冯提莫开始在斗鱼英雄联盟区唱歌,由此开始了她网络主播的生涯,并正式成为职业女主播。也是在这里,她靠着唱歌积累起了第一批粉丝。

在男性观众最多的游戏频道唱歌,也让她逐渐成为斗鱼当红主播。但一直以来,冯提莫给自己的平台定位非常准确且坚定:唱歌。

她曾在自己的博客里如此写道:“我承认我玩儿游戏少于唱歌,那是因为你们不喜欢看我玩儿游戏,一玩儿游戏就说我,我只是不想你们失望,我也不是金嗓子,我是不是每天唱歌连着5、6小时从来很少混时间划水啥的吧?其实有时我也不是很想一直唱啊…会累,只是不想说,也不想你们不高兴……”

那时候,斗鱼并非只有冯提莫一枝独秀,她与大表姐、周二珂、陈一发儿共同被称为“斗鱼四大歌姬”。

然而斗鱼江湖风云变幻,大表姐和周二珂被挖角,陈一发儿和冯提莫先后发生丑闻事件,然而陈一发儿由于调侃“南京大屠杀”事件直接遭到斗鱼封禁,冯提莫虽也被卷入“会计们”,但坦荡回应让她得以“笑到最后”,成为当之无愧的“斗鱼一姐”。

作为斗鱼直播的头部女主播,她与斗鱼合作的五年,有红有黑,曾为平台带来巨大的流量和收益,也曾卷入负面新闻,甚至因直播视频中的音乐侵权问题,而让斗鱼成为被告。

而她所翻唱的《学猫叫》等歌曲一度成为网络神曲,甚至火到国外,热度与话题度兼具,商业价值也节节攀升,她本人也得以从一个网络红人逐渐走向主流平台。

但其实,冯提莫一直有着想要走进主流视野的野心。线上发歌曲,参加歌唱类的综艺节目,线下签售会、演唱会、商业代言等,冯提莫皆有涉猎,且一直在做新的尝试。

2016年9月,她翻唱了蔡健雅专辑《说到爱》的主打歌曲《别找我麻烦》;12月,为电影《28岁未成年》演唱片头曲《你不懂我》。

2017年6月,她发行了个人首支单曲《识食物者为俊杰》;12月21日,获得第六届搜狐时尚盛典年度最火主播奖。

2018年2月,冯提莫发行了个人单曲《佛系少女》;11月,她获得了流行金曲排行榜最流行年度最佳新人奖。

2019年1月,冯提莫获得了第一届Q China 2018年度音乐盛典最佳社交媒体音乐人奖;同年5月,她发布了个人首张翻唱专辑《莫须有》;8月,她举办了首场个人演唱会,并发布首张同名原唱实体专辑《冯提莫》。

2019年10月,冯提莫正式宣布合约到期,离开斗鱼。

与斗鱼合约到期,与新的平台尚在洽谈。或许,好的规划和新的合作平台可以让冯提莫更上一层楼,而离开斗鱼,也意味着她同样会流失大量的粉丝。如今,她的微博认证只留下“歌手”二字,但她仍未撕下“网红女主播”的标签,要得到主流的认可,成为一名真正的歌手。

往事并不如烟,她将再战江湖。

02主播争夺战,斗鱼得失论

移动互联网的高速发展,催生无数新兴产业,其中就包括了直播行业。

根据《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

截至2019年6月,我国网络视频用户规模达7.59亿,较2018年底增长3391万,占网民整体的88.8%。在网络直播方面,截至2019年6月,我国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4.33亿,较2018年底增长3646万,占网民整体的50.7%。

其中,真人秀直播、体育直播的用户规模分别为2.05亿、1.94亿,分别占网民整体的24.0%、22.7%。

而网络直播的兴起,也让“主播”这个词语被赋予了更广阔的含义。游戏、美妆、八卦娱乐、唱歌、吃播等等,只要你有一技之长或者颇有特色,就可以通过直播平台成为“主播”,受到无数网友的关注。

直播榜COO高杉曾用八个字来形容2018年的直播行业:“凛冬将至,万物生长”。而这句话同样适用于2019年。

回顾2019年上半年,中国网络直播行业在经历了野蛮生长后,两极化格局愈发鲜明。

斗鱼在美国纳斯达克挂牌上市,系今年以来中概股最大规模的赴美IPO;花椒与六间房合并重组,不断求变、重新洗牌;虎牙在美国成功上市,成为中国第一家上市游戏直播平台。

而与此相对的是,熊猫TV在今年3月,资金断裂、直播出走,打烂一手好牌后正式谢幕,退出历史舞台,多家平台濒临倒闭;映客直播虽然成功上市,但在半年间遭遇滑铁卢,营收暴跌35%、市值蒸发80亿。

斗鱼向来是直播行业的战斗机,而斗鱼成功赴美上市更是上半年影响最大的资本事件之一。7月17日,斗鱼直播正式在美国纳斯达克交易所挂牌上市,股票代码为“DOYU”,募资金额约7.75亿美元,是今年以来中概股最大规模的赴美IPO。

但根据斗鱼此前发布的二季度财报来看,斗鱼Q2的总营收达人民币18.727亿元(约合2.728亿美元),同比增长133.2%;净利润则为人民币2320万元(约合340万美元),而去年同期则净亏损人民币2.287亿元;经过调整后(non-GAAP)的净利润为人民币5260万元(约合770万美元)。

其中视频直播营收为人民币17.083亿元(约合2.488亿美元)。

由此可以看出,视频直播所得的营收依然是斗鱼的主要收入,而在第二季度中,斗鱼的平均付费数达到670万人。而用户付费购买礼物打赏主播也是其中一个重要收入来源。

而对于虎牙、映客、斗鱼等公司来说,他们之所以能够受到资本青睐,坐稳直播行业头部位置,拥有众多当红主播是一大优势。

根据2019年3月的消息,国内TOP100游戏主播中,有51位与斗鱼签订了独家直播合同,其中包括了8位TOP10主播。

然而头部主播带来的付费用户,虽然为斗鱼带来了盈利,但也决定了斗鱼未来的收益将与这些主播紧密相连。

而对于斗鱼来说,其用户对平台的黏性远远比不上对主播的忠诚度。而培养出一个拥有大批粉丝的当红主播并非易事。如冯提莫此类头部主播的流失,对于斗鱼而言,不仅意味着可能减少新用户的增长,也意味着老用户的流失,确实是极大的损失。

斗鱼2019年直播核心数据爆发式增长,据统计2018年收入达40亿元。然而直播行业风云变幻,洗牌或许只在一瞬间。前有映客直播成立仅仅三年,就成功在香港上市。巅峰时期市值超过100亿元,风头极盛。但在半年间却遭遇滑铁卢,营收暴跌35%、市值蒸发80亿,如今市值只有不到22亿元。斗鱼急需找到新的“一姐”。

在斗鱼直播里,谁又会是下一个“冯提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