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值破5000亿,美团“超级平台”之实点和虚点

蓝鲸财经

发布时间:10-1015:01

投稿来源:IT老友记

国庆小长假结束,而美团点评(以下统称美团)的股价升势并没有停。

10月4日,美团股价拉升收涨2.79%,报84.7港元,市值破4900亿港元,达4912亿港元,仅次于阿里巴巴和腾讯控股,进入中国互联网企业第三强。数日创新高之后,美团股价再度延续强势,10月8日,美团股价报收89港元,涨超5%,市值一度突破5000亿港元大关。

去年在小米之后,美团作为第二支同股不同权的股票登录港交所,如今风光两样,小米股价一度低迷,从每股最高的17港元跌近一半,而美团的股价超最低价近一倍。二者相比,今日之美团已是两个多小米矣。

机构评级方面,在所有28家参与评级的机构中,93%的券商给予美团“买入”建议,7%的券商给予持有“持有”建议,无券商给予“卖出”建议。在鸡飞狗跳的周期之下,美团得到清一色的“看多”实属不易。

在市值破5000亿的关口,意味着美团在吃住行娱的生活服务领域已经扎下自己的根基,也意味着在互联网王座之上,美团已经作为一个巨无霸的平台存在,占据了其中的一席。但是,在市值破5000亿的关口上,美团的“超级平台”之梦也才开始起航,其中的脚步有深有浅。

各中端倪,且听慢慢道来。

动物凶猛

在美团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公布之时,地歌网曾在《美团质变》一文中分析,美团收获了一份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财报,在这一季度的财报中,美团实现了整体盈利,而且“盈利”是规模效应显现的结果。

对于美团而言,这是一个质的飞跃。

美团的质变在于,除了“到店酒旅”业务的利润奶牛之外,出现了新的增长极,即外卖业务成为美团盈利的新引擎。毫无疑问,此次美团的股价强势拉升,破了5000亿港元的大关,最大的功臣要数外卖业务的“质变”。

虽然说外卖是高频刚需,也是抓取流量的超级入口,但是,这本生意经并不好念。实际上,外卖是在一个钢镚一个钢镚里挤出来的生意。从美团近年来两个季度的财报数据,便可见端倪。

数据显示,今年连续两个季度,美团外卖每一笔订单的情况大致拆解如下:

Q1数据:交易金额为45.5元,平台营收为60.44元,变现率14%,毛利润0.93元,骑手费用约5.24元。

Q2数据:交易金额为44.65元,平台营收为61.39元,变现率13.75%,毛利润1.37元,骑手费用约4.45元。

从目前看来,外卖业务的运营相对比较成熟,交易已趋于常态化,假设成本中的市场费用可忽略不计,只计入费用中的“研发及行政费用”的45%,初略算下来,美团外卖业务每单净利润在8分钱左右。也就是说,平台每一笔外卖订单的收入不到1毛钱。

此外,骑手以及诸如补贴等平台的运营的成本都是可变成本,因此,外卖要挣钱必须要有规模。“薄利”必须“多销”讲的就是这个道理。

如今美团外卖业务已经实现了“转正”恰恰证明的是,其平台的规模已经起了作用。据地歌网统计,美团外卖在上线40个月后的2017年3月,美团外卖日订单数突破了1000万;14个月后的2018年5月,日订单突破2000万;今年7月,美团外卖的日订单从2000万增长到3000万,这期间只花了14个月。

3000万日销量的订单可谓一个重要的节点。

如果按照微利模型的0-3%或者低利模型3-10%的利润率计算,在理想的状态下,美团外卖日订单达3000万,每单盈利在0.3-1元,那么一年下来,盈利在33-110亿元,如此量级的利润需要较高的PE才能撑起千亿美元的价值。因而,也不难理解美团的市值在此时突破5000亿港元关口的意义。

一方面外卖不仅是美团流量的超级入口,并且还可以带来源源不断地现金流,以及反哺到家、酒旅等板块的业务。

不容忽视的是,美团外卖的订单依然呈上升趋势,财报显示,2019年Q2美团外卖交易笔数已上升到21亿笔,较去年同期的15亿笔增长超过30%。

按照王兴此前算的一笔账:中国大概有8.6亿城市人口,每人每天吃三顿饭,每天就是25亿顿,美团只是占据了其中不到2%的市场,今后还会持续增长。简言之,这是个天量的市场。

可见,外卖已经成为美团在生活服务领域站稳脚跟的坚实基座,这对美团而言是决定未来的生命线,也是实实在在的支柱。

美团外卖业务上的“转正”,相当于经过九年抗战之后,外卖盈利的发动机炼成了。因此,美团在到家和到店两个“吃”的维度形成了两大引擎。

美团盈利的双引擎出现,带来的将会是互联网“剪刀差”效应的放大。

互联网巨无霸平台无一例外地以规模制胜,玩的是“剪刀差”的规律。当规模效应没有出现之时,烧钱补贴做大规模是通行的互联网玩法;当盈利点出现时,剪刀的一侧是边际成本的逐步递减,而另一侧则代表强劲的规模增长曲线,其中的剪刀差便是利润,随着时间线的拉长,边际成本不断递减,利润则会变得越来越大。

这正是科技互联网经济的惊人之处,这也是科技互联网业无小企业的逻辑。

据财报数据,截至2019年6月30日止12个月,美团平台上的活跃商家数和交易用户数分别达590万和4.2亿,每位交易用户平均每年交易笔数增长至25.5笔。美团当属生活服务第一平台。

如今,市值破5000亿的关口上,美团已经打开了一个新的世界。

下一站“天后”

如果美团点评IPO是一道分水岭,验证了其商业逻辑走向成熟,那么在美团IPO之后,其在LBS的战场上有四场恶战要打,它们分别是,在到家和到店业务上和饿了么口碑的组合的巅峰对决;在酒旅业务上有携程、飞猪以及新晋友商OYO的强势对攻;出行业务上要和滴滴、高德、哈啰等翘首对抗;最后是在新零售这一创新业务中与盒马鲜生等对垒。

去年年底,当滴滴顺风车事件的节点还没有出现时,资深业内人士曾经告诉地歌网,他预测,美团IPO之后的第一仗应该放在出行业务中,出行或将是美团要描绘的第三条增长曲线。

出行和外卖在高频刚需,流量的超级入口上有着异曲同工之理,彼时,滴滴的日订单量也在3000万单左右的水准。

然而,出行的属性当中担任有公共服务的角色,与外卖相比,出行受制于政策的因素更明显。两起顺风车事件之后,滴滴的困局开始浮出水面。尽管,滴滴吹响的是all in 合规和安全的号角,其实滴滴输在了只把鸡蛋放在了“网约车”的篮子里,缺少了其它造血业务的支撑。

滴滴的一场渡劫在所难免。

在这样的节骨眼上,美团打车即使做了很多铺垫工作,比如南京试水一年,上海第一战役,一路拿下每个城市的网约车牌照等,但是,有了滴滴的前车之鉴,美团在出行业务上并没有轻举妄动。

在战略节奏上考量,酒旅才是美团要划出的第三条增长曲线。那么,酒旅业务能否成为美团的下一站“天后”?

因为国庆七天长假刚过去,不妨先来看一组数据。

在今年的十一黄金周,美团酒店、美团门票分别在10月1日,10月3日创下单日入住间夜量300万,单日入园人次360万人次的行业新纪录。这一数据还刷新了美团今年在五一小长假期间的行业记录。

根据今年Q2财报显示,美团国内酒店间夜量同比增28.9%至9400万,按照间夜量统计口径,美团早已在2018年Q1超越携程,目前仅次于Booking和Expedia,成为全球第三大在线酒店预订平台。

数据亮眼,也说明了美团酒旅业务作为第三大支撑有了相当的盼头。

即便如此,在酒旅的战场上,携程系、飞猪以及后来者OYO的挑战并不能视而不见。先看看这些劲敌们的核心竞争力。

携程是伴随着中国第一代互联网企业起家的,在“机+酒”业务上打下了二十来年的根基,尤其是在商旅业务上的绝对优势明显。携程是自营模式,但是,自从2016年,去哪儿网被携程“收编”之后,其在中低端酒店的布局也多了一个靠山,加上同程转型之后,在微信生态的土壤里也打出了一部分势能。

至于飞猪,不看僧面看佛面,它的强大在于有阿里生态在流量、资源上的加持。这里不得不提的是,OYO这一支在印度起势的兵团。OYO中国在中国展开一波圈地运动,自2017年11月进入中国,目前OYO酒店已经覆盖全国338座城市,签约超过13000家酒店,超过59万间客房。被号称为中国最大的单品牌酒店,以及中国第二大酒店集团、全球第三大酒店集团。

目前,OYO酒店开始加码“保底收益”的2.0模式,对打下的江山进行深耕,即使OYO中国的平台之势未见,依然依靠OTA中的携程、美团来导流,但是,可以看见的是,OYO模式对下沉增量市场抢夺的威力。

假以时日,当供需两端的力量不断汇聚,达到行业的引爆点之时,就是OYO的平台力量崛起之日。

根据相关数据显示,国内酒店预订的互联网渗透率仅为35%左右,这一数据,不管是和移动互联网远没有中国发达的日本相比,还是和同为标品的其他行业(如电影等,线上渗透率达到87%)相比,提升的空间都非常大。

依然有大量竞争对手没有涉足酒店中低端和三四线及以下城市的酒店,这也给了美团酒旅拓展创造了巨大的发展空间。

综上,不难发现,其实酒旅业务的核心竞争力并不能成为真正的壁垒,只要给予足够的真金白银和时间,拿下这一市场比不再话下。

对于美团酒旅而言,有足够的现金流支撑,尽可能多地切下行业的蛋糕才是正解。美团的优势在于,有了到店和到家两大维度的长板支撑,一方面是能够提供足够的弹药;另一方面是在用户端可以把流量引向这一高毛利率的板块。

可见,美团酒旅业务并非孤立无援。

“吃+超级平台”梦

去年,美团IPO之际,王兴在发售会上说,互联网发展史就是一部O2O的历史,从线下到线上,美团在生活服务领域已经深耕了八年,目前涵盖“吃住行娱”个大板块。也是在这个时候,美团才真正意义上竖起“吃+超级平台”的大旗。

美团的“超级平台”之梦逻辑清晰,在8.7万亿规模的“吃经济”的带动下,再向周边延展,这一战略先于滴滴、字节跳动出现了。

前有千团大战,后有美团外卖和饿了么的大战的佐证,作为连续创业者的王兴,在战略节奏上,不仅稳而且准。

“吃”作为美团商业模式的超级流量入口,从商家端可以通过给商家提供更多的服务,如支付、小贷、供应链管理、Saas软件等来变现;从用户端可以把流量导向高毛利业务如到店、酒旅来变现。

生活服务类的市场,要十倍于实物电商领域,看看阿里一路折腾就十分清楚了。在口碑、淘点点之后,选择投美团再到全资收购饿了么,可以说,马云很清楚这个市场必得的压力。只是可惜得很,王兴有自己的梦想,并不愿做阿里的“棋子”,以至于得而复失,再到重新操戈。

如今,美团在需求侧有4.2亿消费用户,在过去一年,美团完成69亿笔交易,平均一天1900万笔交易,交易规模达到4100亿元。

美团整体战略里,吃是整体最重要的品类。因为吃是巨大市场,美团通过做餐厅评价,通过建立最大外卖平台,加上线上线下结合的生鲜零售方面开始起步。美团已经成为国内最大的关于吃的互联网平台。

从“吃”延展辐射周边,形成吃喝玩乐的交叉营销,美团的“超级平台”有一出大戏要唱。

围绕吃核心,美团在前端有最大的生活服务搜索平台——大众点评,全球最大的外卖平台——美团外卖,最大的即时物流体系---美团目前骑手数量已经高达54万,关键还有超过15年的耕耘,美团在商家端的赋能,投资了不少ERP、IBO、支付软件集成企业,为商家赋能的最大体系。

所以,如果从新生代来看,美团无疑是最有想象力的一家,天花板足够高,这个平台,将又是一个腾讯、阿里量级的企业,它相当于2015年京东的GMV。

然而,在“吃”的到家和到店的两大实点之后,美团的其它业务板块的虚点需要继续夯实,其“超级平台”之梦依然任重道远。

美团之所以能够逆周期而上,其实在战略抉择上有做调整,比如,在创新业务上开始“降速”,一定程度上透露出弃“车”保帅意味,换言之,在周期之下,美团选择用牺牲创新的后劲,来换相对良好的市值管理。

作为吃喝玩乐的高频刚需消费平台,在移动互联网流量趋紧的大背景下,美团的创新业务无疑起到了开源作用。

美团在创新业务中,一方面是调整出行的布局,曾经大规模跃进的美团打车,转而收缩采取了聚合模式的打法,单车上也是如此,同时还对骑行的价格进行了调整;另一方面在生鲜零售等烧钱业务中,也开始实施了“降速”,小象生鲜业务该关停的关停之后,进而通过美团买菜进行试水。

显然,稳住“吃”然后在徐图前进是美团的扩张逻辑。

“一般而言,互联网行业的网络效应,IM最强,社交网络次之,搜索引擎、实物电商再次之,信息流的网络效应在社交与搜索引擎之间,生活服务电商特别是本地生活服务因为其区域性,网络效应很弱,单凭网络效应不足以构成护城河。”业内资深分析师告诉地歌网。

由此看来,仅仅在“吃”的维度出现规模效应的美团,其“超级平台”也才刚开始起航。

超级平台不仅需要更多流量的支撑,更需要多个版块力量的协同,也就是网络效应的产生。出行和新零售等创新业务将是LBS的两大超级入口,这都是美团“超级平台”画下的虚线。

显然,美团的创新业务更多是在“观望”期。对于它而言,进入这些领域不仅是“必须”动作,而且还要在行业中变成头部。

同时,在“吃”的维度,美团并非高枕无忧。

即便美团领先饿了么口碑两倍的市场份额,但是阿里这样虎狼之师并不能掉以轻心,饿了么口碑一直穷追不舍,在“二楼竞争”的存量市场挑战暂时败下一回合之后,如今,饿了么口碑在下沉的增量市场中,势头正盛。

这也将会是一个更为激烈的战场。

当然,可以通过手段来加强生活服务电商平台的网络效应,比如,增加品类变为综合式生活服务电商平台来增强网络效应,再比如,通过个性化推荐技术建立数据网络来增强网络效应。这些都是美团正在做的事情。但这些仍然不够。

在突破了5000亿的关口上,美团“超级平台”之梦依然任重道远。

返回顶部